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昨日重現07 戰歌

昨日重現07 戰歌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7-13 11:05  字數:3698

據說一百多年前有一位哲人說過一句話。

「我不知道第三次世界大戰會使用什麼武器來進行,但我知道第四次世界大戰一定在石斧和木棍的碰撞中打響。」

這句話用在今天的戰場上,再合適不過。

幾十萬臨時拼湊起來的烏合之眾,除了平時的狩獵和廝殺之外,根本沒接受過正規的大集團軍衝鋒訓練,唯一能採用的戰術,就是人海戰術,蟻附攻城。

金牙老大唯一能告訴這些烏合之眾的,唯有把戰線拉得再長一點,步兵分散再開一些,千萬不要一大群人亂鬨哄擠在一起,像是愚蠢的行軍蟻——早在第一次世界大戰期間,這種抱團衝鋒的戰術就被證明是最高效率的自殺行為。

是以,他們將戰線拉伸到了極限,幾乎從四面八方朝著「新金山」衝去。

雖然絕大部分被裹挾來的奴兵和新兵都沒有經驗,好在他們也不完全是徒步前進,很多人都搭乘著加掛了鋼板的民用車輛,還騎著奇形怪狀的摩托車,勉強也算是一支「摩托化」部隊。

儘管面對先進的末日武器,即便加掛七八層鋼板也無濟於事,但如此「嚴密」的保護至少提供給魔族們虛幻的安全感,讓他們的衝鋒速度更快,態度更堅決,甚至狂熱。

一時間,荒原深處充斥著人類比野獸更加野蠻的嚎叫,上萬輛民用車輛捲起滾滾煙塵,恍若戈壁灘上突兀出現一片血腥的叢林。

白小鹿曾經從行商手裡,得到過一些名叫「DVD」的東西,看過不少描述戰前生活的電影片段,當然也包括一百多年前的古老戰爭場面。

他原本以為,真正的戰爭就是硝煙瀰漫,萬炮齊鳴,所有一切都熊熊燃燒,聲勢浩大,驚天動地的樣子。

然而,眼前的「新金山」卻是一片死氣沉沉,攻擊方的第一波次奴兵和新兵衝到鑽地炸彈轟出的入口附近,地底依舊毫無反應,彷彿一座鬼氣森森的空城。

直到大量奴兵和新兵都順著斜坡衝進地下,從地底才飛出了大量「嗡嗡」作響的東西。

那是無人機。

在荒原上,無人機就是死神的代名詞,一旦被盯上,絕對沒人能逃得掉。

果然,一架架無人機輕盈舞蹈和降落,落到進攻者最密集的地方,隨後狠狠爆開,爆出一連串張牙舞爪的電弧,籠罩百米範圍。

進攻方狂熱的勢頭,就像是被冷冰冰的鞭子狠狠抽了一鞭。

所有人都在幽藍色的瑰麗電芒纏繞中,直挺挺地倒了下去。

他們依舊沒發出半點聲音。

甚至看不到半點硝煙和鮮血。

就像是一個荒誕不經,不可思議的夢。

但無數人的生命,就被這樣無聲無息,漫不經心地收割。

這樣的場景應該讓進攻者感到害怕,但大部分進攻者都吞下了藥片,燒斷了大腦中負責「恐懼」的那根神經,依舊頂著電弧,不斷往前沖,然後不斷在幽藍光芒中死去。

白小鹿攥緊拳頭,偷偷看了不遠處,站在裝甲車上的金牙老大一眼。

他發現金牙老大神色如常,甚至還打了個哈欠,一副無所謂的樣子。

白小鹿明白了。

進攻方的新兵和防守方的無人機一樣,都是消耗品。

倘若自己不是運氣好,能跟在金牙老大身邊,這些倒下的屍體里,應該也找得到他的身影。

短短半個小時。

數萬奴兵和新兵幾乎消耗殆盡。

即便有一部分人能衝進地洞,但防守方明顯以逸待勞,估計早就把這些烏合之眾撕成碎片。

而他們根本連防守方的鬼影子都沒有見過半條。

這仗還怎麼打?

就在焦躁不安時,白小鹿忽然聽到一陣陣密集的尖嘯,比剛才的列車炮更加尖銳、迅猛和刺耳。

抬頭看時,就看到上百條白線掠過天空,將鉛灰色的陰雲狠狠撕裂,划出凄厲的弧線,如同長了眼睛,從「新金山」上方的地洞魚貫而入。

轟轟轟轟轟轟轟!

地底頓時傳來一片驚雷的轟鳴,整座「新金山」上方的地面明顯凸了起來,無窮烈焰從地洞中噴出數百米,連帶著大量燒焦的屍塊和扭曲的殘骸。

隔著軍靴,白小鹿覺得自己的腳板一下子熱起來,大地好似在燃燒,地底已經變成一片火海。

「精確制導導彈,原來如此。」

哥哥冷靜分析道,「原來,烈血荒原上的幾萬條人命,只是金牙老大和『協約』方面的『火力偵察』,目的就是摸清楚『新金山』地底的防禦,鎖定那些不斷開火、溫度上升的火力點,最後依靠後方『協約』發射基地的精確制導導彈,一錘定音,解決問題!

「準備一下,小鹿,要衝鋒了。」

果然,當天空中出現白線時,金牙老大的表情就變了。

他直勾勾盯著這些白線,臉上肌肉抽搐,暗暗罵了一句,似乎連他都非常畏懼和厭惡這些「精確制導導彈」的可怕。

但他終究沒有被情緒纏繞太久,舔了舔嘴唇,啐出一口濃痰,親自將一面血染的花旗,插到裝甲車上。

十三道紅白相間的寬條,五十顆白色小星星鑲嵌在左上角的藍色長方塊中,據說這面花旗曾經代表著這顆星球上最霸道的強權,陽光所照之處,無不飄揚著花旗的榮耀——但是,那又有什麼用呢,戰爭毀滅了一切,包括發動戰爭的花旗,現在,昔日的榮光唯有在荒原上豺狼和鬣狗們的爪牙之間,還偶爾閃耀了。

「嗤嗤,嗤嗤嗤嗤。」

白小鹿聽到,金牙老大的裝甲車裡忽然傳來一陣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