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117章 還是測試?

第3117章 還是測試?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4-27 18:24  字數:3578

一萬道金色的戰焰從腦域的最深處一躍而起,在半空中化作萬千超新星爆炸,將李耀的整片識海映照得一片清澈和輝煌。

在無限光輝的照耀下,聲音——元始文明由億萬黑色觸手形成的身軀,顯得那麼醜陋,虛弱和可笑。

它獃滯著,被李耀的神魂強大而深深震撼。

它顫抖著,彷彿不敢相信自己在億萬年之後的一個小小子嗣,一名卑微的測試者,竟然敢反抗它的意志。

它蠕動著,一隻只充盈著毒液的猙獰小眼滴溜溜亂轉,似乎在思索新的陰謀詭計。

「就算你真的不怕死……」

聲音道,「也應該想想你的妻子,你的文明——你是要所有的親人、朋友還有整個家園,都為你的魯莽陪葬嗎?」

這句話,僅僅讓李耀遲疑了半秒鐘。

半秒鐘之後,李耀的戰意再次綻放出銳不可當的光芒,化作所向披靡、橫掃一切的戰刀,朝黑色觸手的蠱惑狠狠斬去。

「少拿我老婆來嚇唬我——我比你更清楚丁鈴鐺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如果她就站在我的身邊,面臨同樣的選擇,她一定表現得比我更加堅定,更加決絕,說不定連第一次選擇的猶豫都不存在!」

李耀驅使億萬道意念的戰焰凝聚成一根手指,指著聲音狠狠道,「她是一個比我更加單純和直接的人,絕不會被你的花言巧語和陰險蠱惑所困,一定會毫不猶豫和你戰鬥到底!

「如果我因為她的緣故,就放棄了自己的原則,放棄了自己修鍊上百年的道心,放棄了身為人類的底線,這不但是我的無能,更是對她最大的侮辱!

「我相信,我深深相信著,她一定會贊同我此刻的選擇,會和我並肩攜手,不離不棄,戰鬥到最後一息!

「不,或許此時此刻,在另一片測試場上,她已經洞悉了你的陰謀,和你開戰了吧?果真如此的話,身為男人的我,又豈可臨陣脫逃,留她一個人面對如此卑劣和齷齪的你啊!」

「你……」

聲音的抽搐越來越狂亂,也越來越無力,「對她就這麼有信心?」

「廢話!」

李耀大笑,「兩夫妻之間如果連這點兒最基本的信任都沒有,還怎麼往一個被窩裡鑽啊!」

「……」

聲音無言以對。

「而且,我不單單是對丁鈴鐺有信心,更對龍揚君,白老大,厲嘉陵這些人,甚至『拳王』,『小明』和『文文』這樣的新生命有信心,對千千萬萬同胞充滿了信心!」

李耀的聲音越來越嘹亮,意念之火也越來越耀眼,「過去無數次,雖然充滿陰霾,雖然屢遭波折,雖然曾在黑暗迷宮中摸索和碰撞過無數次,碰得遍體鱗傷,頭破血流,但是到最後,我的所有親人、朋友還有同胞們,都展現出了他們最光明的心靈,最璀璨的戰意和最強大的力量,正是這力量一次次拯救了我也拯救了他們自己,拯救了我們共同的家園,鑄造了我們,盤古宇宙中新一代的人類文明,充滿希望的無限光輝,這次,也一樣!

「甚至血色心魔和呂輕塵,呵呵,他們雖然邪惡,但絕不卑微和愚蠢,我相信他們絕不會甘願淪為你的傀儡和爪牙,放棄所有的驕傲和自由意志,他們一定會以自己的方式對你展開反擊,向你展示——新人類的力量!」

「你們,你們,連億萬分之一的機會都沒有!」

聲音狂吼,或者說哀嚎,「你們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

「這句話,一百多年來我已經說過無數次,但每次說,都和第一次那樣,熱血忍不住沸騰,涌啊涌啊涌啊——就算只有億萬分之一的機會,那也絕對不是『零』啊!」

李耀深吸一口氣,漫天狂舞的所有戰焰都凝聚成一柄金色利刃,對妻子的愛,對朋友的義氣,對家園的眷戀,對人類文明的忠誠,對未知宇宙的嚮往,對無盡未來的希望……一切的一切,統統凝聚在這柄金色利刃中,化作億萬道滾動的鋒芒。

「誰說飛蛾撲火,一定是自取滅亡?只要飛蛾的數量足夠多,即便再狂暴的火焰都有可能被撲滅。」

李耀一字一頓,斬釘截鐵道,「然後,億萬隻熊熊燃燒的飛蛾前赴後繼,奮不顧身,視死如歸地落入黑暗森林,即便黑暗森林再遼闊,再寒冷,再恐怖,也會燒出一個光輝燦爛的新世界吧?

「我,堅信這一點。

「所以,少廢話,來戰吧!」

金色利刃朝「聲音」狠狠斬落下去。

這一刻,李耀的道心中再無半點雜念,忘卻了人類文明即將毀滅的恐懼,連這一刀的結果都不重要。

他的心中只剩下一個念頭。

他——人類,可以被毀滅,但絕不可以被打敗。

「砰!」

李耀原本以為,這一刀下去,要麼自己被聲音絕強無匹的力量狠狠反擊,全面鎮壓,最終落到「滅眾道」和「龍蓮子」一樣基因崩潰,化作泡沫,灰飛煙滅的下場。

要麼,聲音發出刺耳的哀嚎,好像曾經鑽進他腦域深處,妄圖奪舍他的無數詭異力量一樣,被他擊潰,煙消雲散。

豈料,他的耳邊卻傳來了好似水晶碎裂的聲音,視界之內出現了無數道淡金色的皸裂,黑色宇宙一片片剝落,「聲音」那醜陋如蛆蟲的身體更是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

「這,這又是什麼鬼?」

李耀目瞪口呆,金色利刃懸在半空,怔怔看著視界範圍之內的詭異畫面,感覺就像是蓄足了全身力氣的重拳揮了個空,別提多難受了。

他彷彿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