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90章 開誠布公

第3190章 開誠布公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29 17:08  字數:3549

這個問題一下子把李耀給問住了,抓耳撓腮半天也沒想好應該怎麼回答。

「其實……」

李耀想來想去,只能說,「其實昨晚我一直沒走,留在這兒照顧您呢,牛哥,您忘啦?」

「我忘個鬼啊!」

張大牛說,「我記得清清楚楚,你肯定走了,退一萬步說,就算你真沒走,留在這兒照顧我,然後呢,你就眼睜睜看著我夢遊,一直看了四五個鐘頭?要不然你怎麼知道我的屁股始終黏在椅子上呢?這,這也太滲人了!快說,你到底來了多久,怎麼進來的,怎麼知道我大半夜的情況,你你你,你真是師範大學的學生?」

「真的,牛哥!」

李耀非常誠懇地說,「我真是……大學生,這裡面有點兒小誤會,您聽我解釋,我絕對沒有惡意,我是來救您,也希望您能幫我的!」

「學生證拿出來看看。」張大牛說。

「什麼?」李耀有些發愣。

「少廢話,學生證!」

張大牛瞪眼,「你早上六點不到就鬼鬼祟祟潛入我家,我這渾身酸疼,頭痛欲裂的,誰知道你究竟是幹什麼的?誰知道你到底是不是師範大學的學生!」

「我,我沒帶,誰沒事兒帶那玩意兒?」

李耀結結巴巴道,「再說,再說我也沒有『鬼鬼祟祟』,我是情急之下,一腳踹門進來的,進來時剛好看到您險些被書架壓著,我救了您啊,牛哥!」

「少來這套,是誰你『哥』?」

張大牛看了看倒在地上,亂作一團的書架,根本不相信,「這不是你剛才撞倒的么?要不然,你怎麼可能還沒進門就知道書架要壓我身上?沒有學生證,也行,把你們輔導員或者哪個老師的電話拿來,我打電話證實一下!」

「這——」

李耀完全沒想到,張大牛被疼痛的屁股刺激之後,竟然會變得這麼敏銳,「太、太早了吧,這才五六點鐘,人家都在睡覺……」

「你也知道太早了,你就破門而入,還把我一腳踢到牆角?」

張大牛沖李耀揮舞著拳頭,看樣子,要不是他的大腿都沒李耀的胳膊粗,他早就衝上來打人了,「不打給輔導員和老師也行,打給你們同學總可以吧,用視頻通話,讓他們到窗口拍攝一下師範大學的校園景色,或者讓他們發個身在師範大學的坐標定位過來,這沒難度吧?」

「很,很有難度。」

李耀臉上和背上的冷汗亂滾,根本不知該怎麼應付,「那什麼,牛哥,不是,牛老師,我們是畢業班,同學們早就出去實習了,全都不在學校。」

「你們是畢業班,同學不在學校,你那個小師妹『星海里的小兔子』總不是畢業班了吧?」

張大牛道,「你打給她,讓她證實一下你的身份也行,當然能拍幾張女生宿舍的內景,就更有說服力了。」

「……」

李耀一敗塗地,徹底投降。

「好吧,牛老師,事到如今我只能實話實說了,但是在我開誠布公之前,請您一定要相信,我真的毫無惡意,而且真是您的忠實書迷,我是實在沒辦法,才出此下策……」

李耀深吸一口氣,把心一橫道,「我,我不是師範大學的,我是理工大學的,但我的確叫李耀,這沒騙人,怎麼證實都可以!」

「理工的?」

張大牛皺眉道,「理工就理工唄,裝什麼師範啊,等等,既然你不是師範大學的,那個『星海里的小兔子』,還有科幻協會什麼的……」

「沒錯。」

李耀很誠懇地看著張大牛,雙手合十,請求原諒,「沒有什麼『星海里的小兔子』和科幻協會,那、那個女孩子,是我假扮的。」

空氣一時間凝固。

氣氛變得微妙起來。

李耀說出的每一個字,都像是一道強烈的電流,在張大牛的面部肌肉纖維和神經之間遊走。

作者的表情先是憤怒,這是受到欺騙的本能反應,他的每一個毛孔都如條件反射般張開,彷彿要噴射出蒸汽一般的怒火。

隨後,濃烈的憤怒化作了深深的失落,委屈得像是要大哭一場。

但最後,當他仔細梳理清楚整件事,卻發現了更加恐怖的真相,不可遏制地顫抖起來。

「你你你,你變態啊!」

張大牛一個勁兒往後縮,「先是假扮成女人找我聊天,然後用科幻協會的借口把我約出來灌醉,三更半夜還偷窺了我整整四五個鐘頭,四五個鐘頭!你到底想幹什麼?不對,是你已經幹了什麼?快說,我喝醉酒之後,你究竟幹了些什麼!」

「我,我沒幹什麼啊?」

李耀上前兩步,想要分辨,「您聽我解釋……」

「你別過來,再過來我喊人了啊!」

張大牛嚇得聲音都變得,不知道該捂著胸口還是屁股,「天已經亮了,隔壁鄰居都該上班了,來往的人可多了我告訴你,你快點兒給我滾出去,要不然我真報警了,我我我,我報警了啊!」

「別別別,牛老師,您別激動,您真的別激動,我這就走,這就走!」

李耀看了一眼還洞開著的大門,頭皮也是一陣陣發麻,無可奈何之下,只能往後退了兩步,安撫作者的情緒,「那什麼,我這就走,但是走之前能不能讓我看一眼您的大綱?我保證絕不外傳,我就是想知道禿鷲計劃的真相還有隱藏在地球背後的奧秘,真的,我真是忠實書迷,您不是說馬上要結尾了嘛,可能沒辦法很好去填這兩個坑,這兩件事不搞清楚,我真是死不瞑目,真的,您就讓我看一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