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昨日重現09 身份

昨日重現09 身份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7-10 06:33  字數:3955

大批磁爆步兵的突然出現,令戰局發生了猝不及防的變化。

白小鹿親眼看到金牙老大扛著機載火神炮,發出震耳欲聾的怒吼,衝到了磁爆步兵的戰線前方,疾風驟雨般的子彈,硬生生將一名磁爆步兵打翻在地,但也僅此而已,他很快被淹沒在幽藍電弧的海洋中,生死未卜。

進攻「新金山」的烏合之眾,原本就是被貪婪和勝利刺激,才不顧一切往前沖,磁爆步兵的強悍足以使他們冷靜下來,恐懼重新佔據每一束神經末梢,有人喊叫,有人潰逃,戰局陡然逆轉。

看來,哥哥說得沒錯,金牙老大並不知道「新金山」深處隱藏著一座磁爆步兵工廠,否則絕不會用這麼愚蠢的豬突戰術,拼光自己辛苦積累十幾年的班底。

「協約」並沒有將全部情報都告訴他,畢竟,他也只是一個「魔族」,是「協約」手底下的一條狗而已。

但上百名磁爆步兵的強勢並不足以挽回整座城市的崩潰。

更何況守軍並不知道進攻方究竟有多少力量,後面是否有「協約」的正規軍準備坐收漁利。

是以,在磁爆步兵沖開一道缺口之後,大量坦克、步兵戰車和動力甲都如潮水般涌了出來,保護著大批老弱婦孺,實施突圍。

「新金山」註定守不住的,整座城市的地下生態循環系統都被打破,就算進攻方統統死絕,那些天生嬌氣的地底人也很難在如此惡劣的環境中生存下來,不如趁著還有餘力,轉移到別的地下城市去。

這年頭,人命雖然不值錢,但沒有經受太嚴重輻射污染,渾身上下沒有絲毫畸形變異的健康成年人,還是很受歡迎的,到別的地下都市去寄人籬下,哪怕當奴僕和士兵,生活當然不如在自己家裡好,但也是走投無路之下,最不壞的選擇。

局面頓時變成「麻桿打狼兩頭害怕」,金牙老大並不想拼光自己的家底,防守方也不願意在突圍中消耗太多力量,但雙方殺得難解難分,又怎麼可能同時住手?再加上四下逃竄的匪幫和新兵,不斷崩塌的地底岩層,不斷爆炸的燃氣管道,場面亂到無以復加。

但這些不管白小鹿的事。

在金牙老大消失在幽藍電弧海洋中的那一刻,他就在哥哥的指揮下,扭頭就跑。

只可惜他的好運氣似乎都在剛剛撿拾戰利品時用光了,沒跑多久就遇到了嚴重的燃氣管道爆炸,整條路都被堵死,連他都險些被火焰吞噬。

吐出滿嘴血沫和灰塵,繞了幾條路,不是撞上潰兵,就是遇到突圍的車隊,要不然就是岩層崩塌,險些把他砸成肉餅。

身後的激戰聲越來越響亮,交戰區域正在朝他的方向移動。

白小鹿心急如焚,只恨自己沒有在輻射變異中多長兩條腿。

「等等——」

哥哥忽然叫住他,「小鹿,你看城市中央,大片岩層正在垮塌下來,用不了多久,這座地下都市就要被徹底摧毀了!」

「那又怎麼樣?」

白小鹿不明白哥哥為什麼忽然說這個,經歷大半個月的轟炸,再加上發生在內部的激戰,城市上方的岩層承受不住,徹底崩塌下來,豈不是很正常?

「我知道無論『同盟』還是『協約』都處在草創階段,每一座地下都市的居民信息等等大數據,未必是互聯的,就是說,『新金山』的居民身份數據,最多存儲在這裡的某座資料庫里,隨著城市的崩潰,極有可能被徹底毀掉!」

哥哥沉吟道,「小鹿,去找一具和咱們年齡相仿的『新金山』居民屍體,摘下他的身份手環,拿走他的身份卡片,換上他的衣服!」

白小鹿微微一怔,瞬間明白哥哥的意思。

「我們是要混在『新金山』的突圍車隊里逃出去嗎?」

他一邊摸索屍體,一邊問道。

「沒錯,現在看來,防守方能成功突圍的幾率比較大,而且他們的組織不會特別嚴密,兵荒馬亂時,沒人會在意我們是誰,到時候從突圍車隊里找機會逃出去,比從金牙老大身邊逃走,要容易得多。」

哥哥解釋。

他們用十分鐘時間,找到了一具身材相似的居民屍體,對方身上的制服,似乎是「新金山」統一的校服,特點非常鮮明。

雖然沒有找到身份卡片,但手環還是有的,最妙的是手環正好被一顆子彈擊碎,這下就算讀取不了裡面的信息,調不出照片等等資料,都可以解釋了。

只是,樂極生悲,就在他們換上了「新金山」的學生制服,佩戴上破碎的識別手環之後,忽然聽到近在咫尺的地方,傳來一聲熟悉的怒吼,正是金牙老大。

他竟然還沒死!

此刻的金牙老大,像是剛剛在岩漿里泡了一個熱水澡,腦袋上的金屬角缺了半根,渾身上下焦黑一片,火神炮不翼而飛,但手臂上卻奇蹟般佩戴著一門磁爆步兵使用的電漿炮,獨自一人,面對三名磁爆步兵,如同戰神下凡,怡然不懼。

白小鹿看到他時,他也看到了白小鹿——以及男孩身上的「校服」。

金牙老大瞪大義眼,頓時明白白小鹿的打算。

「嗡嗡嗡嗡!」

白小鹿頭疼欲裂,彷彿有惡魔在他耳邊低吟,讓他衝上去助金牙老大一臂之力。

「走!」

哥哥也發動了自己的「能力」,對抗金牙老大的「軍團」,讓白小鹿瞬間恢復清醒,連滾帶爬朝著出口的斜坡跑去。

「咦?」

金牙老大在不遠處叫了一聲,很顯然,剛剛兩股腦電波的碰撞令他瞬間明白一個驚人的事實——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