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24章 水之真義

第3224章 水之真義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15 00:17  字數:3284

這隻蝴蝶,如此渺小,卻又如此瑰麗,薄如蟬翼的翅膀,彷彿能掀起一場席捲全球的風暴。

就連李耀都沒料到自己的掌心會飛出這樣的東西,他怔怔看著翩翩起舞的蝴蝶,嘴角勾起了一抹會心的微笑。

很久沒看到過這樣絢爛的火焰了,曾經肆虐星海,點亮整片宇宙的烈焰,如今也將在地球上盡情燃燒和釋放,照亮六十億英靈頭頂的天空,不是嗎?

「這是——」

灰霧女士和幾名覺醒者都被李耀的表現深深震撼。

激活線粒體,釋放細胞深處的力量,以火球或者電弧的形態激蕩出來,是很常見的超能力。

但是將火焰塑造成巧奪天工的蝴蝶形態,還隨著主人的意志隨風起舞,如此精確的控制力,比普通的火球不知道高多少倍。

更何況,一般的覺醒者都要經過刻苦修鍊,在催眠師和各種器械的幫助下,反覆覺醒更深層次的記憶,才有可能掌控這樣的力量,而李耀覺醒前後不過三五天,根本沒經過正式的修鍊!

「紅極星果然沒有說錯,你就是除了他之外,唯一能治療張嘉樹老師的人,難道你真是傳說中的『超覺者』嗎?怪不得除了張大牛之外,紅極星對你也如此重視了。」

灰霧女士深深看著李耀,「如果不介意的話,能否告訴我你究竟覺醒了什麼樣的記憶和力量,是關於我們這些『地球英靈』,很久以前的故事嗎?」

「我,我不知道。」

李耀有些迷茫地說,他沒有撒謊,湧入他腦域的信息實在太過龐雜也太過狂暴,他剛剛蘇醒的大腦一時半會兒還處理不了如此複雜的信息,迷霧中雖然已經出現了斑駁而閃光的亮點,但前方的道路仍舊是一片朦朧,尚未勾勒出答案的全貌。

李耀臉上忽然流露出了濃濃的悲哀和痛苦,「我只是隱約記得,我是一個背負了沉重宿命的人,為了守護我的世界,追求至強的力量,我付出了無比慘烈的代價,包括大腦嚴重破壞,神魂深處被迫鐫刻了一些非常醜惡和變態的記憶……正常人絕對承受不了我正在承受的一切,哪怕用語言描述它的萬分之一給你們聽,你們都會瘋掉的。」

「我明白。」

灰霧女士滿臉嚴肅,點了點頭,「就好像那個『黑星大帝武英奇的毛片』是嗎,話說,『毛片』究竟是什麼?」

灰霧女士的中文說得雖然流利,但一些比較低俗的方言俚語,自然不可能全部掌握。

「呃,這個不重要。」

李耀胡亂揮了揮手,將仍舊在半空中翩翩起舞的火焰蝴蝶攥在掌心,吸入體內,這才道,「張大牛在哪裡,我能見見他嗎?」

覺醒了更多記憶碎片,神魂變得愈發強大的他,迫不及待想要見到《修真四萬年》的作者。

張大牛就在他們的樓下一層,被幾名神色精悍,全副武裝的覺醒者保護著。

算算時間,兩人最多四十八小時沒見面,卻生出了恍若隔世之感,看著彼此的模樣,既有些陌生,又有些蹊蹺的熟悉。

張大牛看起來已經很習慣方舟基金會的保護,他的「保鏢」里既有一名身穿黑色緊身服,英姿颯爽,雙腿修長,如母豹般的金髮美女,又有一名身形嬌小玲瓏,笑容非常甜美,正牌心理諮詢師出身的黑髮佳人,和天啟組織那邊比起來,待遇簡直天差地別,把他樂得臉上盛開了喇叭花,牙都快笑掉了。

在和獵人的戰鬥中,因為有李耀保護的緣故,張大牛除了受到一些驚嚇之外,身體上並沒有半點兒創傷,所以也不需要卧床治療,過去四十八小時內,他只是在方舟基金會的流動醫療車上進行了非常詳盡的大腦掃描,將腦電波參數傳輸到了「方舟」之上,並且在紅極星的遠程操控下,對他實施了一次深度催眠狀態下,激活大腦的處理——這是覺醒者的常規修鍊方式,可以幫助覺醒者回憶起幾十次甚至上百次輪迴之前,更加古老的記憶。

李耀到來時,張大牛正在寫。

經過方舟基金會的激活,他的「超能力」似乎也進一步升級,在某種玄之又玄的「半清醒」狀態下,依舊思如泉湧,手指如飛,把鍵盤敲擊得「噼啪作響」。

他周身彷彿籠罩著一層極其特殊的力場,令李耀都不敢輕易打斷他的思路,甚至隱隱和他產生了共鳴,直到一個大章節告一段落,他發出心滿意足的喘息,幾十個指關節都傳來「咔嚓咔嚓」的響聲,看不見的力場才詭異消失。

「李耀,快來快來,看看我新寫的章節!」

張大牛眉開眼笑地向李耀招手,「哎呀,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大概是回到了方舟基金會就好像回到了自己家裡,見到了這麼多破獄者就好像見到了自己的親人,特別是這兩位,都好像是我的姐姐和妹妹一樣,我這個思路啊,思如泉湧啊簡直,整整十幾個小時一氣呵成,竟然都沒覺得疼和累——方舟基金會的藥膏真是管用!」

李耀飛快翻閱著張大牛新寫的內容,果然,短短一天之內,他竟然又寫了好幾萬字,看上去限制他的不是思路,而是文字錄入的速度,倘若有一種直接進行心靈傳輸的方法,或許他可以一下子把全本《修真四萬年》都吐出來。

「怎麼樣,新章節還可以吧?不知道為什麼,經歷了一場覺醒者之間的大戰之後,我這個腦子就好像受了刺激,打開了一道神奇的大門,無數新思路,新創意和新人物,爭先恐後地從我腦袋裡蹦出來!」

張大牛興奮地搓了搓手,道,「說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