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76章 無法遏制的力量

第3176章 無法遏制的力量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24 01:06  字數:3395

李耀又做夢了。

他夢見自己駕馭著一輛熊熊燃燒的戰車,在黑暗的夜空和呼嘯的狂風之下,一條鋪滿了荊棘的道路上風馳電掣,加速,旋轉,急剎,飛馳,左突右沖,見縫插針,非但超越了一輛又一輛競爭者的車輛,還將競爭者逼迫得狠狠撞擊在一起,於夜幕中發出巨大的轟鳴和咆哮。

忽而,胯下又不是戰車,而是比戰車更大百倍的鋼鐵神魔,他就像是一名戰無不勝的絕強者,縱橫於星塵之間,笑傲於銀河之上,各種奇形怪狀,張牙舞爪的敵人都在他的怒吼聲中隕落,即便光耀萬丈的恆星在他面前,都要收斂自己過分狂暴的光芒。

那名騎著霸王龍,英姿颯爽的女武神再次出現,和《修真四萬年》中「丁鈴鐺」的形象重合到了一起,又對他發出了「醒來」的邀請。

他幾乎就要答應時,對方就像是受到了極大的干擾,化作一團煙靄,四分五裂,遁入虛空之中。

李耀醒來,發現自己躺在宿舍的床上,四肢酸軟,臟腑空虛,頭疼欲裂。

「唔……」

他從未感覺腦袋這樣疼痛過,就像是眉心深處「松果體」的位置長出了一枚燒紅的鐵釘。

亦從未試過這樣的飢腸轆轆,那飢餓的感覺就像是要把他自己的五臟六腑都統統吞噬。

強忍劇痛和飢餓,凝神靜氣回想了半天,他想起自己和舍友酩酊大醉,隨後的記憶定格在幾名佩戴著玩具面具打打鬧鬧的孩童身上,再後來……他好像迷失了方向,大約是叫了一輛計程車回到學校,計程車司機還開得飛快,激起了他一身雞皮疙瘩,嗯,好像是如此吧?

摸出手機,看一看時間,已是次日午後。

「往後真不能這樣喝酒了。」

李耀心中想著,一時間還不敢下床,生怕自己頭暈目眩,從爬梯上跌落下來。

耳邊就聽到余新和趙凱在說什麼,一副眉飛色舞,幸災樂禍的腔調。

「李耀,你醒了么?正好正好,你昨天回來最晚,有事問你!」

聽到李耀床上的動靜,余新叫道,「你回來的時候,有聽到高架橋上的動靜么?」

「什麼動靜?」

李耀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但「高架橋」三個字,又隱隱勾起了他一些支離破碎的回憶。

「車神啊!」

余新十分誇張地叫道,「神秘車神啊,竟然用一輛計程車把十幾輛跑車全都幹了,真是不可思議!今天全校都在議論這件事,我們還以為你回來時好歹聽到點聲音,有什麼第一手的八卦呢!」

「神秘……車神?」

李耀的眼睛直了起來,隱約想起來,好像是有這麼回事,自己,呃,自己酩酊大醉的時候究竟幹了些什麼啊!

「你上校園就知道了。」

趙凱亦笑道,「這幫傢伙一天到晚在高架上風馳電掣,不知道吵鬧了多少人的清夢,這次大約是遇上了專業的賽車手,真是活該!」

「專業賽車手也沒這麼誇張吧?」

余新吐了吐舌頭道,「我還從來沒聽說過計程車能夠和經過改裝的跑車抗衡這得『專業』到什麼程度啊?」

李耀定了定神,打開了自己學校的校園網。

因為學校距離高架極近,半夜被引擎轟鳴聲吵到的並不只有他們一個宿舍,是以很多帖子都在議論這件事。

原來,昨晚那群飛車黨又出來風馳電掣之時,不知從哪兒鑽出來一輛計程車對,就是普普通通,沒有經過任何特殊改裝的計程車,硬生生擠進他們的行列,在十幾輛價值連城,經過高度改裝的跑車中狂飆突進,非但將所有跑車都狠狠壓制,獨佔鰲頭,而且不知有意還是無意,竟然能干擾跑車的行進路線,以至於七八輛跑車連環追尾,雖然沒造成重大人員傷亡,但總價值千萬以上的跑車變成了廢銅爛鐵,不少司機筋斷骨折,哇哇亂叫,看著也令人心驚肉跳,又大呼過癮。

這一片附近的學生和居民原本就對半夜擾民的飛車黨深惡痛絕,也曾多次舉報,只不過有實力駕馭上百萬豪車你追我趕之輩,總不會是無權無勢的平民百姓,沒有鬧出大事故之前,對這樣的舉報都是置若罔聞眼下發生了這麼嚴重的事故,這些人自討苦吃之餘,想來也沒辦法再光明正大將附近高架當了賽車場,總算還學生和居民一分清靜,又多了一分安全保障,不吝於一個神奇的都市傳說。

平常的都市傳說,大多是以訛傳訛的謠言,但昨晚發生在大學城環線高架上驚心動魄的賽車比斗,卻有不少視頻為證,雖然大部分視頻都是行車記錄儀拍攝,搖搖晃晃,細碎得不成樣子,卻依舊能看到那一道道謠言和迅猛的流光,恰似閃閃發亮的豺狼虎豹,撕裂黑暗,極速狂飆。

李耀隨意點開一段視頻,震耳欲聾的引擎轟鳴聲,立刻勾起了他的回憶。

李耀的眼珠頓時炸開了血絲,冷汗如泉水般狂涌而出。

「據說那個神秘車神開的還不是自己的車,而是隨便找了一輛路邊沒有鎖門的計程車。」

余新還在那兒聒噪,「最奇怪的是,路旁邊明明有好多監控探頭,但是竟然沒有一個畫面拍到他是如何偷車的被他偷走這輛計程車後來也在高架下面找到了,現在的計程車為了防止和乘客爭執,車內也是有監控的,但根本沒拍到人家的正臉,只拍到了一張滑稽的面具,真奇怪啊!」

「或許那根本不是什麼專業賽車手。」

趙凱想了想,道,「從他的手段來看,倒像是那種神秘特種兵。」

「神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