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歷史軍事小說 >三國之無限召喚 >第五章未婚妻

第五章未婚妻 (1/2)

小說名稱《三國之無限召喚》 作者:堂燕歸來  更新時間:2015-07-08 14:57  字數:3636

divid=chapterContentWapper

下邳,州牧府。

密室中,關張兩兄弟隔案對坐。

「翼德,為兄安排你之事,你可辦妥?」關羽丹鳳眼半開半闔,語氣間有種孤傲的氣勢,說話間拿起酒杯,放在嘴邊淺呷一口。

「我已照二哥的交待,派張貴率三十名親衛,假扮賊寇在半路截殺那小子,可是……」黑臉的張飛流露幾分尷尬,「可是昨日細作回報,那小子已安然無恙的去海西就任,張貴一眾也沒有回來複命,我覺得可疑,便派人沿路去尋找,竟然發現他們三十餘人都死在了路上。」

關羽身形微微震,嘴邊酒盞微晃,濺出幾滴酒水,丹鳳眼驀然睜開,閃過一絲驚異。

「那小子,竟然殺了張貴三十多人?」關羽放下了酒杯,赤色的臉上,流轉著不信。

「我也無法確認,先前我已打聽過,那小子身邊沒什麼厲害人物,按理說不可能做到,可張貴他們確實被全滅,那小子也安然無恙的去了海西,著實叫我想不通其中原由。」張飛扣著後腦勺,眉心凝成了一個川字。

關羽輕撫美髯,冷哼一聲,「量那小子也沒這個本事,說不定是臧霸那幫泰山寇所為。」

「二哥言之有理,我想也奇怪啊,那小子廢物一個,哪有本事滅了我三十個精銳的衛兵。」張飛也不屑的附合,話鋒一轉,「那我是不是再派一隊人馬,潛入海西去刺殺了那小子。」

「不可,潛入海西行刺,動靜會鬧大,難免落下別人話柄。」關羽斷然否定,卻道:「那小子已被踢到海西,基本已對大哥的地位構不成威脅,眼下天子已封大哥為鎮東將軍,朝廷天使已入徐州,這個節骨眼上,就不要節外生枝了。」

「還是二哥想得周全,不愧是我二哥。」張飛連連點頭,忽又想起什麼,「可是大哥有心跟糜家聯姻,但糜家小姐又跟那小子有婚約,不除掉他的話,大哥沒辦法名正言順的迎娶糜家小姐啊。」

關羽冷笑一聲,捋髯道:「這你就不用擔心了,大哥想跟糜家聯姻,鞏固州牧之位,那糜竺何嘗不想跟咱大哥結親,提升他糜家在徐州的地位,放心吧,糜家自己會解決這件事的,不用你我操心。」

張飛這才鬆了一口氣,欣然大笑,舉杯道:「小小一個陶商,焉能影響咱兄長的大業,來,二哥,咱們痛快的喝他幾杯。」

關羽傲然一笑,丹鳳眼又恢復半開半闔,亦是舉杯一飲而盡。

密室之中,回蕩著兄弟二人不屑的笑聲。

……

海西縣。

陶商在花木蘭的保護下,順利的來到這座徐州最東面的偏遠縣城,正式就任縣令。

就任縣令的第二天,陶商就下令在他的縣衙內院中,修建一座「講武堂」,他這麼做的目的,自然是為今後召喚英魂作掩護。

召喚英魂這招雖然厲害,但也不能像召花木蘭那樣,隨便一個肉身,前一秒還是廢材,後一秒就牛逼哄哄,那樣突兀的變化,很容易引人懷疑,把陶商歸為張角這類妖人,反而會陷入被動。

所以陶商修了這麼座講武堂,召了一幫沒有親人的男女,假裝教授他們武道和謀略,等到需要時,就可以隨便拉出一個合適的讓英魂附身,到時候就可以解釋為這是我自己培養出的人才,不會引起世人的懷疑。

至於英魂的姓名,陶商也可以稱是以「賜名」的方式,為肉身改了姓名,以寄託對他們的期望,這樣也就可以糊弄過去,為什麼他麾下會出現「白起」、「項羽」這樣古代名將牛人。

是日,秋高氣爽。

庭院中,陶商手立於階上,欣賞著花木蘭練武。

只見她穿了一襲紅衫,手舞長劍,時而騰挪縱躍,時而劍舞梨花,端得是英姿颯爽。

縱躍時,花木蘭胸前那傲人的雙峰,上下抖動,那種垂墜飽滿的畫面,看得陶商心中遐想聯翩。

一聲清喝,木蘭收了劍勢。

「好劍法!」陶商拍手喝彩,笑著走上近前。

花木蘭卻一拱手,自謙道:「木蘭劍法低微,讓主公見笑了。」

陶商目光掃去,卻見她此時已是香汗淋漓,額頭臉畔的絲絲汗珠,順著雪白的香頸滑落而入,匯入雙峰間那一道深不見底的溝壑之中,有種說不出的動人。

陶商強按下心神,向身後婢女一招手,笑道:「木蘭,先前我說過,要賞你些東西,以獎勵你救主之功,這是一件上好綢緞裁的衣裳,就賞了給你。」

婢女將那華貴的衣裳送上,花木蘭卻絲毫沒有驚喜的意思,只隨手接過,不冷不熱的道了一聲「多謝主公。」

陶商還等著系統精靈提示,會獲得花木蘭的仁愛點,或者是提示她忠誠度上升,等了半天卻沒動靜。

「這什麼情況,女兒家家的,誰見了漂亮衣裳不喜歡開心,她卻竟然連丁點興趣都沒有,看來這衣裳是白賞了……」

陶商正感慨鬱悶時,衙役卻匆匆前來,報稱東海糜家兄妹已至正堂外,想要求見於他。

「糜家兄妹?我如果沒記錯的話,我那便宜老爸還為我跟糜家訂了婚約,這麼久了糜家沒有搭理我,卻在這個時候登門拜訪,哼……」

陶商隱隱已猜到**分,便是換了官服,帶了花木蘭這個女保鏢,徑直前往縣衙正堂。

這個時候,縣丞和縣尉也正巧在正堂求見,抱了一堆積壓的公文,等著他這個新上任的縣令處置。

陶商要以海西為根據地成事,就必須要在這裡站穩腳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