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昨日重現12 神葯

昨日重現12 神葯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7-13 11:05  字數:3578

白小鹿又聞到了那股軍用皮靴都擋不住的臭氣。

不,不是臭氣,而是類似獅子和猛虎的野獸氣息,是熊熊燃燒,酸雨都撲不滅的生命力。

到了這個地步,先是和「同盟」激戰一場,又在雷暴中頑強掙扎了整整一天,再撕裂幾十名荒原悍匪,但金牙老大的生命之火別說熄滅,彷彿都不曾黯淡一分,甚至因為他猙獰恐怖的形象,顯得愈發旺盛,真像是一面燃燒的戰旗,在荒原上空獵獵作響。

「嗬嗬。」

金牙老大站在萬藏海身後,沖白小鹿咧嘴一笑,除了牙齒,他渾身上下都是黑黢黢一片,好似悶燒的焦炭,釋放出裊裊青煙,愈發襯托出牙齒的尖銳和鋒利。

「啊!」

萬藏海也感覺到了這片恐怖的陰影,少年的反應都算敏捷,往前一撲想要躲到男孩的背後去,但發現距離太遠,沒辦法拿白小鹿當擋箭牌,當即一咬牙,在半空中轉身,右手自動步槍,左手手槍,同時準備開火。

但是,在烈血荒原上最兇悍的霸主面前,少年的敏捷和鎮定沒有半點用處。

金牙老大隨便往前跨了半步,如大猩猩般奇長無比的手臂,就一巴掌把萬藏海拍飛出去,手裡的槍械都拍掉了。

其中一支手槍,正好落在距離白小鹿不遠的地方。

「槍。」

哥哥提醒白小鹿。

「槍!」

萬藏海被這一巴掌拍得口吐鮮血,眼冒金星,半張臉立刻腫脹成青紫色的腫瘤,但他絲毫沒有放棄生存的希望,沖白小鹿尖叫,「小鹿,拿槍,幹掉他,你是我們最後的希望!」

他自己的眼神,卻是忍不住朝四周亂瞄,似乎在盤算趁白小鹿糾纏著金牙老大之時,奪路狂奔。

無論如何,白小鹿還是下意識往前一撲,撿起手槍。

「嗯?」

金牙老大回頭,看到了白小鹿手裡的槍,還有他顫抖得比剛才更厲害的雙臂。

「嗬嗬。」

金牙老大又笑起來,活動了一下咀嚼肌,從嘴裡吐出一些東西,吐到了自己蒲扇般的大手上。

是兩顆牙齒,和半隻耳朵。

牙齒是他自己的,耳朵就不知道是哪個倒霉鬼的了。

金牙老大把牙齒彈飛,把半隻耳朵重新吞了回去,「嘎吱嘎吱」,嚼得很痛快。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他慢條斯理地活動著周身關節,發出駭人的巨響,不慌不忙,朝白小鹿走過來。

「開槍啊,還愣著幹什麼!」

萬藏海在不遠處尖叫,「開槍!」

自己卻不動聲色往一輛越野車的底盤下面爬去。

「開槍。」

哥哥亦十分冷靜道,「小鹿,開槍,把金牙老大和萬藏海都打死——這裡有車又有物資,我們不需要他們了。」

「可是,我,我……」

白小鹿臉色慘白,聲音顫抖,兩條腿更是不停打著哆嗦。

或許是金牙老大的兇悍徹底震懾住了他,或許是他想起了昨天還是前天,金牙老大對他的救命之恩,或許他天生就是這麼軟弱,總之,他實在辦不到啊!

金牙老大走得很慢,但兩人之間的距離,依舊在一刻不停縮短。

「拿來。」

金牙老大朝白小鹿伸手,聲音低沉,充滿不可違抗的威勢。

「算了,放空一切,什麼都別想。」

哥哥說,「接下來,我來控制你的身體吧。」

「好!」

白小鹿巴不得這樣,立刻把自己的精神收縮成一團,在腦域中為哥哥的意志讓出空間。

一瞬間,他的雙腳和雙手都停止了抖動,眼神也變得堅定起來。

「砰砰砰砰砰!」

「白小鹿」毫不猶豫瞄準了金牙老大的心臟開槍,一口氣射出五顆子彈,每一顆都正中靶心,一下子把金牙老大射了個趔趄。

「啊哈!」

不遠處的萬藏海發出不敢相信的驚呼,眼珠一轉,換了個方向,朝自己掉落的自動步槍爬去。

「嗯?」

金牙老大也是滿臉驚詫,緩緩低頭,看著自己的心口。

他身上原本穿著護甲和防彈衣,還插著超高強度的陶瓷插片。

但這些東西並不是萬能的。

剛才和悍匪的惡戰中,護甲已經崩裂,防彈衣也被撕開幾個口子,陶瓷插片更是變成了碎片,在他的心口以下,三處破損正好重疊在一起,成為致命的破綻。

「白小鹿」的五發子彈都精確射擊同一個位置,將護甲、防彈衣和陶瓷插片徹底轟爆,形成足以容納一枚子彈鑽進去的攻擊通道。

第五枚子彈,便長驅直入,穿透所有防護,穩穩插在金牙老大的心口。

等等,「插在」?

「白小鹿」定睛觀瞧,發現金牙老大的胸前一片銀光閃閃,這絕世凶人竟然將不知什麼材料的金屬,直接鑲嵌在心臟上方,成為一塊血肉交融的「護心鏡」?

「白小鹿」沒有絲毫震驚和錯愕的餘地,雙手如同片刻之前般鎮定和穩固,「啪啪」,抬手又是兩槍,直刺金牙老大的眉心。

但這一次,金牙老大已經有了準備。

比腦袋還粗的脖子上,肌肉和神經根根隆起,支持他的腦袋以超出人類極限的速度,左右晃動著。

第一枚子彈擦著他的太陽穴飛了出去,第二枚子彈正中他的腦袋左側——只可惜他的腦袋上同樣鑲嵌著不少超合金鋼板,這枚子彈只在弧形鋼板上留下淺淺的白印,就不知飛到了哪兒去。

「白小鹿」還想開槍,金牙老大的蒲扇大手已經包裹住了他的槍和手。

「白小鹿」感覺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