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84章 隨風潛入夜

第3184章 隨風潛入夜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27 15:44  字數:3415

「沒辦法,這個世界上99%的問題都是錢的問題,修真者和修仙者再神通廣大,也沒辦法幫我付房租,是吧?」

張大牛道,「你也說了,這本書前後的撕裂感特別嚴重,自從四五百章改變風格開始,流失了不少老讀者,新讀者又進不來,成績半死不活,我能有什麼辦法,是吧?」

「這個……」

李耀沒想到會是這樣,點頭道,「一文錢難死英雄漢,也是!」

「所以——」

張大牛說,「也不是這兩天的事兒,反正字數也不少了,我就琢磨著找個合適,體面的方式把這本書結束掉,比方說,讓主角打完一個BOSS之後,忽然一個激靈醒來,發現自己在修真四萬年代所做的一切都是夢,然後他就忘記了夢裡的一切,好好學習天天向上去了——你覺得這創意怎麼樣?」

「……」

李耀道,「我覺得,您會被讀者砍死的。」

「有道理,所以我這不是也在糾結該怎麼收場嘛,全都是夢不合適,讓主要角色都被隕石砸死,貌似也不合適,哎,難啊!」

張大牛說,「反正,無論如何,結束是肯定要結束的,連老天爺都不想讓我繼續寫下去了嘛!」

「哦,老天爺?」

李耀的目光再次銳利起來,「怎麼說?」

「就是,過去一兩個月一直特別不順,有點兒喝口涼水都塞牙的感覺。」

張大牛比劃著說,「也不是最近一兩個月了,而是從《修真四萬年》改變風格之後就一直不順——在小區里逛街,樓上有花盆掉下來差點兒砸腦袋;去花園裡轉轉,結果還他媽被狗咬了;好端端在家裡睡著覺,煤氣閥門不知怎麼壞掉,好懸沒有煤氣中毒;就上個月,我的電腦無緣無故都壞了三次了,每次都是修好就壞,修好就壞,維修的店家都說從來沒遇到過這種事情——你能想像,我在這種情況下還保持正常更新,那是多麼大的決心和毅力嗎?」

「還有這麼奇怪的事情?」

李耀暗暗在桌子底下攥緊雙拳,道,「那,那牛哥最近有沒有發生過特別危險的意外事故,比方說……類似被車子撞之類的。」

「那倒沒有。」

張大牛搖頭道,「成績不理想,又碰上這麼多糟心事,心裡夠窩火了,最近一直在家待著呢,車也撞不著我,反正,就這樣神情恍惚了好一陣子,那天上廁所時,終於受不了想要放棄了,但是,畢竟寫了這麼久,多少有點感情,我就決定丟個硬幣來決定到底是繼續寫還是太監——正面朝上我就太監,反面朝上我就爛尾,要是硬幣能豎起來我就繼續寫,結果我剛剛把硬幣丟到半空,腳底不留神一滑,摔了個四腳朝天,一口氣差點兒沒上來,還把手給摔傷了,你說,這不是老天爺決定了的,又是什麼?

「我當時疼得眼淚都下來了,真有點兒心灰意冷,自暴自棄的感覺,乾脆破口大罵,『什麼鳥書,老子不寫了』!

「結果,非常奇怪,我好像擺脫了什麼東西,有一陣涼風從我的體內消失,之後幾天雖然手還是疼,但那些倒霉事再也沒發生過,吃得下,睡得香,整個人都神清氣爽,除了還是沒錢,別的都挺好。

「所以,你現在問我《修真四萬年》還寫不寫了,這個,我真不知道!」

張大牛已經爛醉如泥,一個勁兒往桌子底下出溜了。

要不然,也不至於把實話都說給李耀聽。

「不過,哎,昨天聽你們那個小師妹——小兔子說還有很多人都喜歡看這本書,在默默地支持著牛哥我,怎麼說呢,又覺得怪對不住大家的。」

張大牛耷拉在椅子上,「還好今天來的是你,要真是你們那小師妹,眨巴著水汪汪的大眼睛,用很崇拜的眼神看著我,非要拉著我一塊兒去為我國科幻事業做貢獻,我,我真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人家,哪還有臉去你們那兒當嘉賓啊!那什麼,你們那兒,真有很多大學生喜歡看我的書?」

「……嗯。」

李耀點頭,「都是長發飄飄,裙擺搖曳,很有思想和內涵的大學生。」

「哎,造孽啊!」

張大牛的眼神有些獃滯,「要不然,為了這些支持我的讀者,我,我再堅持堅持,繼續往下寫?」

「這個——」

要是吃飯之前,李耀肯定二話不說,連哄帶騙都要慫恿作者繼續往下寫。

但現在看來,如果繼續下去的話,難保會不會出現更嚴重的意外。

李耀心裡生出一股十分不舒服的感覺,不允許自己把任何一個懵懂無知的無辜者往火坑裡推。

「這個,當然還是牛哥您自己決定了,無論如何我都尊重您的選擇。」

李耀道,「不過,牛哥您是寫好了後面的大綱,包括禿鷲計劃和地球的秘密,統統都寫出來了,對吧?」

「……是,是啊!」

張大牛已經醉得不知點頭還是搖頭,「都,都有了,都是很精彩的點子,就好像是來自外太空的信息,在我腦子裡開了一個有一個的腦洞,不過,不過這些都是我的小秘密,就算這部小說用不上,下部小說還可以接著用,就,就不說這些了吧,來,繼續喝,聊聊你的,你的同學們吧,我特別喜歡有思想有內涵的大學生。」

「牛哥,你醉了。」

李耀道,「我送你回家吧。」

張大牛掙扎了幾下,自然不是虎背熊腰的李耀的對手。

他租住的房子就在砂鍋骨頭煲隔壁的老舊小區里,一連找了三次才找對門。

進門時,他已經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