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09章 百年之囚

第3209章 百年之囚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07 13:28  字數:3508

「別,別打包,別打包,我真是非常積極向組織靠攏的呀!」

張大牛急道,「我當然合作,只不過,萬一真的去了咱們『天啟組織』,見到了咱們的『先知』,他老人家該不會把我大卸八塊、切片研究這麼殘忍吧?」

「你多慮了,牛老師。」

獵人道,「第一,『先知』的能力可不是高分子逐層掃描這麼簡單,他想要獲取你靈魂深處的信息,並不需要『切片』這麼血腥和殘暴。

「第二,很快你就會明白,在輪迴世界中,就算這一世被切片研究,也沒什麼大不了。」

「不是——」

張大牛尖叫,「什麼叫『被切片研究也沒什麼大不了』,我不明白!」

「稍安勿躁,為了讓你盡量配合,我被授予了一定的許可權,能告訴你一些關於這個世界的真相。」

獵人沉吟道,「反正方舟基金會的老鼠和臭蟲們還沒來,我可以簡單向你介紹一下『輪迴世界』。」

李耀在天橋底下偷聽,聽到這裡時,不由精神一震。

原來,獵人早就料到方舟基金會的人馬會找到這裡,這裡恐怕是他專門設下的陷阱,張大牛果真就是誘餌,要把方舟基金會的「十名深覺者,兩名終覺者」一網打盡。

另一方面,獵人又拋出了「輪迴世界」這個全新的概念,聽上去,重點來了!

「牛老師,你現在應該對世界上存在超能力者——覺醒者深信不疑了,是吧?」

卻聽獵人平靜道,「難道你不好奇,所謂的覺醒者究竟是怎麼回事,而兩大覺醒者組織——『方舟』和『天啟』,我們之間的根本矛盾又是什麼嗎?」

「我,我沒想過,這麼危險的事情,還是少想為妙。」

張大牛道,「不過我看過一些超級英雄題材的電影,那裡面的超能力者也分成兩派,一派堅持幫助人類,控制自己的能力,把自己納入國家和社會的體系當中,另一派超能力者則認為自己應該凌駕於人類乃至萬物之上,成為世界的主宰——想來,你們『天啟』和『方舟』也差不多吧?」

「那你就錯了,我們的分歧遠遠不止這麼簡單。」

獵人道,「剛才我說過,我們『天啟組織』的確抹殺了很多家、漫畫家、電影和遊戲製作人,甚至是物理學家和天文學家,在此過程中,也曾傷及無辜,造成過幾百人乃至上千人的傷亡——但我們仍舊堅持,我們的所作所為並非『不道德』,更不是『滅絕人性』,想知道為什麼嗎?」

「為什麼?」

張大牛忍不住問。

這個問題,也是李耀想問的。

「倘若生命只有一次,人死不能復生的話,那麼剝奪他人的生命,的確是罪無可赦的惡行。」

獵人道,「但是,想想看,如果一個人擁有一百條、一千條、一萬條甚至無限條生命,只要時間一到,無論死相多麼凄慘的人都可以復活,回到他的童年甚至胚胎階段,那麼,剝奪他無限條生命中的一條,又算得了什麼呢?」

「這——」

張大牛愣了很久,道,「我不明白,什麼叫『無限條生命』,什麼叫『死者復活,回到童年和胚胎階段』?」

「這個問題,解釋起來非常麻煩,有點像是瘋人囈語,幸好曾經有不少『觀察者』,都從不同的角度,感知到了真相的一鱗半爪,並且將『輪迴世界』的大概,在他們的藝術創作中呈現出來。」

獵人道,「牛老師,不知道你有沒有看過一類小說和電影,裡面的主人公被囚禁在時間長河的同一天中,假設今天是四月一號,則主人公度過的每一天都是四月一號,他在四月一號的晚上沉沉睡去,又在四月一號的早上猛然驚醒,除了他自己之外,周遭所有一切人和事,都曾經發生過無數次,就這樣周而復始,不找到關鍵的話,永遠無法打破時間的輪迴,永遠都生活在四月一日。」

「這個,我倒是看過的。」

張大牛說,「這樣的『時間循環』,都算是科幻作品中比較常見的題材吧?我記得我們國家有一位著名的科幻作家『柳文理』老師,就寫過一篇這種類型的經典之作,對了,我還看過一個電影叫,差不多也是這個意思,哦,還有一些電影,,,,之類,細節上多少有些詫異,但都是關於時間循環的,裡面的主人公就像是在玩一個不斷讀檔的超高難度遊戲,稍有不慎就會失敗,幸好每次失敗之後,都能『讀取記錄』,回到時間點的開端,重新開始。

「等等,你什麼意思,你是說,這些小說和電影並非胡編亂造的,而是在某種程度上,折射著我們這個世界的真相?」

「你能理解這一點,實在太好了。」

獵人不緊不慢地說,「那麼,如果我告訴你,我們這個世界——我們腳下這顆蔚藍色的星球以及生活在這顆星球上的『萬物之靈』,就好像你剛才提到這些作品中的主人公一樣,被困在了時間線的某一段里,是一座無限輪迴的『時間監獄』中的可悲囚徒,想必,你也不會太驚訝了?」

「什麼!」

張大牛脫口而出,「這不可能!」

天橋底下的李耀,也聽得目瞪口呆,半天回不過神來。

然而,腦域深處某種跳躍的波紋,卻解鎖了更多記憶的碎片,將上一世、上上一世乃至上上上一世的景象,清晰呈現在他的面前。

世界是一座輪迴的迷宮,時間的囚籠。

他們都是迷宮中的歧路人,囚籠中的死囚徒。

「我能理解你的反應,牛老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