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30章 燃燒戰車

第3230章 燃燒戰車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18 03:37  字數:3387

獵人剛剛掌控的這具身體,頓時變成一團張牙舞爪的大火球,妖異的火焰直接從他的臟腑乃至細胞深處湧出,瓢潑大雨都無法澆滅一分一毫。

他在熊熊烈焰中發出好似異星怪獸般的尖叫,整個人就像是一塊彈性極佳的橡皮,忽而拉長,忽而橫向生長,忽而膨脹成一顆球,最終「啪」一聲爆裂開來,剛才出現過那團像霧氣像煙靄又像是火焰的黑色物體再度鑽了出來,如同虛空中流竄的毒蛇,尋找著新的「載體」。

李耀還想轟出第二團火焰,將獵人的靈魂焚燒殆盡,但腦域深處卻傳來針扎般的劇痛,彷彿每一個腦細胞都硬生生撕裂開來,疼得他連站都站不穩,險些一個趔趄栽到車下,只能趴在地上直喘粗氣。

顯然是剛剛覺醒的他,還不能很好控制體內的火焰之力,已經到了油井燈枯、賊去樓空的邊緣,倘若強行催動神通,搞不好會令細胞內的線粒體工廠統統失控,「人體自燃」,徹底把自己燒成灰燼。

幸好,他們還有後手。

或許是最強的後手。

「輝叔!」

李耀扯著喉嚨叫起來。

「呼!」

車窗爆裂,一團恍若擁有生命的紫焰呼嘯而出,正中代表著獵人靈魂的黑色迷霧,紫焰繚繞著黑霧,恰似一條毒蛇死死纏繞住了另一條毒蛇,甚至將代表獵人的那條「毒蛇」斬成了四五截,一邊發出「吱吱」的叫聲,一邊倉皇逃竄到了前方的車廂。

看樣子,獵人的靈魂遭到重創,就算還能找到新的載體「重生」,也要消耗不少時間。

然而,就在這時,列車前方卻傳來一聲詭異的爆響,有一團球形閃電從車頭騰空而起,緊接著,列車的速度陡然減緩,前方的車輪甚至爆出一連串耀眼的火花,看樣子,用不了多久,就會徹底停下。

這裡卻不是山坳或者高架,而是連綿起伏的群山之間,難得一片平地。

列車將在這裡經過一座小小的車站,所以高架漸漸降低,鐵軌和地面平齊。

影影綽綽可以看到,車站附近亮起了幾十盞車燈,彷彿是幾十頭餓狼的眼睛。

如此惡劣的暴風雨天氣,列車原本又沒準備在這站停留,那顯然不會是車站的工作人員和工程車輛,而是天啟組織的埋伏!

「李耀——」

灰霧女士一腳將一名傀儡踢飛到車下,順勢如一片枯葉般飄落到李耀和輝叔身邊,「你的駕駛技巧不錯,你帶著幽靈貓和張大牛先走——幽靈貓的大腦構造和常人不同,她的腦電波格外強大,相當於特殊的『天線』以及『伺服器』,只要帶著她,即便再惡劣的天氣,你們都不會和衛星導航系統失去聯繫,這裡距離邊境不遠,幽靈貓知道接應地點,只要逃出去,自然有大隊人馬接應你們。

「我,斯巴達和輝叔,會牢牢守住這裡的,放心!」

灰霧女士說著,雙眸已經變成一片分不清瞳孔和眼白的灰色,從她的七竅乃至毛孔中都噴湧出大團濃稠的灰霧,不一時就將他們所在的前後三節車廂都籠罩其中,李耀等同伴的感知並未受到太大影響,但敵人彷彿陷入『五感斷絕』的詭異狀態,一個個伸手亂抓,分不清方向更看不到目標,稍不留神,腳下一滑,就從還在行駛的列車上跌落下去。

情況危急,沒時間猶豫,李耀從輝叔手裡接過一個沒有包裝的銀白色噴罐,胡亂往自己的傷口噴出大團涼颼颼的翠綠色氣體,總算稍稍緩解疼痛,這才沖灰霧女士三人點了點頭,如蝙蝠般朝倒掛下去,翻進了車廂。

「砰砰砰砰!」

「轟轟轟轟!」

車頂上不時傳來激烈的打鬥聲和爆炸聲,整片車頂實際上已經千瘡百孔,暴風雨可以肆無忌憚地傾瀉進來,把車廂變成了水族館。

幸好方舟基金會幫張大牛換了一台三防指數極高的工程專用電腦,倒是不怕在這種惡劣環境中損壞,不過上面打得這麼熱鬧,張大牛的字顯然也寫不下去了,卻是一邊尖叫,一邊往幽靈貓懷裡鑽,還試圖把腦袋深深埋進去。

「走人了!」

李耀朝這傢伙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腳,拉開兩個車廂之間的隔板,前方烏黑髮亮的越野車,一輛足足抵普通轎車兩輛那麼寬,霸氣至極的輪胎彷彿長滿了牙齒,即便沒有發動,照樣帶給人摧枯拉朽的力量感。

李耀查看了一下灰霧女士為越野車設置的快速脫離裝置,跳上車,發動引擎,獅子吼般的轟鳴從耳膜一路貫穿到了心肺之間,把他周身每一個細胞統統打開了,令他生出一股「即便前方是最狂暴的泥石流,他也可以直挺挺衝過去」的自信心。

幽靈貓把張大牛推了進來,重重關上車門。

「準備好了嗎?」

李耀頭也不回,「今天事態緊急,可能要開得比較快一點。」

「什麼——」

張大牛的臉色一下子從慘白變成了慘綠,又從慘綠變成了慘白,像是一顆大白菜狠狠拍在他的臉上。

不等他反應過來,李耀已經掛上了檔位,狠狠轟下油門。

「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轟!」

血液彷彿化作了燃油,瞬間注滿了越野車的每一條縫隙,這頭鋼鐵凶獸都被他狂飆的戰意裹挾,就要在狂風暴雨、電閃雷鳴的天地之間,熊熊燃燒起來!

車頭早就對準了列車的側門,而在他發動引擎的剎那,車門也向兩側緩緩滑開。

這裡卻還沒有進站,非但列車仍舊以幾十公里每小時的速度行駛,而且距離地面也有三五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