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32章 功虧一簣?

第3232章 功虧一簣?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19 07:43  字數:3466

「該死!」

對方的利箭應該是採用某種非金非木的特殊材料打造,擁有極強的電磁干擾性,刺入儀錶盤中,頓時令所有的指針和指數都劇烈顫動起來,就好像是飛機進入百慕大三角洲時遇到的異常狀態一樣。

幸好這輛越野車還是採用了老式的機械控制系統為主,並沒有搭載太多的電子設備,還能勉強前進。

但速度以及轉向的靈活性,明顯無法保持。

「嗖嗖嗖!」

這時候,對方又是三支利箭破風裂空,閃電射來,饒是李耀把幾十次輪迴累積的駕駛技巧發揮到極限,閃過前兩支利箭,依舊逃不過第三支利箭穩穩插在了車頭蓋上,引擎頓時發出一連串的轟鳴,車速跌落谷底。

李耀咒罵一聲,無論怎麼猛踩油門都無濟於事,怒火激蕩著腦海,周遭的地形和地圖上的每一個數據,包括對方在半空中的高度……各項信息如激流般在腦海中飛旋,他把心一橫,朝不遠處一片稀疏的樹林沖了過去。

說是樹林,其實不過稀稀拉拉幾顆熱帶地區獨有的椰樹,若是青天白日、朗朗乾坤時,根本擋不住來自天空的襲擊。

但是這樣狂風暴雨,電閃雷鳴的環境中,李耀決定賭一賭。

「嗖嗖嗖嗖嗖!」

又是五支利箭紛紛落在越野車的周圍,甚至再度穿透車頂,正好射在張大牛的雙腿之間,把座椅都射了個窟窿,嚇得這傢伙氣都喘不過來,整個人一抽一抽,險些背過氣去。

但李耀也趁機衝進了椰林。

「下車!」

李耀沖幽靈貓和張大牛怒吼。

「什、什麼?」

兩人面面相覷,同時把一句「你瘋了」咽了回去,不敢說出口。

「引擎報銷了,最多再堅持三五分鐘,這裡是唯一可以反敗為勝的地方,快下車!」

李耀又叫了一遍,剎住越野車,拎起工具箱,自己先一腳踹開車門滾了下去。

還是幽靈貓的反應敏捷,從車窗里鑽了出去,又繞到後排,把張大牛從車窗里拎出來,見李耀撬開了油箱蓋,她急忙拖著張大牛遠遠躲了開去。

「轟!」

李耀的掌心湧出一朵蝴蝶形態的火焰,鑽進油箱之中,越野車頓時變成一團無比耀眼的大火球,即便在狂風和暴雨的侵襲下,火焰和煙霧還是升騰到了十幾米高的天空,暫時遮蔽了追擊者的視線。

幾乎在火焰炸裂開來的一剎那,李耀便深吸一口氣,朝最近的一棵椰子樹跑去,他的速度遠遠超越了人類的極限,和地面呈九十度垂直的樹榦對他而言就是如履平地,他一口氣衝到了樹梢上,雙腿狠狠一蹬,幾乎把這棵椰子樹蹬斷,藉助反彈之力,從這棵椰子樹跳到了另一棵椰子樹上,再從第二棵椰子樹跳到了第三棵椰子樹上——他把椰子樹當成了彈簧,每一次彈跳,速度和力度就加強一分,到最後一棵椰子樹時,樹榦幾乎被他壓彎成了新月,而他也像是一枚呼嘯的炮彈,高高射向天空。

「唰!」

李耀一直拎在手裡的工具箱,划出一道兇狠的弧線,朝半空中的弓箭手甩出。

「咻!」

一柄螺絲刀後發先至,目標卻不是弓箭手,而是工具箱,一下子把工具箱擊了個粉碎,裡面的工具自然來了個天女散花。

那名弓箭手雖然居高臨下,能俯瞰整片椰林的一舉一動,但他的注意力先是被爆炸的越野車所奪,緊接著視線又被紛飛的工具擾亂,更沒料到李耀竟然騰空而起,如怪鳥般朝他撲來,一時間心膽俱裂,忘了反應。

就是一剎那的愣神,李耀和他只剩下三五米距離。

不過這名弓箭手敢孤身一人追趕李耀等人,顯然也非易與之輩,一剎那的愣神已經是他從未出現過的錯誤,他更是不允許自己將這錯誤延續超過一秒。

「嗖艘嗖嗖嗖嗖嗖!」

短短一秒之內,他如連珠炮般一口氣射出七箭,幾乎封死了李耀飛撲的每一個角度。

而李耀在半空中無處借力,除非掌握「左腳背踩右腳背就能不斷飛升」的超能力,否則也只能無功而返,躲閃連環七箭。

果然,李耀對箭雨無可奈何,躲過三箭之後,已經力竭,只能蜷縮身體,加速朝地面墜落,重重砸落到泥漿之中,雖然躲開箭雨,卻連對方的毛都沒有碰到。

只是……

就在他落下之後不久,「噗通」,那名弓箭手亦從半空中墜落,在地上摔了個四仰八叉。

瞪大的眼睛布滿了血絲,但血絲卻一根接著一根變成死氣沉沉的黑色,顫抖的雙手再也抓不住獵弓,只是無力地捂住了自己的喉嚨,而在他的喉結上,不偏不倚,深深釘進去一柄螺絲刀,斜斜向上射穿了頸椎和腦幹,幾乎要從後腦鑽出去。

——對於「獵人」這種級數的強敵,同樣的招數不能使用兩次。

但這名弓箭手,雖然手持獵弓,但明顯不是一名合格的獵手。

李耀先後用越野車爆炸的火球、天女散花的工具箱還有如怪鳥般飛撲的自己充當誘餌,就是為了讓弓箭手在剎那的緊張中,忘記他還會「隔空御物」這個事實。

最終,一柄小小的螺絲刀,在李耀的遙控下不斷加速和變向,就結果了他的性命。

「嘶嘶,嘶嘶嘶嘶!」

弓箭手鼓出死魚眼,用無比複雜的眼神盯著李耀,眼眸深處的光亮漸漸消失。

李耀嘆了口氣,拔出他喉嚨上的螺絲刀,讓鮮血激射而出,給了他一個痛快。

這應該是最後一名追兵了吧?

雖然越野車報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