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玄幻奇幻小說 >全職法師 >第311章 一條繩的螞蚱

第311章 一條繩的螞蚱 (1/1)

小說名稱《全職法師》 作者:  更新時間:2015-11-10 11:29  字數:2362

面對莫凡這番舉動,蔣藝神情卻沒有多少變化,他只是語氣冷漠和不屑的道:「難道你覺得自己能夠比我手底下的這些軍官們優秀?」

莫凡使用的手段再直接不過,就是將一個局面徹底弄混亂。

蜥顱巨妖們肯定是無腦進攻人類,它們根本不會去理會人類之間的分派。莫凡需要面對這些蜥顱巨妖的圍攻,蔣藝和軍官們也一樣!

如此,就看誰能夠在這圍攻之中存活下來了。

蔣藝覺得莫凡的行為很幼稚,他手下這批人個個都是軍部的精英,每個人手上都有數百隻妖魔的亡魂,野外生存、妖魔之戰對他們來說簡直家常便飯。

而這小子只不過是第一次出來歷練的學員,說難聽點就是他們軍部那種菜鳥實習生,就這樣一個角色也妄想借妖魔之力來逃脫?

給這小子十條命,死個十遍,他們也不會有任何一個人陣亡!

「就別在玷污軍法師這個詞了,你們不過是一群蟄伏在軍法師中的敗類,你們神聖的信仰是被****了嗎?」莫凡毫不客氣的罵道。

莫凡看得出來,這個蔣藝參謀有著一股子軍法師的傲氣,似乎對自己培養出來的手下滿懷自信。

確實,在這種大家都要面對妖魔圍攻的混亂局面下,誰能活到最後還真不好說,莫凡也只是在賭一把,賭自己的四系能夠更好的存活下來。

莫凡是喜歡罵人的,他的嘴就沒怎麼停過。

這些罵。似乎也正好罵中了蔣藝的脊梁骨,她以軍法師為榮,服從便是天職。然而他們今日的行為已經犯下了不可饒恕的錯誤。

他們沒有了軍銜,更將徹底被唾棄,陸年固然有著一種為達目的不折手段的瘋狂,可參謀蔣藝卻不完全是,她心中有著一種逃避的罪責,卻還要強硬的告訴自己,這一切都是為了那個偉大的目標。犧牲亦或者犯下一些罪惡,在所難免!

蔣藝看著周圍越來越多的蜥顱巨妖和巨亡蜥,茫茫一大片。

換作是其他法師。他們一定嚇得魂飛魄散,但在他們眼中,那也不過是一群骯髒的蜥蜴。

「既然你覺得能夠成為最後活下來的人,那我給你一個機會。」蔣藝冷笑一聲。一邊用手命令身後的軍官們列陣。一邊看著莫凡說道。

「哦?」莫凡有些意外。難不成這個大臉女參謀看上了自己的英俊,否則突然間好像有的商量的樣子。

「我不會出手。我拿這些軍官的命和你比,只要我這裡的人死了1個,而你還活著,你可以向我提一個要求。」蔣藝說道。

蔣藝是不會殺掉莫凡的,甚至她需要一定程度上保護莫凡,否則他們拿什麼東西做實驗,他們需要的是**。

而莫凡此時的行為無非是要弄得魚死網破。這樣對大家都沒有好處,蔣藝索性跟這個自以為是的傢伙來一場較量。

「任何要求?」莫凡笑了起來。只不過看到周圍蜥顱巨妖離自己這邊不到五百米的時候,他笑容有些僵了。

「除了放你走。」蔣藝說道。

「那你太沒有誠意了,怎麼說大家現在也是一條繩上的螞蚱了。」莫凡優哉游哉的說道。

這麼多的蜥顱巨妖,並且已經徹底包圍了這裡,剛才不走,現在誰都別想走了,能不能活下去還不好說,誰在意其他東西?

「這已經是我對你的最大限度了,假如你只是一個學員的話,我連這點尊重也不會給你。」蔣藝說道。

「我不太明白。」莫凡疑惑的道。

「我看過了你的治療,博城災難局勢的好轉,魔都黑教廷的清洗,都和你有著一定的關聯。」蔣藝平靜的說道。

「原來如此,你真敬我是條漢子的話就趕緊讓你的人讓開,大家都死在這裡,對誰都沒好處。」莫凡看出來了,這個蔣藝其實並不是很情願做這件事,只是軍命難違!

「我做不到。」蔣藝很直接的說道。

「媽的,那老子沒那個心情和你賭。」莫凡有些氣急敗壞。

還以為能夠說動這個女參謀,讓她墮落的靈魂重新升華,誰知道這傢伙就是一塊冷鐵。

時間已經不允許他們在廢話了,離莫凡最近的蜥顱巨妖只不過一百米的距離,莫凡看到了那隻體型能有一輛轎車大的蜥顱巨妖橫衝直撞的過來,渴望吃到人類的眼珠子瞪得極大!

「火滋!」

莫凡嫻熟的完成了魔法,燒紅了的玫瑰烈焰在道路上划過了一條紅色的軌跡。

「嘣~!!」

火焰在那隻蜥顱巨妖的身上爆裂開,烈焰的爆破力將它的身軀向側面震了開,火焰扑打在了這隻蜥顱巨妖的身上,快速的焚燒到了它全身。

這隻蜥顱巨妖並沒有死亡,它們擁有厚厚的皮層,一個初階魔法還不足以要它的命。

這蜥顱巨妖不怕疼痛一般,帶著火焰憤怒的朝著莫凡這裡衝過來!

「去死。」莫凡厭惡的再扔出了一個火滋。

這一團火滋是朝著這隻蜥顱巨妖的下顎位置拋去,爆炸開的烈焰將這蜥顱巨妖的大嘴都轟折了,無軟骨的耷拉,即便倒在地上還沒有完全死去,但跟死了沒有區別。

莫凡在迎接蜥顱巨妖攻擊的同一時刻,那十三名軍官們也紛紛施展出了魔法。

他們那裡人多,味重,蜥顱巨妖的數量更多,道路上密密麻麻蠕動的全部都是蜥顱巨妖的背脊,它們的叫聲尖銳無比,聽上去像是閃電在耳邊嘶鳴。

灰白軍袍的蔣藝雙手環胸的站在十三名軍官中間,面無表情,看不出一點的恐懼。

事實上死在這裡,和之後被審判處死,對她來說並沒有一點分別,只是死前他們必須完成這個任務!

她冷眼旁觀,並不出手。

假如莫凡還活著,而自己的手下們死了……

不行,不能放走他。

既然已經錯了,那就錯下去。

軍統確實是瘋了,可當初既然宣誓無條件的效忠,現在後悔又有什麼用?

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