|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七章別小看我家木蘭

第七章別小看我家木蘭 (1/2)

小說名稱《三國之無限召喚》 作者:堂燕歸來  更新時間:2015-07-08 14:57  字數:3265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花木蘭確實沒有撒謊,她的喜好果然就是殺人,動不動就要喊打喊殺,她那一句「統統殺光」,把陶商也著實嚇了一跳。

雖然他也很討厭這個對他囂張的糜芳,恨不得把他一刀宰了,但這樣一來等於徹底跟糜家結下血仇。

要知道糜竺現在可是徐州別駕,自劉備以下最大的州官,若是陶商一激動殺了他弟弟,糜竺一怒之下不鼓動劉備把自己辦了才怪。

畢竟,糜芳只是出言不遜而已,罪不致死,就這麼殺了他,於情於理反而會讓陶商陷入被動。

「哪裡來的賤婢,竟然敢威脅本公子,你好大的膽子。」糜芳卻是勃然大怒,他顯然不知道花木蘭的虛實,以為她只是陶商身邊一婢女而已,這樣低微的身份,還敢叫嚷著要殺他糜家兄妹,豈能不激怒他。

花木蘭眸中殺機迸射,劍已半出鞘,目光望向陶商,只等他一聲下令就動手。

陶商眼珠子轉了幾轉,思緒飛轉,忽然有了鬼主意,既能教訓糜芳的出言不遜,又能塞住糜家的嘴巴。

嘴角揚起一抹詭笑,陶商反身坐回首座,冷笑道:「糜公子既然這麼看不起我家木蘭,那咱們就打個賭如何?」

「打賭?」糜芳一怔,目光不解。

「我就讓木蘭跟你較量一下拳腳,如果你能羸了她,我陶商立刻解除跟你妹妹的婚約,從此咱們兩家再無瓜葛。如果你輸給了木蘭,那就抱歉了,令妹註定要嫁給我陶商,你們就請回吧,這三百萬錢也得給我留下,就當是你們糜家提前送來的嫁妝。怎樣,糜二公子有沒有這個膽量跟我賭上一賭?」陶商不緊不慢的道出了賭約。

他這明擺著是要坑糜芳,就在剛才他已經用系統掃描過糜芳,武力值也就60,絕不是花木蘭的對手。

陶商就是要給糜芳挖個坑誘他跳,既能教訓他出口惡氣,又能拒絕了糜家退婚要求,讓他們啞巴吃黃連,還能順手撈到三百萬急缺的軍餉,一箭三雕。

「好,這可是你說得,咱們一言為定,到時候你可別反悔。」糜芳想也不想,一口就應下了賭約。

「二哥!」糜貞杏眼一瞪,「婚約大事,豈能用這般荒唐的方式解決,你怎可輕易答應。」

糜芳卻自信的笑道:「小妹你就放心吧,姓陶的他自己荒唐,跟我們何干,難道你對二哥還沒有信心,還怕二哥打不過一個小小的賤婢不成?」

糜貞頓時無話可說,狐疑的看向陶商,以她的冰雪聰明,雖然察覺到陶商突然提出這麼外荒唐的賭約有些蹊蹺,但又想不出可疑在何處,畢竟以自己兄長的武力,怎麼可能打不過一個小小婢女。

縱使狐疑,糜貞又對糜芳充滿了信心,便不再阻攔。

自信滿滿的糜芳便是走到大堂中央,挽起袖子,抬手向花木蘭一指,一臉狂傲道:「小賤婢,本公子本是不屑於跟女人動手,誰叫你家主子拿你做賭,公子我今天就只好破一回例,好好教訓教訓你這個不知尊卑的小賤人。」

「哼,武力值只有60的貨,也敢跟我家木蘭得瑟,糜芳,是你自己皮肉痒痒,怪不得我……」隗商嘴角諷笑一閃而過,向花木蘭點頭示意。

花木蘭會意,便將佩劍解下,赤手空拳的走向糜芳。

糜芳渾然不知挨揍就在眼前,還用鼻孔朝向木蘭,冷笑道:「我說小賤人,如果你不想揍打,現在跪下來求饒還來得及,就算你家主子輸了,本公子憐香惜玉……」

「玉你娘!」花木蘭不等他說完,杏眼猛睜,一聲清喝,身形如疾風般就撲了上去。

糜芳沒想到她竟敢先動手,且花木蘭身法迅捷,未等他反應過來時,一襲柔軀已欺至他面前,緊握的一記小拳頭,狠狠的就轟向了他的面門。

砰!

一聲沉悶的重擊,糜芳痛叫著向後退去,踉踉蹌蹌連著倒退出五步,情急中扶住堂柱,方才沒有跌倒。

吃痛的糜芳一摸臉,竟是摸到一手的血,鼻樑痛到要死,竟已被一拳打斷。

左右衙役們個個駭變,他們只知花木蘭是縣令的貼身婢女,卻沒想到這婢女竟然身負武藝,出手還這麼重,一拳把糜家二公打到臉開花。

糜貞也是花容微變,眸中閃過驚色,心底里悄然滋生起一陣不好的預感。

糜芳看著滿手的鮮血,瞬間惱羞成怒,堂堂糜家二公子,自幼養尊處優,只有他揍別人的份,如今竟被一個婢女打斷了鼻樑,這簡直是他平生所受最大的羞辱。

「小賤人,竟敢偷襲我!」怒不可遏的糜芳,歇廝底里的一聲大啊,雙拳揮出,向著花木蘭反殺過去。

直至現在,他還沒有察覺花木蘭的武力在他之上,自認為方才的失手,只是他疏於防備,被偷襲的緣故。

花木蘭俏影傲立,以一種不屑一顧的目光,冷視著糜芳撲將上來,沒有絲毫忌憚之意。

三步……

兩步……

一步……

糜芳狂撲而至,一對拳頭挾著怒火,重重的轟向她的面門。

咫尺瞬間,花木蘭身兒陡然輕盈無比的一側,以快到不可思議的身法避開,糜芳雙拳打空,招式用老,身軀從她身邊擦過,向前撲空過去。

就在擦身而過的一剎那,花木蘭右腳順勢伸出,糜芳腳下被一絆,身體立時失去平衡,木蘭雙拳再往他背上狠狠一磕,糜芳悶哼一聲,整個人便以一個狗吃屎的姿勢,趴倒在了地上。

「小賤人,你竟敢……」趴倒在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