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204章 是魔法!

第3204章 是魔法!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6-05 19:34  字數:3402

眼看李耀就要衝到金髮女子面前,那個半邊臉都塌陷下去的壯漢呈現出了驚人的生命力,竟然硬生生站了起來,還折斷了旁邊的一根枝椏,橫掃千軍,撲向李耀。

他的皮膚泛濫著非人的金屬光澤,就像是一塊疙疙瘩瘩的渾鐵,一拳擊出,空氣中充滿了「呼呼」的破風之聲。

李耀的方向和速度絲毫不變,只是身體忽然前傾,右手撐地,雙腿朝光頭壯漢的鐵拳連環踢去,只聽「砰砰砰砰」一連串急促而沉悶的響聲,兩人的拳腳之間,竟然碰撞出了刺眼的火花。

「混蛋!」

光頭壯漢終於發出氣急敗壞的怒吼。

而李耀卻不像是在進行激烈的戰鬥,倒像是剛剛泡完兩個鐘頭的熱水澡,正請人給自己做泰式按摩一樣舒暢,伴隨著光頭壯漢又急又重的鐵拳轟炸,他渾身上下每一個穴竅都打開了。

「砰!」

又是一記悶響,李耀收住一半力量,等踢到光頭壯漢身上時才驟然爆發,不但將光頭壯漢倒踢出去三五米,自己也像是貼地飛行的蝙蝠一樣,繼續掠向金髮女子。

而經過光頭壯漢和烏鴉少女的阻擋,此時,金髮女子畫在地上,玄奧繁複的符文大陣,也接近完成。

她摘下了寬沿太陽帽,風衣也在氣勁的激蕩下獵獵作響,露出從手臂一路蔓延到脖子,再從脖子如藤蔓般生長到眉眼之間的紋身,那是無數蜿蜿蜒蜒如蝌蚪般的小字,在李耀的認知中,不屬於地球上任何一個古老的語系,倒像是某種楔形文字的變體。

她的頭髮和雙眸原本是太陽般耀眼的金色,這會兒卻褪得一乾二淨,變成了白化病人一樣的慘淡,她的喉嚨深處發出一連串詭異的音節,和趙凱的「噫噫噫噫」有異曲同工之妙,卻更有節奏,仿擁有某種古老而玄妙的意味,是蘊藏著莫大恐怖的咒語。

伴隨著咒語紛飛,她身上的楔形紋身和地上的符文一起,閃閃發亮起來。

「不好!」

李耀本能感應到莫大的威脅,腳尖在地上一蹭,再次加速,化作一道流光。

但天空中卻傳來無比凄厲的「呱呱」之聲,幾團臭氣熏天的東西朝他疾速射來,在他面前狠狠爆開。

是烏鴉。

並非所有烏鴉和麻雀都是假的,在萬千幻象之中,夾雜著十幾隻真正的烏鴉和麻雀,受到烏鴉少女的操控,迎面撞上李耀。

李耀飆至極限的速度,堪比正在高空飛行的噴氣式客機,所以烏鴉和麻雀撞擊他的後果,也像是鳥類撞擊客機一樣慘烈。

饒是李耀已經覺醒的強橫體魄,被烏鴉和麻雀撞擊,也不由慢了半秒鐘。

就在這半秒鐘之內,從地底竟然長出了無數雜草和藤蔓,如鐵絲般纏繞住了他的腳踝,深深嵌入皮膚和血肉之中,越掙扎就纏繞得越緊,李耀一時間掙脫不得,原本高速衝刺的姿勢,受到烏鴉和藤蔓的干擾,變成向地面摔去。

等他吹散羽毛,掙脫藤蔓,恢復身體平衡時,金髮——白髮女子已經完成了念咒和施術的全過程。

她像是大病一場,被腳下的圖案吸走了全部生命力,原本飽滿和充盈的血肉以肉眼可見的速度枯萎下去,活像一個骷髏,只剩下一雙明亮的大眼睛,死死盯著李耀。

她的嘴巴已經閉上,但那「噫噫噫噫」的古怪咒語卻依舊在四周,或者說在李耀的腦海中回蕩,越來越尖銳,越來越響亮。

這聲音令李耀心浮氣躁,血脈沸騰,就好像有人在他的五臟六腑之間點了一把火,令他的每一個細胞都超高速摩擦,每一束線粒體都失去控制,釋放出全部熱能。

「該死,中招了!」

李耀腦中,警鈴大作,「這是什麼超能力——用某種高頻波紋令我的細胞失控,篡改了線粒體產生能量的命令,讓細胞溫度不斷提升,引發人體自燃,把我活活燒死嗎?

「這究竟是超能力,還是……魔法?」

轟!

「魔法」兩個字剛剛在李耀腦中浮現,他的五臟六腑和皮膚都熊熊燃燒起來,整個人變成了一團明亮的大火球,接下來,畫面和記憶都變得細碎而模糊,他只看到張大牛發出尖叫,高舉雙手,被三名超能力者或者說「魔法師」帶走。

四周的迷霧逐漸稀薄起來,再次出現了熟悉的小區,能聽到消防車還有救護車的鳴叫,接下來,他便什麼都不知道了。

……

李耀做了一個全新的怪夢。

一個和塗了口紅的霸王龍,胯下亮銀槍的壞笑女子,長著細胳膊細腿的電腦完全不同,從未發生過的怪夢。

他在一座城市,或許是江南市,也或許是上輩子或者上上輩子曾經生活過的城市裡亂跑,像是心慌意亂地躲避著什麼東西,城市裡空空蕩蕩,除了他之外一個人都沒有,但馬路和街道的構造卻隨機變化,像是一座擁有生命的迷宮。

在他身後不遠處,一枚碩大無朋如同氣球般的銀白色圓球,漂浮在半空中,不緊不慢地追逐著他。

李耀跑啊,跑啊,想要跑到銀白色圓球的掃描範圍之外,但無論他的速度多快,路線有多麼刁鑽,每次回頭時,就看到銀白色圓球跟在身後。

仔細看去,才發現在他的後腦勺上,有一根銀白色不知是血管還是神經的細線,一路拖曳出去,連接到了銀白色圓球的下面。

原來,不是銀白色圓球在追逐著他,而是他引導著銀白色圓球前進。

李耀心中湧出一股難以言喻的無力感,直愣愣和銀白色圓球對視。

銀白色圓球的外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