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08章 所謂「觀察者「

第3208章 所謂「觀察者「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07 05:02  字數:3600

「有的,有的!」

張大牛忙不迭道,「這小子前一天晚上剛吃了我三五百塊的砂鍋骨頭煲,第二天早上又面不改色吃掉了一大鍋煎餃煎包外加一百多塊錢的饅頭,把我半個月伙食費都吃掉了,還把我家的牆打了一個洞,還撕了我這麼厚,這麼厚一本詞典,這肯定是超能力啊!」

「這些,我知道。」

獵人道,「他當然是一名覺醒者,還是一名至少覺醒了五世記憶以上的『深覺者』,否則也不可能打傷『紋面虎』,逼迫『白夜』施展出真正的實力了,好吧,讓我換個問題——這個名叫『李耀』的大學生究竟為什麼來找你,怎麼會和你一起分析『方舟基金會』還有『天啟組織』的事情?」

「這個,我真的不知道。」

張大牛老老實實道,「他說了很多奇奇怪怪的瘋話,我是一點兒都不相信的,但形勢比人強,我只能隨意附和一下他,絞盡腦汁和他周旋,終於等來咱們天啟組織的援兵了!」

「……好吧,或許在這件事上,你知道的並不比我們多多少。」

獵人道,「姑且把這個奇怪的大學生放在一邊不談,畢竟我們更加感興趣的是你,牛老師。」

「我?」

張大牛的聲音又一次變了,從公鴨嗓變成了母雞的嘶鳴,「我究竟招誰惹誰了,我一貫遵紀守法相信組織相信政府,不偷不搶不耍流氓,就閑著沒事兒在家裡寫書來著,怎麼你們一個兩個都要找我,而且不是虎背熊腰的男大學生,就是黑西裝黑墨鏡的男特工?」

「是啊,這也是我們要搞清楚的事情。」

獵人好像把什麼東西展示給張大牛看,「牛老師,請看這個——這是您的《修真四萬年》在閱讀網站上的最新排名,這個……『月票榜』是98名,『推薦榜』是114名,對嗎?」

「對,是我沒錯。」

張大牛沒羞沒臊地說,「哎呀,這個月的月票竟然殺進一百名之內了啊,不錯不錯,可喜可賀,那什麼,這有什麼問題?」

「沒什麼問題,只是和我們以往的行動模式不符。」

獵人道,「牛老師,你千萬不要緊張,沒錯,我們『天啟組織』以往的確抹殺過很多……用你的話來說,『幻想世界創造者』,這件事是否違背了道德法則甚至『滅絕人性』姑且不論——相信我,我們有非常合理的解釋,確保這樣的抹殺並不太違背道德和人性,反而是維護世界秩序的必要之舉,但拋開正邪、善惡不論,我們對『抹殺名單』的篩選是非常嚴格的。

「通常而言,只有兩種『幻想世界創造者』值得被監控,甚至被進一步抹殺。

「第一,要麼是作品傳播極廣,影響力極大,有可能引發億萬人靈魂共振的創造者,比方說『星環之父』加里奧特,在互聯網的《星環世界》里,最多有數千萬人同時在線遊戲,有數億到十幾億人受到衍生品和亞文化的影響,他的一言一行,對作品全新的創造和改動,究竟有多少影響力,能喚醒多少人,可想而知。

「第二,我們當然不是唯成績論者,或許有些『觀察者』覺醒了非常早期的記憶,那些支離破碎、光怪陸離的碎片無法構成熱門大賣的作品,但至少,他們在作品中呈現的創造力、獨創性、熱情和誠意,都是無法遮掩的,換言之,至少是『叫好不叫座』,哪怕不叫好、不叫座,至少作品裡都有某種閃光點,可以被我們組織里的專家感知到。

「但是,具體到你的作品……

「牛老師,我不知道這樣說會不會傷害到你的自尊,但以往我們針對網路作家的監控和抹殺,從影響力和受歡迎程度來衡量,至少要在類似的綜合排行榜里,排進前五十、前三十甚至前十,才會進入我們的視野。

「至於質量,你這本書的質量,讓我想想應該怎麼評價——我也曾翻閱過一兩百章,我個人的結論是,你不值得我們『天啟組織』調動哪怕一個編外臨時工的資源來監控和抹殺,如果你出了什麼意外,絕對不是我們乾的,而是真正的意外,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吧?」

「呃,有點兒明白。」

張大牛道,「不,我還是不明白,你們不想抹殺我,我也不想被抹殺,這不就結了嘛,我老老實實寫我的書,你們就負責把月票榜和推薦榜排在我前面那些人統統抹殺了,沒問題,我沒意見啊,那你們找我幹啥?」

「不是我們找你,而是方舟基金會的人找你,更準確說,是方舟基金會的首腦『紅極星』找你。」

獵人道,「你可以簡單把方舟基金會當成一個危害世界的恐怖組織,這樣的恐怖組織理所當然會受到整個世界的監控和敵對,身為恐怖組織的首腦,第一要務就是隱藏自己,盡量不要泄露出任何信息,一旦暴露出蛛絲馬跡,就有可能遭遇來自整個世界的惡意,能理解嗎?」

這是李耀第二次聽到「紅極星」這個名字,原來此君就是方舟基金會的首腦。

不過,為什麼獵人——雨果?史密斯的說法這麼奇怪,方舟基金會才是危害世界的恐怖組織呢?

既然他承認自己的組織在T3遊戲展上大開殺戒,這件事怎麼洗都洗不幹凈吧,難道不應該「天啟」才是恐怖組織么?

「我,我大概明白了。」

卻聽張大牛又道,「就好像那些藏在山區和沙漠里的恐怖份子一樣,我記得前兩年還有一個很出名的恐怖組織頭目,那個誰,長著大鬍子,裹個大包頭的那個,好像手機泄露了行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