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65章 新的異夢(地球篇,

第3165章 新的異夢(地球篇,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19 12:56  字數:3899

那頭霸王龍距離他只有一步之遙。

他可以清晰看到霸王龍身上一條條縱橫交錯的褶皺,這些褶皺將碩大無朋的身軀分割成了棋盤狀,並不醜陋,反而像是披掛了一身五顏六色的玉石般熠熠生輝,晶瑩剔透。

在陽光的映照下,霸王龍的玉石鎧甲綻放出彩虹般的光芒,如煙靄般冉冉升起,又化作一道波瀾起伏的紅芒,恰似熊熊燃燒的烈焰,激蕩著他內心深處,某種沉睡許久的力量。

他如墮夢魘,不能移動也無法喊叫,只是痴痴盯著霸王龍不放。

這樣的場景,像是重複了無數次,輪迴了無數次。

每一次,他都隱隱感覺霸王龍想要和他說什麼,但低吼聲都消散在風沙中,模模糊糊,朦朦朧朧。

甚至有很多次,他和霸王龍之間還出現了一道深不見底的裂谷,只能隔河相望,互不相通。

唯有這次,他距離霸王龍最近,近到能看見霸王龍的血盆大口上塗抹的口紅。

塗口紅的霸王龍?

他目瞪口呆,難以置信,久久無法理解這副詭異畫面蘊含的科學道理。

當他凝視著霸王龍時,霸王龍也在凝視著他。

從火車隧道般的鼻孔中噴出高熱的炎流,點燃了他心底的一團火,令他覺得焦躁不安,躍躍欲試,彷彿另一個自己,要從胸膛中破殼而出,撲到霸王龍的背上。

說來奇怪,霸王龍的眼神應該混濁而兇殘——就像是所有的怪獸電影里演的那樣。

但這頭霸王龍的雙眼卻充滿了人性,還蘊藏著無數筆墨無法形容的情緒和信息,令他的心跳越來越快,忍不住上前……

然後,他就被霸王龍一掌拍飛了。

「還他媽睡?快醒來戰鬥啊!」

霸王龍發出震耳欲聾的咆哮。

……

「啊!」

李耀慘叫一聲,從高低床上一躍而起,腦袋險些撞到天花板,整個人又差點兒摔到地上摔個四腳朝天。

他扶著床沿,急促喘息了好一陣子,毛孔中兀自炸出一層又一層的冷汗。

宿舍里其餘幾個哥們兒對他的怪異早就習以為常,老大去了圖書館不在,老二還是一如既往蜷縮在被窩裡戴著耳機,老三倒是被他嚇醒了,打著哈欠道:「幹什麼呢,一大清早又鬼哭狼嚎,又發噩夢啦?」

「嗯。」

李耀看著自己的雙手,指尖仍舊有些顫抖,說不出是因為害怕,還是因為……興奮。

「是哪個噩夢?」

老三「余新」揉著眼睛道,「是你被一頭雌性霸王龍反覆蹂躪,予取予求,筋疲力盡,欲仙欲死的那個;還是你遇到了一個『女扮男裝的好哥們』,你看破不說破,和她打得火熱,結果某個意亂情迷的晚上發現該『女扮男裝的好哥們』胯下竟然深藏一條怪蟒的那個;還是你夢見自己變成一個孕婦,臨盆之日,竟然生下兩台電腦的那個?」

李耀撇了撇嘴,沒有理會余新的調侃。

等到雙手不再那麼顫抖,他才小心翼翼爬下床,到廁所用冷水狠狠洗了把臉。

抬起頭,出現在鏡子里的是一張沒什麼特點,普普通通的面孔。

除了剛剛受到極大驚嚇,顯得過分蒼白之外,在這座普普通通的二線城市的普普通通的二流院校里,要多少有多少。

李耀恍惚起來,有一種靈魂出竅,游離於世界之外的感覺。

「這真的是我嗎?」

心底不知怎麼,冒出一個聲音,「我是誰,這是哪裡?」

他愣了很久,彷彿站著就能再次入睡,陷入另一個全新的,詭譎叵測的夢境。

窗外尖銳的口哨聲,卻是將他驚醒。

順著窗口極目遠眺,整座江南大學城都淹沒在斜風細雨之中,烏雲遮蔽了黎明的曙光,天地間蕩漾著昏暗的氤氳,鱗次櫛比的高樓陸續點亮燈光,恍若一隻只隨風舞蹈的燈籠,卻是有不少生龍活虎的大學生不畏風雨,早就開始了晨練,還有一朵朵如鮮花般綻放的雨傘湧向食堂,給剛剛蘇醒的大學城帶來一絲鮮活的人氣。

食堂上空,炊煙升起,人間煙火,灑滿大地,將他剛剛發的噩夢,吹散到九霄雲外。

「你真不愧是我們610的『睡神』。」

余新嘴裡叼著牙刷,大咧咧走到他身邊的馬桶撒尿,「我就從來沒見過你這麼愛睡覺的人,一天起碼在床上睡十二個鐘頭有沒有?到了教室里還要繼續睡三五節課有沒有?就算不睡覺的時候看著也渾渾噩噩,神遊天外一樣,上次竟然連繫里組織足球比賽,你都能在賽場上睡著,兄弟,你這修鍊的是哪門子的神通啊?」

「修鍊?神通?」

李耀的瞳孔驟然收縮。

但下一秒鐘就再度放大。

他不知道余新究竟在說什麼。

「還有那些荒腔走板,古古怪怪的異夢。」

余新笑嘻嘻道,「雖然每個人睡覺都會做夢,但我從沒見過別人的夢能像你這麼精彩和刺激的,最關鍵是一般人睡醒最多三五秒鐘就把夢忘了個一乾二淨,你卻連夢裡每一個細節都記得清清楚楚,厲害啊,我要是能學會你這一招,豈不是發什麼春夢都能牢牢記住,反覆享受了?」

李耀不知道該怎麼說。

自從五年前那場車禍過後,當他從三個月的昏迷中蘇醒,就經常會發一些奇奇怪怪的夢——也不能說是「噩夢」,反正比起「驚嚇」,更多是「詭異」就是了。

這些異夢就像是閃閃發亮的油漆,深深滲透到他的大腦皮層里,三五天都不會消散,甚至經常在青天白日時竄出來折磨他,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