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35章 到底是誰?

第3235章 到底是誰?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20 18:59  字數:3640

「請?」

夢旅人再次向李耀發出邀請。

「等等,我有個問題。」

李耀沉吟片刻,道,「我想知道張大牛有沒有接受過你的引導,在你的幫助下喚醒他的前世——按照你們的道理,這傢伙的嫌疑也不小吧?」

「當然。」

夢旅人道,「我們並不特別針對誰,就連我們自己人回到方舟之前,都要接受十分嚴密的檢測,當然不可能漏過的作者,早些時候我們已經對他進行過測試,在我的引導下,連續追溯了他的前五世記憶,都沒什麼特別。」

「哦?」

李耀好奇心大起,「他前五世是幹什麼的?」

「從這一世倒轉回去,連續三世都是網路寫手,你知道,寫點兒怪力亂神,香艷刺激的通俗讀物,騙騙無知青少年,混吃蒙喝的那種。」

夢旅人道,「上搠到第四世,那次輪迴的世界發展稍稍有些差異,並沒有出現『網路小說』這種東西,他是一個小報的記者,寫點兒明星的風流韻事,弄點兒故作驚人之語的標題,找小明星打打官司,碰碰瓷,諸如此類。

「再上搠到第五世,他依舊從事文字工作,卻是一名****作者,那好像是他特別擅長的領域,多年打拚,終於在業內有了點小小的名氣,卻在一次掃黃打非行動中落網,接受了正義的裁決,基本上就是這樣。

「總之,他和正常的『觀察者』不同,就是一個沒什麼道德底線的凡夫俗子,創作的初衷純粹是為了利益,或者用他自己的話來說,『金錢和美女』,並沒有往作品中注入靈魂——按理說,這樣的人是很難覺醒,更別說升級成觀察者了,但里卻偏偏出現了大量他根本寫不出來的東西,或許這就是紅極星對他特別感興趣的原因。

「不管怎麼說,雖然他前五世都是一個貪財好色,毫無品格,為了金錢什麼都願意寫的三流寫手加小報記者,但他的確從未和天啟組織扯上絲毫關係,他就是那種最不起眼的小人物,地球重啟時一串微不足道的數據而已,哪怕天啟組織真要找卧底,也絕對找不到他身上。」

「明白了。」

李耀點頭,深吸一口氣,坐到了鐵椅上。

灰霧女士和夢旅人同時鬆了一口氣。

李耀忽然問了夢旅人一句,「你有表嗎,現在幾點?」

「有。」

夢旅人從懷中摸出了一塊非常精緻,古色古香的懷錶,錶殼上還鐫刻著呈螺旋形態的八爪章魚,充滿了海洋的氣息,「現在是晚上八點零五分。」

「幾秒?」

李耀又問。

「幾秒?」

夢旅人微微一怔。

「是的,精確到秒,告訴我。」

李耀冷冷道。

「呃,是八點零五分三十二秒。」

夢旅人皺眉,「怎麼了?」

「沒什麼。」

李耀眨巴了一下眼睛,臉上浮現出一抹迷茫之色,似乎連自己都不太明白為什麼要問時間,還要問得這麼精確。

但他很快就忘記了這件事,沖夢旅人點了點頭,「既然是方舟基金會的規矩,那麼,開始吧!」

「好,請你放鬆,看著這隻表,看著時針、分針和秒針的轉動。」

夢旅人提著錶鏈,將懷錶懸掛在李耀面前,輕輕搖晃著。

時針綻放著幽暗的藍芒,分針閃爍著鬼魅的墨綠,秒針閃耀著燃燒的紅光,小小一隻懷錶發出的「咔噠咔噠」機械聲,充盈著整座倉庫,壓倒了外面的暴風雨,令整片天地變得格外寧靜。

李耀直勾勾盯著懷錶,雙眸亦變成了兩個深不可測的漩渦,處於恍惚之間的他,感知彷彿比剛剛敏銳百倍,他可以清楚聽到夢旅人、灰霧女士以及斯巴達的每一次呼吸和心跳,血液涌動在他們周身每一束血管中的聲音;也可以穿透貨櫃,看到一個個隱匿在暗中,荷槍實彈、武裝到牙齒的覺醒者;甚至能感知到軍營外面再次狂暴起來的瓢潑大雨,數清楚狂風中的每一滴雨珠。

「嗡嗡嗡嗡嗡!」

無數熱帶雨林獨有的蚊蟲,圍繞著橫樑上昏暗的燈光飛舞。

不,不是「無數」,而是四百三十二隻蚊蟲。

四百三十二隻蚊蟲,就像是化作一道清晰的印記,深深烙印在李耀的心裡。

「很好,我已經能隱約感受到你的靈魂了,多麼美麗,壯觀和深邃的東西……」

夢旅人的雙眼同樣在金絲眼鏡後面綻放出璀璨的光芒,目光恍若一道朦朦朧朧的煙靄,朝李耀蔓延過來,「接下來,和我念一段話——別在意,這段話本身沒有任何意義,只是為了讓你我的腦電波形成共振,讓我能深入你的記憶,如果同意的話,就眨一眨左眼。」

李耀深深,深深記住了周遭的一切,包括跳動的指針,眾多覺醒者的心跳,狂風中每一枚雨滴的分布,以及頭頂上四百三十二隻蚊蟲的飛行軌跡,然後,他眨了眨左眼。

「血黑色的虛無開始編織一個網路。」

夢旅人輕柔地說。

「血黑色的虛無開始編織一個網路。」

李耀**地重複。

「細胞之間相連,再相連,與那主幹再相連。」

夢旅人的聲音更加微暗。

「細胞之間相連,再相連,與那主幹再相連。」

李耀的聲音也明顯低沉下來,瞳孔漸漸擴散,臉色變得茫然,彷彿淹沒在無盡的回憶之中。

「於是在那黑暗襯托下,顯現一座噴泉向上高噴的白水柱。」

夢旅人的聲音越來越輕,簡直從羽毛變成了浮塵,而他手裡的懷錶,擺動的速度也越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