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都市娛樂小說 >我家農場有條龍 >第2872章 你們不該得罪我的朋友

第2872章 你們不該得罪我的朋友 (1/1)

小說名稱《我家農場有條龍》 作者:西方蜘蛛  更新時間:昨日18:03更新  字數:2375

斯坦曼和威廉姆森知道自己這次真的很難從容脫身了。

沃頓更加了解對方的心理:「威廉姆森先生,你有一分鐘的時間,是的,一分鐘,當一分鐘過去後,我無法確定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

不需要一分鐘,不需要!

威廉姆森大聲叫了出來:「是斯坦曼殺死的!斯內德是斯坦曼殺死的!」

「叛徒!」斯坦曼惡狠狠的罵了一聲。

「我是叛徒,但我有女兒啊!」到了這個地步,威廉姆森也顧不上什麼了:「在我們的老大被警方逮捕,並且被判了終身監禁之後,最後希望成為『老鷹幫』來打的,就是斯內德,這點讓斯坦曼很不開心,所以他決定幹掉斯坦曼,自己才好成為老大。

斯坦曼知道自己出手,不但無法確保幹掉斯內德,而且還會讓自己成為眾矢之的的,所以他想到了一個人,馬圖拉。他知道,馬圖拉和斯內德的關係不錯,斯內德一定不會懷疑他。但是他也知道馬圖拉不會那麼輕易就範的,所以,他就讓我綁架了馬圖拉的家人。

馬圖拉害怕了,為了自己的家人他不得不答應了。但是,他對我們說,他可以把斯內德騙出來,但絕對不會向斯內德動手的,斯坦曼答應了。而且,斯坦曼還特別設了一個局,他在酒吧外面安裝了一個攝像,他避開了攝像的角度,只拍攝到了斯內德和馬圖拉。

當時,就是我負責的設想。斯坦曼幹掉了斯內德,當然,他動手的這一段是被從錄像里去除的,錄像里保存的,只有馬圖拉和斯內德待在一起的畫面。然後,他和馬圖拉一起,把斯內德的屍體搬到了別的地方,做妥了這一切之後,斯坦曼又幹掉了馬圖拉,並且和我一起,把馬圖拉的屍體,裝在一個麻袋裡,埋在了紐約郊外。」

他們認為這一切做的天衣無縫,沒人會懷疑到他們的。

可是,當他們事後檢查錄像的時候,卻發現了一個意外因素:

賀妍蓉。

這個女孩子看到了當時的整個場面。

從她的角度,一定也看清楚了斯坦曼的臉。

所以這個女孩子絕對是個隱患。

他們找到了這個女孩子是誰,並且也確定了她的住處。

但是,他們並沒有找到賀妍蓉,只找到了和她一起合租的錢曼紅。

而且他們還殘忍的殺死了錢曼紅。

這就是威廉姆森知道的全部。

雷歡喜聽的非常仔細,當聽完了這些後,他對賀妍蓉說道:「那天晚上,在酒吧的後門,你看到的是這個人嗎?」

「是的,就是他。」賀妍蓉非常肯定地說道:「我絕對不會認錯的。」

「那麼,斯坦曼先生。」雷歡喜不緊不慢地說道:「對於這些,你有什麼想為自己辯解的嗎?」

「我沒有。」到了這個地步,斯坦曼也知道自己無法再辯解什麼了:「沒錯,斯內德是我殺的,馬圖拉也是我幹掉的,但我不明白的是,這是我們『老鷹幫』的事情,和你又有什麼關係呢?你插手我們的事情,能為你帶來什麼樣的好處?」

「我說過,你們的事情和我一點關係也都沒有。」雷歡喜笑了一下說道:「但是,你威脅到了我的朋友,賀妍蓉小姐,所以,原本不該我插手的事情我不得不插手了。」

說實話,這個時候的斯坦曼的確是有一些懊喪的。

他為什麼要去追殺賀妍蓉?

賀妍蓉那麼長的時間沒有報警,他應該想到她不敢。

如果大家相安無事,自己也就不會有現在的窘狀了。

可是這個世界上沒有後悔葯吃。

斯坦曼硬了硬頭皮說道:「對於追殺你朋友的事情,我道歉,殺死了你朋友的朋友,我也道歉,我願意做出賠償。先生,我想你也知道,在我這個位置上,我總是會做出這些瘋狂的事情,但這畢竟是我們的家事,當我補償完後希望你能夠不再管了。」

「你的想法很幼稚,非常非常的幼稚。」雷歡喜譏諷的笑了一下說道:「一個人死了,是和賀妍蓉一樣大的女孩子,你現在居然認為一點賠償,就能夠結束這件事嗎?魔鬼總是要下地獄的,而在我的眼裡,你就是一個魔鬼。」

斯坦曼知道自己可能要完蛋了。

面前的這個年輕人才是一個魔鬼。

一個真正的魔鬼。

他莫名其妙的出現了,然後莫名其妙的插手了這件事。

而自己卻變成了一個囚犯。

「雷先生,準備好了。」

沃頓的手下已經架設好了攝像機。

雷歡喜點了點頭:「那麼,斯坦曼先生,威廉姆斯先生,對著鏡頭,承認你們的罪行吧。」

到了這個地步,兩個人已經沒有任何反抗的能力了。

他們不得不對著鏡頭,承認了自己是怎麼殺死斯內德、馬圖拉、錢曼紅三個人的全部罪行。

雷歡喜在一邊聽著,等到他們說完了:「很好,我本來也想殺死你們,但我真的這麼做了,我和你們就是完全一樣的人了,所以,我會把你們和這個錄像,一起交給警方的。」

斯坦曼和威廉姆森面色慘白。

「沃頓,咱們在司法部門有關係嗎?」雷歡喜忽然問了一句。

「當然有,您想要做什麼呢?」

「我不太清楚美國的法律。」雷歡喜不緊不慢地說道:「我不知道像他們這樣的罪行,會被判決幾年,所以我想幫他們一下。」

「無論您要怎麼幫我都會去做到的。」

「比如,判決他們終身監禁,啊,對了,我也喜歡看美劇,聽說美國有最高設防監獄?那麼,我想把他們關到那裡是最合適的。」

「完全可以做到,雷先生,不但如此,我想,我還可以設法讓法官在判決上加上一條,終身不得保釋。」

「很好,我很滿意。」雷歡喜的臉上再次露出了笑意:「斯坦曼先生和威廉姆森先生,在監獄裡一定會覺得很快樂的,那裡是最適合他們的地方。」

斯坦曼和威廉姆森知道自己完蛋了,而且是徹底的完蛋了。

他們所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不該得罪了雷歡喜的朋友!

,小說,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