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079章 暴風眼中的仙宮

第3079章 暴風眼中的仙宮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4-13 14:34  字數:3299

李耀的遲疑,通過腦電波傳輸的方式,清晰顯露在望月者的面前。

望月者俏臉一紅,低頭沉默了很久,才苦笑道:「是的,直到很久以後,我才知道外界對於我們在仙宮中的發掘和研究有那麼多的猜疑,顧慮和恐懼,甚至,在『原祖設置了終極測試,極有可能在瞬息之間決定,究竟是拯救還是我們的文明』這件事被偷偷傳出去之後,會掀起那麼混亂的軒然大波。

「在外面有很多人——主要是封印了情感和意志,認為我們應該繼續蟄伏億萬年的盤古族,認為我們不應該貿然觸動原祖留下的秘密,這些人中甚至產生了非常極端的原教旨主義者,認為原祖設立黑牆,原本就是為了保護我們不受洪潮的侵襲,任何妄圖推翻黑牆的行動,都是對原祖的背叛,將遭受最嚴重的懲罰,上百個文明的屍骸,就是證明。

「當然,還有無數人,主要是那些熱情如火,性格衝動,生來就天馬行空,富於冒險精神的女媧族認為,不應該將解析原祖奧秘,進行終極測試的資格,壟斷在我們這些『仙宮中人』的手裡,而應該將太古遺迹向整個文明的所有民眾開放,集結所有人的智慧和勇氣,共同破解難題。

「而對絕大多數普通民眾而言,他們根本承受不了整個文明被瞬間毀滅的代價,即便想一想都要精神崩潰,既然一百個上古文明都沒有成功,憑什麼相信我們會與眾不同,一定成功呢?他們認為,我們的行動純粹是飛蛾撲火,是文明的自殺,所以,他們最初是支持盤古族原教旨主義者的觀點,給最高當局施加了極大的壓力,要求立刻中止太古遺迹中的探索和研究,把所有『仙宮中人』全都撤出來。

「總之,這些亂七八糟,紛紛擾擾的思潮,愈演愈烈,甚囂塵上,卻是演變成了一股即將席捲仙宮的洪流。」

李耀聽到這裡,忍不住道:「其實,站在普通民眾的角度來思考,認為你們是在自殺,也未嘗沒有道理,畢竟上百個文明的嘗試都失敗了……」

「但我們別無選擇啊!」

望月者叫了起來,「你以為整整一百個上古文明都是四肢發達、頭腦簡單的莽夫,還是基因深處就有著飛蛾撲火的自殺基因,才爭先恐後干下蠢事?即便最初的一二十個文明不知道終極測試的厲害,懵懵懂懂就深陷其中,後面的幾十個文明已經發現了前面幾十個文明的遺迹和屍骸,知道了終極測試的危險性,他們為何還要前赴後繼,百死無悔?

「道理很簡單,因為當這些文明有能力發現並深入太古遺迹時,他們的文明已經發展到了巔峰,也跨越了由盛轉衰的轉折點,人口爆炸,資源匱乏,社會動蕩,而殺戮技術和戰爭機器的登峰造極,甚至研發出了足以瞬間毀滅自己和星球的武器——他們原本就要死了,只能眼睜睜看著自己的文明走向滅亡,再睿智的學者和再勇猛的戰士都無法阻止。

「所以,在別無選擇的情況下,他們才會冒險進入太古遺迹,試圖通過『終極測試』來拯救自己的文明。

「盤古文明的情況,也是一樣。

「我們當然可以撤出太古遺迹,將這裡徹底封印起來,但即便如此,也無法解決我們文明面臨的終極毀滅,無非是將死亡時間向後推移了幾千年、幾萬年、幾十萬年而已,從本來的瞬間毀滅,變成在密不透風的鐵屋子裡活活憋死,有區別嗎?非要說有什麼區別的話,後一種死法,只會讓我們的文明在臨死之前,將最醜陋的一面暴露得淋漓盡致,死得無比恥辱而已!這麼簡單的道理,為什麼外面的人,就是不明白呢?」

李耀苦笑道:「你也說了,自己生長在非常特殊的環境,從小就見慣了上百個文明的興起和湮滅,文明的輝煌在你眼中不過是轉瞬即逝的花火,所以,你可以極度冷靜地看待這個問題。

「但是對絕大多數普通民眾,以及要對普通民眾負責的政客、軍人和統治者而言,他們不可能貿然說出『反正幾十萬年後都要憋死,不如現在就搏一搏』這種話,普通民眾無法理解,也不可能接受的。

「再說,還有政客的利益,軍閥的野心,蘊藏在我們基因深處,苟延殘喘的求生本能……」

望月者怔了一怔,幽幽嘆息道:「或許你是對的,總之,當時的盤古文明已經處於風起雲湧,風雷激蕩的漩渦里,而我們仙宮,卻像是置身於暴風雨的『風眼』中,還能享受片刻的寧靜,我很幸運,誕生於這樣短暫而珍貴的寧靜中,慢慢長大之後,亦繼承了父親的衣缽,研究基因複製和融合的前沿領域,並接觸到了父親的研究項目——你已經知道那是什麼了吧?」

「是的。」

李耀點頭道,「你們察覺到一百個上古文明的失敗之後,不敢貿然激活終極測試,卻是另闢蹊徑,想要複製出活生生的黑牆製造者,從他們身上窺探到終極測試的奧秘,甚至利用他們去參加測試,大幅提高成功率。」

「沒錯,驚人的洞察力和推斷力。」

望月者稱讚了李耀一句,繼續道,「『複製原祖』的項目,是整個仙宮數千個同時進行的研究項目中最重要,也是難度最高的一個,堪稱是整個『仙宮計劃』的核心和王冠,已經進行了好幾百年,我的父親正是最新一任的項目領導者。

「他原本就醉心於基因複製和融合的前沿領域,是才華橫溢,千年罕見的天才,即便在仙宮這樣一個幾乎人人都是專家學者的地方,都稱得上是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