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16章 子彈時間

第3216章 子彈時間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11 06:53  字數:3408

那一刻,李耀產生一種被十萬八千隻眼睛同時鎖定的感覺,彷彿自己身上的每一處弱點都被敵人徹底掌握。

他終於知道這名覺醒者為何叫「獵人」,的確,全天下能逃脫他狩獵的東西恐怕不多。

張大牛看著橫掃千軍過來的集裝箱大卡車,早已嚇得魂飛魄散,根本控制不住方向,越野車瘋狂蛇行,劇烈顫抖起來。

對方封死了整條車道,李耀和張大牛無處可逃,想要一百八十度掉頭,時間根本不允許,李耀情急之下,發一聲喊,周身血管和肌肉膨脹,竟然施展無窮怪力,將越野車的整片車頂都撕扯下來,像是衝浪板一樣抓在手裡。

「走!」

當越野車和集裝箱大卡車即將發生碰撞之時,李耀抓住了張大牛的後脖領,把他從車裡揪了出來,雙腿在越野車的後方重重一蹬,帶著張大牛,如大鵬鳥般騰空而起,又將整塊車頂墊在腳底,依靠腳踝、膝關節和雙腿肌肉緩解落地的衝擊力。

「嗤嗤嗤嗤!」

車頂和地面摩擦出耀眼的火花,李耀的雙腿傳來鑽心劇痛,一口氣滑出數百米,又在地上打了十幾個滾,這時候只聽越野車和集裝箱大卡車狠狠碰撞,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一團碩大無朋的火球騰空而起,將疾風驟雨都映照成了一片猩紅的利刃。

集裝箱大卡車的衝擊之勢稍稍受挫,獵人卻趁機從車上躍了下來,人還在半空中時,已經從腰間抽出兩柄加長彈夾的手槍,一柄通體銀白,裹挾著死亡的寒意,一柄如燃燒的黃金般璀璨,槍口激射而出的子彈,亦夾雜著銀白和黃金的光輝,恰似數十道弧形利刃,從四面八方襲來,組成縱橫交錯的囚籠。

躲避普通的槍械子彈,對覺醒了「修真之力」的李耀來說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但獵人的子彈一出膛,李耀就感覺整片空間都變得格外壓抑和粘稠,就好像他的身體和靈魂都被某種不可思議的力量糾纏、包裹和拖延,進入慢動作狀態,只能眼睜睜看著幾十發子彈「慢條斯理」朝自己射來,即便他咬破舌尖,想要強行保持清醒,一寸寸挪動自己的四肢和身體,險之又險躲過了最開始十幾發子彈,還是被接踵而來的幾發子彈射得皮開肉綻,鮮血四濺。

李耀悶哼一聲,一下子就從車頂蓋上跌了出去,在高架路面上亂滾。

但下一秒鐘,他就重新站了起來,射入體內,粉碎骨骼和內髒的子彈彷彿沒有影響他的動作,他仍舊咬牙將最後一蓬鐵釘射了出去。

「嗯?」

獵人深黑色的墨鏡後面,綻放出了一抹略顯詫異的光芒,似乎沒料到對方中了他好幾槍,仍舊保持著強大的運動機能和戰鬥力,他原本的目標僅僅是張大牛,這會兒卻對李耀產生了濃厚的興趣,不慌不忙閃開了李耀的鐵釘暴雨,來到近前,仔細端詳著李耀的光頭,「你是……那個大學生『李耀』,你竟然沒死?這算什麼,你的能力就是類似壁虎斷尾重生的超強細胞增殖和修復能力嗎?」

李耀咬牙,雙手撐地,雙腿恍若兩柄旋風戰斧,猛攻獵人的下盤。

獵人的表情絲毫不亂,甚至連墨鏡都懶得摘下,那種粘稠到近乎窒息的感覺再次從他周身湧現,像是一座大山或者一片深海般死死鎮壓著李耀,令李耀的動作統統慢了半拍,最後被獵人輕輕一腳,踢飛到了數百米之外,險些沒把欄杆旁邊的一盞路燈撞斷。

「李耀同學,隱藏在你身後的秘密很多啊,你到底算是哪一方面的人馬呢?」

獵人終於摘下了墨鏡,又從西服口袋裡掏出一塊絲綢手絹,慢條斯理地擦拭著,始終隱藏在墨鏡後面的雙眼,像是凝聚著兩團冰冷的火焰,他一步步朝李耀走來,「誰向你發出命令,要你去接近《修真四萬年》的作者,你們怎麼會聊到『方舟基金會』和『天啟組織』的?等回到了……組織,這些問題,我們可以好好聊聊嗎?」

李耀倚靠在水泥護欄旁邊,吐出一口粘稠而腥臭的鮮血,隱隱覺得自己胸口的骨頭統統都斷了。

好,好厲害,這傢伙的力量果然比自己想像中還要強勁,不過,呵呵,正是這樣痛徹心扉的攻擊,才令自己的神經末梢和基因鏈統統打開,李耀隱隱覺得,只要他能撐過這一關,一定會變得更加強大,只要……

李耀在身上一陣亂摸,臉色忽然大變。

「我能量棒呢?我這麼大一包能量棒還有能量膠都到哪兒去了?」

獵人越來越近。

「呃……」

李耀高舉雙手,擺出一個投降的姿勢,虛弱道,「這位……先生,我覺得我們是不是有點兒誤會,你要好好聊聊,完全沒問題,但能不能等我先吃點兒東西?怎麼說呢,我忽然有點兒餓,恐怕是低血糖,根本沒辦法好好思考!」

獵人笑了笑,再次朝李耀舉起雙槍。

槍膛之內,針對覺醒者的特殊子彈散發出來的能量波紋,在黑雨之中清晰可見。

就在這時,四面八方忽然升起了一團翻滾不定的灰霧。

灰霧就像擁有生命,很快包裹住了李耀和張大牛,甚至分裂出幾十條灰色的觸手,朝獵人的雙手和雙槍捲去。

獵人臉上終於流露出一絲和「冷漠」不同的表情,「砰砰砰砰砰砰砰」,一口氣將所有子彈都朝著灰霧中的李耀射了出去。

李耀鮮血狂噴,不顧重傷,朝旁邊一個魚躍躲閃,然而他卻發現,射入灰霧的子彈,都被某種詭異的力量侵蝕、干擾和偏轉,毫無准心可言,不知射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