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昨日重現14 尤里

昨日重現14 尤里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7-12 04:39  字數:3636

「類型?」

這一次,白小鹿和哥哥都迷茫了,「能力還分類型么?」

「這樣吧——」

見白小鹿對超能力一無所知,金牙老大道,「先別管什麼類型,就說說你們平時都是怎麼運用能力的好了,聽墓碑鎮的人說,你們殺死了天狼賭坊的『蛇爺』,應該就是使用了『能力』吧?詳細說說那一戰。」

事已至此,沒有保留的餘地,在哥哥的授意下,白小鹿老老實實說出了一切。

「果然,和我猜的一樣,是『心靈之力』,怪不得能夠和我的『軍團』抗衡,還能激發出這麼強烈的腦電波,很好,很好!」

金牙老大咧嘴一笑,不慌不忙道,「讓我來告訴你吧,小鬼,所謂『能力』,一共分成五大類型,分別對應四種基本力——強互相作用力,弱互相作用力,電磁力和萬有引力,再加上神秘莫測的『心靈之力』。

「其中,第一型的『電磁力』和第五型的『心之力』是最常見的兩種『能力』,掌控『電磁力』,就可以自動改變物體和周圍的溫度,激蕩電弧和火焰,衍生出對於摩擦力和各種經典物理作用力的改變,是應用範圍最廣,變化最多,修鍊難度相對較低的一種『能力』。

「第五型的『心之力』,也算比較普及,心電感應,腦波攻防,催眠和反催眠,群體性腦波共鳴,潛意識大爆炸……諸如此類,都屬於『心之力』的範疇。

「而修鍊『萬有引力,強弱互相作用力』的能力者比較少,修鍊方法也非常詭異,屬於人類尚未開發的領域,然而一旦有所成就,破壞力也是最強的——修鍊『萬有引力』,可以移山倒海,改變地形地貌,甚至從日月星辰的運動中汲取無窮力量;修鍊『強弱互相作用力』,可以隨心所欲改變原子深處,中子,質子和電子的關係,進而改變物質的本質,把石塊變成鑽石,把血肉變成鋼鐵,甚至硬生生撕裂原子,用拳頭轟出核彈的效果,理論上,都是成立的。

「不過眼下,別的『能力』都和你無關,你只要關注『心之力』就可以了。

「喂,小鬼,你知不知道自己過去使用『心之力』的方式,完全是暴殄天物,是憑藉一腔蠻力在亂來?寶貴的能力讓你這樣揮霍,卻沒造成反噬,還被你活到今天,真是幸運至極!

「不過,你不會永遠這麼幸運的——除非,你跟隨我學習,如何運用『心之力』。」

「您,您願意教我?」

白小鹿不敢相信地問。

這一回,即便不用哥哥提醒,白小鹿都嗅到了陰謀的味道。

在這個核戰後的殘酷世界裡,「無意間掉落的碎肉」是沒有的。

每一點看似誘人的好處後面,都扎著銹跡斑斑的鐵鉤,每一寸貌似光明的希望,都意味著更深更黑暗的絕望。

「我知道你在想什麼。」

金牙老大並不奇怪白小鹿警惕的表情,笑了笑,道,「如果我還是花旗幫的老大,而花旗幫還有昨天的威勢,我有一萬種辦法可以壓榨出你身上最大的利用價值——我可以把你高價賣給『協約』,也可以把你關在自家的實驗室里,想辦法吸取你的力量,甚至把你送到血腥擂台去,依靠『心之力』進行角斗來賺錢。

「很可惜,你也看到我現在的慘狀,就算我想要把你賣給別人,又怎麼保證別人在得到你之後,會乖乖向我付錢,而不是把我一起抓走,淪為可悲的角鬥士、實驗品或者乾脆是器官移植的供體呢?

「思來想去,最穩妥的辦法,還是好好培養你,真心實意把你當成一個助手甚至兄弟,希望和你結成牢固的同盟,畢竟,兩名『能力者』能並肩作戰的話,總比一名『能力者』的生存幾率要大得多,如果能逃出生天,想要東山再起,有另一名『能力者』充當底牌,成功率也高一點,你說呢?」

白小鹿沉吟了很久:「有道理。」

「而且,我還需要利用你的能力,做一件事。」

金牙老大把手放在胸口,虛指了一下遠處的萬藏海,「那小子是怎麼回事,他真是『金山凈水公司』實驗室主任的兒子?」

「我不知道。」

白小鹿搖頭,「金牙老大應該清楚,我根本不是他的同學,我們是在半路遇到的,他就是一條蜥蜴,一個滿嘴謊言的騙子,還騙走了我的武器!」

「但這枚存儲著實驗日誌和分子式的晶元應該是真的。」

金牙老大冷哼一聲道,「『協約』給我的情報和任務,就是要我進攻『新金山』,弄到『金山凈水公司』實驗室里的一些資料——但他們並沒有告訴我,這些資料的價值竟然這麼高,更沒有告訴我,有他媽的一座磁爆步兵工廠,在守護著實驗室!」

金牙老大的怒火,令白小鹿再次瑟瑟發抖,感覺自己是在和一頭燃燒的獅子對話。

「算了,不管他到底是誰,晶元是真的就好。」

金牙老大看著白小鹿,「聽著,接下來幾天,我需要你去催眠他,從他嘴裡套出提取文件的密碼。」

「我?」

白小鹿愣道,「我不會催眠。」

「廢話。」

金牙老大道,「否則我為什麼要教你如何運用『心之力』呢,催眠只是非常簡單的小技巧,一學就會的。」

「可是——」

白小鹿還是不明白,「金牙老大您也是修鍊『心之力』的高手,為什麼您不親自催眠他呢?」

「第一,他大概已經猜到我的身份,對我非常警惕和恐懼,心靈戒備提升到了極點,在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