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91章 修四宇宙穿越者

第3191章 修四宇宙穿越者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30 05:19  字數:3416

空氣再次凝固。

房間里蕩漾著既尷尬又詭異的氣氛。

張大牛的眼神就像是在看著一個精神病患者,他手裡的裁紙刀繼續揮舞,緩緩往門口移動。

「這是真的,您在里寫了這麼多光怪陸離、不可思議的情節,我以為您的思維應該很開放,為什麼現實生活稍稍出點兒bug,您就是接受不了呢?」

李耀攥緊拳頭,誠懇到要掉下眼淚,「給我一分鐘,只要一分鐘,我可以證明!」

張大牛看著李耀發出關節爆響的拳頭,不敢動彈,謹慎道:「怎麼證明你用超能力搓個火球看看?」

「搓火球難度太高,我還沒覺醒到這個境界。」

李耀往四周一打量,撿起了一本沒怎麼打開過,散發著油墨香味的精裝百科詞典,「我現在的力量已經超越了人體極限,前天在宿舍里硬生生撕開了一枚金屬包裹橡膠的啞鈴片,您這兒雖然沒有啞鈴片,但這本上千頁的百科詞典,用料非常紮實,足足有半個巴掌厚,如果我能從中間硬生生撕開,是撕成上下兩半,應該就能證明我沒有騙人了吧?」

張大牛眨巴著眼睛,盯著那本百科詞典看了半天,遲疑道:「你的意思是逆著書脊的方向撕,而不是順著書脊撕成前後兩半吧?」

「當然!」

李耀把百科詞典攥在掌心,十指就像是十根燒紅的鐵筷子,幾乎要深深嵌入詞典之中,「沒問題的話,我開始了?」

「你,你開始吧。」

張大牛無可奈何,勉強答應,眼睛卻不在李耀身上,而是往門口和窗口亂瞟。

「啊啊啊啊!」

李耀一連怪叫四聲,十指瞬間捏得發白,周身肌肉高高隆起,爆炸性的力量幾乎要將t恤撐破,足足較了十秒鐘的勁,這才泄了氣。

他看著張大牛。

張大牛看著他。

兩人一起看著他手裡的百科全書仍舊完好無損,連書皮都沒有扯破。

「這個,我可以解釋。」

李耀有些尷尬地說,「我的超能力才剛剛覺醒,還處在非常不穩定的階段,需要滿足兩個條件才能最大限度激發潛能,第一是充足的高熱量食物,我現在的胃口堪比一整支籃球隊,不吃夠東西根本發不出力;第二就是看您的,真的,說出來很荒謬,我在看您的時,每每感到血脈賁張,熱血沸騰,有一種莫名的衝動在體內涌啊涌啊,我不知道該怎麼形容這種衝動,總之,看著看著,我就忽然充滿力量了!

「您別不信,您別用這種看著精神病患者和變態狂魔的眼神看我,我說的都是真話我,我還有證據的,僅僅七天之前,我還是一個身體瘦弱的普通大學生,但現在,短短一個星期,就因為看了您的,我的肌肉不斷膨脹,骨架也撐開了不少,整個人都發生了脫胎換骨、翻天覆地的變化,變成了一個虎背熊腰的精壯大漢。

「不信您看,我這一身健碩的肌肉,古銅色的皮膚,獵豹般流暢的體型,牛老師,您看啊!」

「……」

面對不斷比劃著健美姿勢的李耀,張大牛深深吸了一口氣,隨後扯著嗓門尖叫起來,「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別喊!」

李耀一下子慌了神,更生出一股「你怎麼就是不信」的鬱悶,撲上來想要捂住張大牛的嘴,冷不防作者一貓腰從他身邊鑽了過去,跌跌撞撞跑向門口,李耀又是心急又是害怕,狠狠一拳砸在牆上,「我說的都是實話啊!」

「砰!嘩啦!」

一拳轟出,聲若雷鳴,他的拳頭竟然把牆壁砸穿了一個窟窿!

「這……」

李耀目瞪口呆盯著自己的拳頭,完全感覺不到痛楚。

「什麼!」

張大牛也回過頭來,看著牆上的窟窿,臉上流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雖然李耀砸的不是承重牆,僅僅是房間內部的隔斷牆,但這一拳的力量也足以令人震撼半天了。

張大牛艱難地吞了口唾沫,猶豫了半天,一步步挪過來,看看李耀的拳頭,又看看牆上的窟窿,喃喃道:「現在這建築質量是成問題啊,這麼一拳,就把牆打穿了?」

「都說了,這是我最近一個禮拜,看了您的之後才剛剛覺醒的怪力。」

李耀無奈道,「如果您還是不願意相信,那就去看看您自己的手提電腦,看看您昨晚一共寫了多少字您覺得正常情況下,一名作者一晚上最多能寫多少字?一萬,兩萬,最多三萬吧,但是您呢?」

張大牛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跑過去找他自己的電腦,順著最新的段落看了半天,又用統計軟體計算了自己昨晚新錄入的字數,隨後,他的喉嚨深處發出一陣含義不明的咕噥,一屁股坐在書堆里,捧著電腦一陣陣發愣。

「您也發現不對勁了吧?或許您過去是曾經在迷迷糊糊,渾渾噩噩的情況下寫過字,但不可能有一晚上寫三五萬字那麼誇張吧?」

李耀非常誠懇道,「您非常清楚,昨晚您真是酩酊大醉,連路都走不穩了,回去的路上就吐了三次,怎麼可能在短短一兩個小時之內就恢復清醒,寫了這麼多的新章節?就算都是流水賬好了,那也是很有條例和邏輯的流水賬對於一個幾乎酒精中毒的人而言,有可能嗎?」

張大牛看著自己又紅又腫的手指,眯起眼睛回憶著昨晚發生的一切,一分鐘後,他放棄了,使勁甩了甩腦袋,發出了困惑的嘆息。

「如果您非要說,這是您獨特的寫作方法,在夢中才能思如泉湧,那我也無話可說。」

李耀道,「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