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55章 入侵者?

第3155章 入侵者?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5-14 19:59  字數:3429

不同的擂台,同樣的精彩,十六場巔峰對決剛剛開始,就帶給所有觀眾,包括全體聯邦市民乃至遠在帝國和聖盟的人類同胞們,無比的驚喜和「驚嚇」。

人們沒想到,短短三年時間,人類至強者的實力又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這意味著「人類」這一種族的極限再次提升,只要努力,人人都有可能像這些移山倒海、毀天滅地的至強者一樣!

超武擂台賽在繼續,主辦方則不失時機地召開了一場又一場發布會和記者招待會,拿出來一項又一項劃時代的尖端技術,包括先驅者文明、元始文明的古老傳說,也在觀眾和網路中流傳開來,為最終「洪潮——超體文明」的徹底曝光,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此後七天七夜,全人類都沉浸在風起雲湧的浪潮之中,世界觀一次次粉碎又一次次重塑,即便再愚鈍或者對政治毫不關心的升斗小民都意識到,一個史無前例,風雷激蕩的大時代,緩緩拉開了帷幕,從今往後,無論他們是否願意,已經在盤古宇宙中蟄伏了整整億萬年的人們,終將重拾太古的使命,進軍多元宇宙海,面對他們始終都要面對的東西。

未來大會還在繼續。

需要商議和宣布的事情實在太多太多,沒有幾個月時間,這場凝聚全人類智慧,力量和希望的大會,是不可能徹底結束的。

雖然已是子夜時分,然而耀世集團總部依舊是一片燈火通明的不夜之城,仍舊有好幾場重要的友誼賽以及新型戰爭機器表演賽在各個會場上進行。

會場之外,鬧中取靜的小花園內,卻有兩名女子一前一後慢慢走著。

丁鈴鐺和金心月,這對關係微妙,亦敵亦友的競爭對手,很久沒有像這樣聚在一起,放開一切,享受寧靜了。

丁鈴鐺忽然停下腳步。

在她前方,小花園的中央,矗立著一座李耀的等身雕像。

這裡是耀世集團總部,身為集團的創始人加上特級聯邦英雄,和李耀相關的紀念物,在這裡自然比比皆是。

丁鈴鐺盯著雕像看了很久。

金心月微微皺眉,卻也不敢打斷丁鈴鐺的凝視。

丁鈴鐺看了半天,眼眶微微泛紅,忽然笑了笑,搖頭道:「不像,不像,李耀哪有這麼正義凜然,煞有介事的時候?」

金心月稍稍鬆了一口氣,也道:「沒錯,師父還在聯邦時,整天都是沒心沒肺,無憂無慮,很開心的樣子,就算遇到天大的難題,哪怕表面上叫苦不迭好了,也很少真正傷心難過,我想,師父一定不希望自己或者身邊人真的傷心,天大的問題,大家開開心心去面對就最好了。」

「是啊,我知道,我知道……」

丁鈴鐺盯著這具不像是李耀的雕像又看了很久,終於忍不住伸手拂去了雕像肩頭的枯葉和落花,道,「其實,我是沒什麼可傷心難過的——以我和李耀出生入死的冒險經歷,再加上我們一次次燃燒神魂,突破極限的修鍊強度而言,我們兩個分分鐘都有可能命喪黃泉,能活蹦亂跳這麼久,最後關頭還可以廝守在彼此身邊,已經很幸運了,心月,你說是不是?」

金心月張了張嘴,不知道該怎麼說——她當然不能真的說「是,師娘你能活蹦亂跳到現在已經很幸運了」這種話。

「整整三年時間,我原本已經慢慢接受了『李耀隕落』這個事實,只不過那天和龍揚君那個討厭的女人對決時,她說李耀有可能還沒有死。」

丁鈴鐺猶豫了一會兒,才繼續道,「說者無意,聽者有心,心月,你別笑我胡思亂想,你說你師父有沒有可能真的沒死?」

「這個……」

金心月歪著腦袋想了很久,小心翼翼道,「嚴格說起來,誰也沒親眼看到師父真的死了,所有人看到和推斷的只有兩點,第一,師父進入了超級傳送陣『彩虹橋』內,身體和神魂徹底能量化,並且被發S到了盤古宇宙之外,目的地極有可能是洪潮中央——地球什麼的;第二,為了不讓敵人得知盤古宇宙的信息,師父選擇了自爆神魂,抹殺他以及洪潮戰艦存在的一切情報,將所有信息統統歸零。

「只不過,信息這種東西,真的可以被完全抹殺,徹底歸零么?

「我們黯月基金會,包括原先秘劍局他們在搜集情報的時候,經常要搜索目標的晶腦,而很多時候,感覺到自己被盯上的目標也會先銷毀晶腦中存儲的所有信息,然而對手段高超的晶腦專家而言,凡走過,必定留下蹤跡,凡是曾經存在過的信息,絕不可能『徹底』銷毀和抹殺的,想要恢複信息,無非是『時間,技術和代價』這三個問題罷了。

「具體到師父的情況,一般而言,一名修鍊者自爆神魂,當然是死得不能再死,然而也不是沒有特例——比方說決戰伏羲時候的呂輕塵,這個大魔頭就是孤注一擲,賭上了自己的神魂,賭伏羲一定會打斷他的自爆,修復他的部分神魂碎片,最後還被他賭贏了!

「而師父自爆神魂之時,正好是彩虹橋運轉到極限,超級傳送被激活的剎那,究竟是師父徹底自爆了之後才開始傳送,還是已經有一部分神魂碎片被傳送過去,以至於神魂自爆沒有完成,留下一個小尾巴?這我就不知道了。」

「就是說——」

丁鈴鐺的雙眼閃閃發亮,「你也認為,你師父有可能還活著?」

「我真的不知道,甚至不知道自己究竟該盼望師父還活著,亦或者相反。」

金心月苦笑道,「站在弟子的角度,我當然希望師父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