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71章 李耀的麒麟臂

第3171章 李耀的麒麟臂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22 08:01  字數:3413

看到這些圓珠筆和簽字筆的塗鴉,李耀的心臟「砰砰」亂跳,不得不用手死死捂著心口,才能勉強壓抑心底既熟悉又古怪的感覺。

再往後翻,還有一些「法寶」的草圖,大多是鏈鋸劍、震蕩戰刀還有矢爆槍,非但外觀有模有樣,既統一又和諧,看得出成熟的工業設計痕迹,又和常見的設計風格迥然不同,而且還有非常精細的內部構造體,好像是錯綜複雜,纖毫畢現的電路板一樣。

這就更加奇怪了。

李耀學的是經濟,他非常確定自己並沒有上過工業設計和電路設計之類的課程,如果說前面那些「小說場景」還是隨手塗鴉,這些一看就精美而嚴謹的結構圖,又是怎麼回事?

李耀歪著腦袋想了半天。

「難道我還有自己都沒發現的潛質,是一個無師自通的天才,當年應該考個工業設計什麼的?」

他繼續翻下去,後面還有。

這一次,是幾幅縱橫交錯如立體迷宮般的草圖,李耀把筆記本翻來覆去看了半天,才恍然大悟終於不是小說里的人物、場景或者法寶,而是他們宿舍樓以及教學樓,甚至整座大學的建築結構圖和地形圖。

雖然李耀很難判斷,這些建築結構圖和地形圖的精確度如何,但光是玄奧繁複的線條和嚴絲合縫的比例尺就能看出繪圖者的功力,李耀不覺得從沒學過建築設計的自己還有這樣的手藝,而且,非常蹊蹺的是,無論教學樓還是宿舍樓,通風管道以及下水管道都是他描繪和標註的重點就連一路蜿蜿蜒蜒通往女廁所的通風管道和下水管道,都被他一絲不苟地畫了出來。

「有,有沒有搞錯,難道這些都是出自我手,我究竟是個什麼人,一個深藏不露的工業和建築設計天才,還是隱藏極深的變態偷窺狂?」

李耀看著建築結構圖,愣了好一會兒都想不通。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在校園裡待了好幾年,熟悉教學樓和宿舍樓的大致結構並不奇怪,,但這些圖紙連隱藏在樓層之間的通風管道和下水管道都一條不漏,實在太詭異了!

不過,這也解釋了李耀的另一個疑惑。

從下床尿尿到突然驚醒,不過三五個小時,其中能用來畫畫還不被人發現的,最多一兩個小時。

一兩個小時之內,要畫這麼多幅纖毫畢現,栩栩如生,嚴絲合縫的場景和結構圖,難怪他的十指劇痛如絞了。

李耀摩挲著十指,發現了幾處攥筆太過用力留下的凹痕,還有指縫中殘留的筆墨痕迹,這更堅信了他的判斷,影影綽綽回想起,這些場景、法寶和結構圖的確是他畫的。

那大約是黎明來臨之前最黑暗的時候,他看小說看到熱血沸騰、不能自己,忽然生出一種無處發泄的感覺,只覺得十個指尖要變成十門太乙雷磁炮,而掌心和手背都要浮現出無數道熊熊燃燒的符文,不知怎麼就揮毫潑墨,奮筆疾書起來,留下了這些東西。

這是廢話。

不是他自己畫的,難道還是半夜有人偷偷跑到他身邊,拿他的筆和本子搞惡作劇不成?

李耀非常了解趙凱和余新,他們不是會弄這種惡作劇的人,再說了,宿舍里的哥幾個半斤八兩,沒有絲毫藝術和設計的細胞,誰能畫這麼複雜的東西?

李耀翻到了空白頁,再次握筆,很想在清醒狀態下重新畫一張,無論畫什麼都行場景,法寶,建築結構圖,地圖。

當然他最想畫的還是丁鈴鐺,他想畫出一萬種丁鈴鐺的樣子,看清楚這個神秘莫測的女孩子究竟是誰。

只可惜,掌心那種熊熊燃燒的感覺已經消失,他咬了半天筆杆子,勉強畫了幾張草圖,都是歪歪扭扭的塗鴉,再找不到昨晚的靈性。

「這叫什麼來著,一夜之間的天才?」

李耀把椅子翹了起來,一晃一晃,找不到半點兒頭緒。

這時候,他卻發現自己的右手有問題。

他剛剛拿筆畫畫,這會兒就把筆夾在兩根手指之間,無意識地旋轉著這種名叫「轉筆」的小遊戲是大中小學生喜聞樂見,休閑解悶,人人都會的民間運動,當然絕大部分人最多把筆放在指尖轉幾個圈,能玩一兩個花式就算箇中高手,能得到同伴的驚呼,李耀亦是如此,平常一有發獃的機會就睡著,哪來時間練轉筆?能轉兩三圈不掉下來就是極限了。

可是現在,他的右手就像是注入了神秘的靈性,擁有了自己的生命,又或者縈繞著一層詭異的磁場,操縱著那桿圓珠筆在指尖輕盈跳躍,狂亂舞蹈,做出一個接一個他看都沒看到過的花式,方寸之間的旋轉,竟然轉出了驚心動魄的感覺和破風之聲,無論怎麼騰轉挪移,始終牢牢粘在他的手指上。

「怎麼可能?」

李耀目瞪口呆。

不知是否錯覺,他覺得自己的十指越來越靈敏,越來越修長,能逆反關節做出一些不可思議的動作,他甚至看到那桿圓珠筆明明已經從指尖滑落,偏偏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牽引,再次躍至掌心,如鑽頭被飛快旋轉著。

而且,他的注意力越不集中,越不去想手指頭的事情,轉筆的速度就越快,花式也越華麗和絢爛,一旦他過分注意到這件事,有意識去操縱手指和圓珠筆,反而變得笨拙起來,他越想控制越控制不住,到最後「啪嗒」一聲,圓珠筆終於掉到了地上。

而他的右手五個指尖,也磨得通紅,如針刺般痛。

李耀盯著落在地上的筆,如同盯著一條冬眠中的毒蛇。

為什麼,他的手忽然變得這麼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