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22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

第3222章 大家都是成年人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14 13:08  字數:3460

即便李耀隱隱猜到了這個答案,但是聽灰霧女士說出來,他還是大吃一驚:「怎麼會這樣?」

「這個問題,應該問你。」

灰霧女士道,「既然你看了之後,覺醒了一些非常奇妙的記憶甚至能力,別人為什麼不能覺醒——要不然,你以為我們為何急著要找的作者,就是因為這樣的例子太多了。」

「什麼!」

李耀敏銳抓住了灰霧女士話里的關鍵,「你是說,你的意思是說,不單單我和這位張嘉樹老師,很可能還存在別的人,別的讀者,被這部作品……刺激、感動、召喚,覺醒了來自,來自『修四宇宙』的記憶和力量?」

「或許吧,關於的情報和任務,都是紅極星親自掌握,直接指揮,我也是在四十八小時之前,才知道作者以及這位訓導主任張嘉樹的存在,或許還有更多讀者已經覺醒,甚至已經被紅極星暗中保護和組織起來——誰知道呢?」

灰霧女士道,「我只能說,一名觀察者創造的幻想世界,無論小說也好,漫畫也好,電影電視或者遊戲,往往並不止激活一名覺醒者。

「無數人在同一個幻想世界中得到感動,取得共鳴,大規模覺醒——這是司空見慣的事情,就好像加里奧特創造了『星環世界』,或許一次就能刺激和喚醒數以百萬級的『英靈』,這才是天啟組織不得不派出槍手,用最簡單粗暴的方法將他強行抹殺的原因。」

「灰霧女士,你的意思是,也擁有這樣的力量,它的讀者群極有可能是,呃,極有可能是紅極星預測當中,決定地球乃至整個宇宙未來的關鍵?」

李耀也不知道,自己為何自然而然就能掌握到紅極星的思維脈絡——沒有道理,他就是可以。

「有可能,但必須是『深度讀者』才行,像我這種撐不過前面三五百章的讀者,自然不可能從中汲取任何力量。」

灰霧女士笑了起來。

李耀也笑起來,想了想,又問道:「那麼,這位張嘉樹老師除了喜歡鑽通風管道和下水道,還有氣質變得比較……猥瑣之外,有沒有覺醒別的超能力,我是指特別能戰鬥的那種,比方說一拳打爆一堵牆,一蹦七八尺高什麼的,像我一樣神勇無雙?」

「沒有,並非所有人都像是你這樣,剛剛覺醒就能和『獵人』過招——你簡直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這裡沒有合適的人手和器械,無法對你進行最精確的測試,但我估計你遠遠不是『深覺者』這麼簡單,至少達到了『終覺者』的程度,甚至是超越終覺者,最高級別的『超覺者』!」

灰霧女士道,「絕大多數覺醒者在未經引導的情況下,都和張嘉樹老師差不多,被幻覺、幻聽和亦幻亦真的夢境困擾,出現神經衰弱和古怪的嗜好,但戰鬥力未必會大幅提升。

「更何況,你應該看得出來,張嘉樹老師對這種……源自的記憶和力量十分抗拒,他根本不想覺醒,甚至不相信這一切是真的,在這種情況下,就更難發揮出相應的實力了。」

「那你們準備怎麼辦。」

李耀問道,「把他一起帶回『方舟』么?」

「當然不是,你以為我們的組織是什麼,隨便什麼人都來者不拒的垃圾回收場么?要成為一名真正的『破獄者』,需要最堅定的信念,最頑強的意志和最清醒的思維,我們不需要一個意志不堅而且對我們極其抗拒的人,從內部破壞我們的使命。」

灰霧女士道,「原本紅極星想出了一個非常複雜,要消耗大量資源,成功率並不太高的方案,來治療張嘉樹老師,甚至考慮讓他和的作者直接對話,看看會不會碰撞出什麼奇妙的火花,但既然你來了,紅極星說,你是治療張嘉樹老師的最佳人選,而治療的過程,也會令你對自我產生更清醒的認知。」

「我,我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做啊!」

李耀皺眉道,「我要做什麼才能進一步喚醒他?」

「你永遠都叫不醒一個裝睡的人,我們已經在無限輪迴的迷宮中徘徊太久,久到很多人都喪失了尋找出口的勇氣,甚至否認出口的存在並畏懼出口外面的天地,所以,我不會強求你喚醒張嘉樹老師的。」

灰霧女士遞給李耀一件翠綠色的褂子,算是「諮詢師」的制服,「請吧,進去之後,聆聽你的心靈,順其自然就好。」

「可是——」

李耀硬著頭皮套上大褂,「我這個年紀,還有這顆光禿禿的腦袋,看著也不像是心理諮詢師啊!」

「沒關係,紅極星對你有信心,還是那句話,『只要你是你,就一定沒問題』。」

灰霧女士不由分說,把李耀推了進去,「對了,這間『解壓室』的上下都加裝了特殊的隔層,能夠營造出非常奇妙的磁場,有助於進入其中的人,在腦電波層面上達成『共振』,紅極星說,這樣的『共振』有助於治療,也能幫你更快找回自我,希望你不要介意。」

李耀來不及介意,門就從身後關上,他和飽受折磨的張嘉樹老師大眼瞪小眼。

張嘉樹深深沉浸在痛苦和恐怖的記憶中不可自拔,就像是深陷沼澤的溺水者,兩隻充血的眼球就快要爆炸,他掃了李耀一眼,並沒有在意李耀過分稚嫩的臉龐還有光禿禿的腦袋,再次沉浸到自己的世界裡。

只一掃,李耀就產生一種非常詭異的感覺,就好像在照鏡子一樣。

他和張嘉樹明明八竿子打不著,沒有絲毫關係,更沒有半點相似之處,但在兩人目光碰撞的瞬間,他卻像是面對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