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昨日重現16 昨日

昨日重現16 昨日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7-13 11:05  字數:3902

那是一個使用乾電池的攜帶型音箱。

音樂是烈血荒原上魔族們為數不多的娛樂之一。

特別是那些吸食了興奮藥劑的魔族,在戰鬥,賭博或者發泄原始獸慾的時候,最喜歡播放瘋狂的搖滾樂來助興。

金牙老大按下了播放鍵,音箱里頓時傳來了鬼哭狼嚎的金屬聲。

白小鹿和萬藏海都有些頭疼。

金牙老大撇了撇嘴,把插在音箱上面的播放器拔了出來,一把捏碎,丟到窗外,捲入風沙。

又從心口小心翼翼取出了自己的播放器,插上去,悠揚的老歌頓時在悶熱的車廂里回蕩,帶來幾分清涼。

「在天堂般的西弗吉尼亞

有藍嶺山脈,夏南多阿河

那兒生靈悠遠,比樹木更年長

比群山更年輕,如清風般成長

鄉村之路,帶我回家,那兒是我的歸宿

西弗吉尼亞,大山媽媽

鄉村之路,帶我回家!」

當然是這首歌,金牙老大的最愛,花旗幫的戰歌。

金牙老大眯眼微笑,搖頭晃腦,跟著唱起來。

老實說,在血脈賁張的戰場上,在風沙呼嘯的遼闊地帶,他粗糲的嗓音並不算太難聽,能把這首鄉村音樂唱出另一個味道。

但是在狹小悶熱的車廂里,在男孩和少年的神經都高度緊張之時,他的歌聲和剛才重金屬的鬼哭狼嚎,就沒有太大區別了。

「鄉村之路——」

金牙老大咆哮,肥大的屁股把座椅碾壓得「吱吱」作響,時不時還在白小鹿或者萬藏海的肩膀上猛擊一掌——這取決於誰在開車,「帶我回家!」

男孩和少年面面相覷,在彼此的眉眼中都看到了「敢怒不敢言」的味道。

不,是連「怒」都不敢怒,只能縮著脖子,陪著笑臉,甚至要陪金牙老大一起唱。

「唱啊,怎麼不跟著一起唱,這是世界上最好的音樂!」

金牙老大樂呵呵地撓著傷口的痒痒,「西弗吉尼亞,大山媽媽,鄉村之路,帶我回家!」

「西弗吉尼亞……大山媽媽……鄉村之路……帶我回家……」

男孩和少年勉強應和著。

他們聽了一遍又一遍,又迫於金牙老大的「淫威」跟著唱了一邊又一邊,耳朵都快聽出血,嗓子也快唱出血時,金牙老大終於放過他們,換了一首歌。

這首歌的旋律更加悠揚和柔軟,略帶沙啞味道的女聲就像是黃昏時分戀戀不捨的陽光,和剛才那首鄉村歌曲完全不同,一下子就把白小鹿吸引住了。

男孩坐立不安,很想問金牙老大這首歌的名字。

但他意識到,地下都市對於戰前文化的保存肯定比地面上更好,以他「地底族」的身份,或許應該知道這麼動人的旋律,沒必要問的,問了就是破綻。

金牙老大好像看穿了他的心思,主動道:「這首歌叫《Yesterday?Once?More》——《昨日重現》,也很好聽,你們在地下都市裡聽過嗎?」

「聽過的。」

果然,萬藏海道,「這些經典英文歌曲,即便我們『同盟』的學校里,也是教過的,但都是大幾十年前的老歌了,現在沒什麼人……」

他及時收住話頭。

白小鹿也不知該怎麼說,只是蜷縮在后座的槍械和彈藥中間,靜靜感受著幾十年前古老而溫暖的音樂,緩緩流淌。

「年青時的我喜歡收聽廣播

等待我最喜愛的歌

一邊聽來一邊唱心情多歡暢

舊日時光多快樂

轉瞬已消逝,不知失落在何處

而今它們又重現

我摯愛的老歌,象失散的舊友重逢

每段旋律每個音符,依舊閃亮

每個迷人的音節,重新又響起

感覺多麼美妙,唱到那段往事

他把她的心兒揉碎,淚水不禁奪眶而出

就象從前那樣,昨日又重現……」

白小鹿小聲唱著,一開始還有些結結巴巴,只能跟著哼哼,但唱到「Yesterday?Once?More」的時候,已經能跟上節奏,感受到歌曲中蘊含的溫暖,遺憾和希望。

「核戰之前,這裡曾經是一片種植園,有最棒的葡萄園和各種水果園,還有大片大片的幾十座酒庄,出產這塊大陸,不,這個星球上最棒的葡萄酒。」

金牙老大把胳膊挎在車窗上,雙腳舒舒服服架起來,眯起紅色義眼,看著窗外的風沙、戈壁和戰場殘骸,鬼使神差般,對兩個小鬼道,「那時候,每到水果成熟的季節,這裡就會變成一片五彩繽紛,好似油畫般的土地,散發出各種迷人的香味,外來人到了這裡,不喝酒都要醉的。

「蘋果,梨子,甘蔗,玉米,番茄,土豆——你們能想到的一切和想不到的一切統統都可以拿來釀酒,當然最多最棒的還是葡萄酒,你們知道那時候怎麼釀酒嗎?」

荒原霸主把斗大的腦袋轉過來,看著白小鹿。

白小鹿搖頭,老老實實道:「不知道。」

荒原上已經很久沒長葡萄了,或者說,白小鹿來到這個世界上,就沒見過真正的葡萄,偶爾在沙棘刺叢旁邊找到幾掛野生的,都又苦又澀,像是一個個小刺球,入不得口。

「我們……人們把大掛大掛又紅又紫又香又甜的葡萄收穫下來,倒入一個大葡萄池裡面,然後,當地最漂亮的姑娘們就會脫掉鞋襪,跳進去,用他們的腳使勁踩,把葡萄統統踩成汁液,這就是最棒的葡萄原汁。」

金牙老大樂呵呵道,「相信我,那樣壓榨釀造出來的葡萄酒是世界上最好喝的東西,那些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