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89章 無法解釋

第3189章 無法解釋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29 17:08  字數:3724

此刻正是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時候,天地間蕩漾著一片片模糊不清的氤氳,整個世界彷彿被怪獸吞噬,落入腐臭的腸胃中,只有夜宵攤檔的一盞孤燈對抗著濃烈的黑暗。

夢旅人應該在睡覺,李耀吃不準這麼早打給人家,會不會惹人不快。

不過,仔細想想,從夢旅人字裡行間流露出來的情緒分析,他應該也非常孤獨,十分渴望和有類似經歷的朋友交流。

李耀實在等不及,乾脆把心一橫,直接撥打過去。

一曲憂鬱而低沉的彩鈴回蕩了半分鐘,始終無人接聽,或許對方在睡覺之前把手機調節成靜音模式了吧?

李耀等了十幾分鐘,想要再次撥打過去時,掛在夜宵攤檔上面的燈滅了。

東方的天空依稀綻放出幾抹猙獰的血色,而西方的天空中還有妖異的星辰在閃爍,在李耀腳下,大地開始顫動,彷彿從堅硬的固體變成了稀爛的半流體,有某種神秘而恐怖的力量要破土而出。

夜宵攤檔的老闆夫婦還有李耀身邊的食客都搖晃起來。

地震了?

李耀和老闆還有食客們面面相覷,一時間都沒反應過來。

江南市位於東部沿海地區,並不在板塊構造帶上,歷史上就很少發生嚴重的地震,最近三五十年更是連地震的影子都沒見過。

是以,直到大地的晃動越來越嚴重,夜宵攤檔的鍋碗瓢盆都撞在一起,「叮叮噹噹」亂響,眾人才猛然驚覺過來。

老闆夫婦發一聲喊,急急忙忙將夜宵攤檔往馬路中央推了一些,避開了兩側林立的高樓,除此之外,他們似乎就沒什麼可做,一個個縮著腦袋,張大了嘴,看著數百扇窗戶同時發出「嘩啦,嘩啦」的震動。

不一時,幾乎所有高樓的窗戶里都亮起了燈,傳來陣陣雞飛狗跳的聲音,還有人衣衫不整、睡眼朦朧地從窗戶里探出腦袋來——幸好地震的烈度不算太高,人們的腦子也還清醒,沒人干出從三五層樓直接跳下來的傻事,倒是有不少人從樓道里氣喘吁吁地跑了下來,聚集在馬路中央和廣場上,有些困惑地看著逐漸清晰起來的天空。

地震平息下去,前後持續了三五分鐘。

不,更準確說,不是地震,而是「震感」,震中應該距離江南市極遠,這樣的震感不可能造成什麼實質性的損失。

既然已經迎來了黎明,虛驚一場的人們倒是不願意這樣就回去睡覺,他們三三兩兩聚集到一起討論,猜測究竟是什麼地方發生了嚴重地震,還有些血氣方剛的小夥子,笑嘻嘻盯著那些倉促拋出來,連鞋都沒穿的姑娘們看,絲毫沒有半點兒緊張氣氛。

李耀卻沒來由感到一陣冰冷的恐懼。

夢旅人的預言,正在一條條兌現,先是一個個幻想世界創造者的死,接下來就是地震等各種天災。

李耀死死盯著手機的新聞速報網頁,一次又一次刷新,果然,十分鐘之後,就刷出來一條最新消息:

「今日凌晨,西太平洋海域發生里氏9.2級地震,震中距離江戶灣極近,已經造成了列島東部的嚴重混亂,據扶桑氣象廳發布的海嘯警報,還有至少十五米高的海嘯,陸續襲擊列島,消息人士指出,這次地震有可能成為扶桑從第二次世界大戰以來遭遇的最大危機,甚至不排除,這僅僅是一系列強震的前兆!」

因為是剛剛發生不久的消息,新聞寫得非常簡略。

但李耀卻知道,新聞越短,事情越大的道理。

事情明擺著——扶桑列島是位於太平洋中的一系列島嶼,而江南市卻矗立在堅固的大陸架上,在列島東部發生的地震,竟然連數千里之外的江南市都有震感,這樣的地震,真的只有9.2級嗎?

新聞網站有自己的工作流程,對地震的反應不可能這麼快,但社交媒體上已經傳出來不少遠在扶桑的國人,發回來的短視頻,通過晃動的畫面可以看到,這顆星球上數一數二的超級大都會正沉浸在一片火焰和濃煙中,刺耳的警報聲一浪高過一浪,真像是回到了二戰時期的大轟炸中,還有各種真真假假的小道消息漫天飛舞,說什麼列島東部的十幾座核電站至少有一半發生了嚴重的核泄漏事故,輻射指數甚至超過了當年的切爾諾貝利,局面已經徹底失控了。

李耀暗暗罵了一句,有種剛才還風平浪靜,轉瞬間暴風雨劈頭蓋腦的感覺。

「不好!」

他忽然深深打了個冷顫,往張大牛住的小區不要命地跑去。

「如果,如果夢旅人說的都是真的,那張大牛豈不是很危險?」

李耀顧不上隱藏自己的身形,如離弦之箭般在街巷之間狂飆,「雖然發生在太平洋上的地震不可能對江南市造成什麼破壞,但『某種力量』藉助地震的餘威,殺死一兩人,還是綽綽有餘的!」

李耀一口氣跑進了剛才的老小區。

這時候小區的道路上已經聚集了不少人——老年人睡眠淺,一旦被驚醒了很難再睡著,乾脆聚集起來討論剛才的事情,準備早鍛煉什麼的。

眾目睽睽之下,李耀自然無法再施展壁虎爬牆的技巧,只能老老實實走樓道上了五樓,時間緊迫,房門緊鎖,李耀乾脆低吼一聲,「砰」,一腳踹開了張大牛家的大門。

幸好!

張大牛還在瘋狂敲擊著鍵盤,發出一連串綿密的撞擊聲,剛才的地震對他沒有造成半點兒影響,他的雙眼從深陷變成暴突,完全被血絲染紅了。

果然!

在他左手邊的一排書架,上面堆滿了又厚又重的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