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67章 親友團(第五更!)

第3267章 親友團(第五更!)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7-04 17:55  字數:4061

方舟島上。

自從李耀的「超巨神兵」被銀白色巨人吞噬之後,敵對雙方就陷入了古怪的靜默,面對剛剛中止的「神魔之戰」,無論破獄者還是鎮獄者,都覺得自己的戰鬥荒謬可笑,失去了一切意義。

然而,這樣的靜默狀態,卻不會永遠存在,或者說,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走向突變。

當「超巨神兵」剛剛被銀白色巨人吞噬的時候,因為雙方的體型相差無幾,所以銀白色巨人的外表見稜見角,彷彿被「超巨神兵」塞得滿滿當當。

然而,隨著時間一分一秒流逝,銀白色巨人卻逐漸變得渾圓和光滑,漸漸朝著一顆絕對球體的方向發展,那就像是……它把「超巨神兵」連同李耀,徹底消化吸收掉了一樣!

而伴隨著「超巨神兵」還有李耀的消融,漫天烏雲重新聚集,疾風驟雨變得更加狂暴,閃電也像是蛻變之後的凶獸,朝深海、大地和眾生,肆無忌憚釋放它最醜惡的力量。

「好像不太對勁啊!」

張大牛死死摟住一塊凸起的礁石,不讓自己被暴風雨捲走,雨點打得他幾乎睜不開眼睛,「李耀的氣息越來越微弱了,我簡直感覺不到他的存在,怎麼辦?

「喂,我說大家,我們不能無動於衷,坐在這裡看著李耀一個人拯救世界啊,他剛才說的沒錯,沒人可以單槍匹馬拯救一切的,我們是什麼樣,世界就是什麼樣子,我們必須自己來拯救一切!

「如果,如果這真是一個『強勁的想像可以扭轉現實』,『情感無窮,意志無限』的世界,那,那就算我們不能做別的,至少可以為他搖旗吶喊,鼓舞助威吧?

「大家跟我一起做,好不好,現在就要看我們這些群眾盡不儘力了——李耀必勝!人類萬歲!李耀必勝!人類萬歲!」

灰霧女士和斯巴達還有諸多覺醒者都面面相覷,不知道該不該和張大牛一起瘋。

「這樣有用嗎?」

灰霧女士忍不住問。

「好像是差了點什麼,不夠霸氣外露,殺氣騰騰的樣子。」

張大牛沉吟片刻,「在這麼激情四射,波瀾壯闊的戰場上,好像應該喊點兒更加霸道的台詞才是,我們面對的『地球意志』,也就是很多網路小說里所說的『天道』,差不多一個意思吧?那就好辦了,這方面的台詞我滾瓜爛熟啊,我先做個示範,大家跟著我一起怒吼,把你們的熱血、激情和意志統統釋放出來就好了!

「聽著,是這樣——我命由我不由天,我張大牛今天便要逆天啊!

「遇神殺神,遇魔殺魔,殺殺殺殺殺殺殺!

「賊老天,我今天便要殺死你啊,桀桀桀桀!

「吼啊,你們怎麼不和我一起怒吼?這麼目瞪口呆地看著我幹什麼!」

「呃……」

灰霧女士和斯巴達對視一眼,道,「我們還在醞釀當中。」

「不是吧,都火燒眉毛了還醞釀什麼,這不是很簡單嗎?」

張大牛擼起袖子,狠狠咬牙,拿中指對準黑暗天穹,聲若洪鐘道,「我要這天——」

誰也沒期待張大牛的「吶喊助威」真的奏效。

所以,當九重雲霄之外真的傳來一聲比雷霆更強烈萬倍,震耳欲聾的爆響時,所有人都驚得呆若木雞,包括張大牛自己在內。

他整個人都有些抽筋,中指顫抖著刺向天空,彷彿在烏雲之間刺破了一個直徑至少數千公里的窟窿,暴露出了烏雲和大氣層之外,璀璨星辰中的大宇宙戰場。

不,不是一個窟窿,而是成千上萬個窟窿,在封印輪迴獄的高牆上出現,億萬道刺眼的星芒就像是億萬支閃光的利刃,洞穿高牆、大氣層和烏雲,朝地面灑下萬道金光。

方舟島,不,是整個地球上所有人,都瞠目結舌地看著天空。

天空彷彿變成了一座半透明的瑰麗舞台,無數堪比月球甚至超越月球的超巨型星艦的剪影,在舞台深處重重疊疊,億萬炮塔爆發出的億萬道雷霆,令閃電和火山爆發都黯然失色,而聚光燈下最耀眼的位置,屬於一尊尊數百米、數千米甚至數萬米高的鋼鐵神魔,每一尊鋼鐵神魔的周圍都繚繞著無數星艦的殘骸,恍若一蓬蓬壯觀至極的流星雨,撲向大地!

「這是——」

張大牛喃喃自語,「我了個親娘,這是大宇宙戰場的主力部隊來了呀!」

……

洪潮深處。

李耀即將迷失。

迷失在對過往的悔恨,和對未來的恐懼中。

「前面沒有路了!」

「一切美好都可以重新開始,我們將在無限輪迴中得到永生!」

「大肅清協議,快子崩塌,奇點尊主,萬古吞噬者——你根本不知道這些力量的恐怖!」

這樣的波紋,如魔音灌腦,一點一滴侵蝕著他的神魂。

他恍恍惚惚,懵懵懂懂,連那銀白色的圓球慢慢飄到他的身後,將他淹沒和吞噬都沒有察覺。

先是雙腿,隨後是腰身,再是雙手,胸膛和脖子,最後是口鼻眼耳,他漸漸和銀白色圓球融為一體,也就是和洪潮徹底融為一體——這一次,連血色心魔也和他一起被「消化吸收」,再沒有另一個自己可以拯救自己。

然而——

李耀從來不是一個人在戰鬥,從來不是。

「李耀!」

他忽然聽到一聲非常熟悉的吼叫,那就是全世界最歡快和嘹亮的聲音。

「等等!」

他一哆嗦,從迷失的銀色迷宮中探出腦袋,「好像是……我老婆在叫我!」

洪潮深處,無盡星芒之中,泛起一道道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