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074章 望月者

第3074章 望月者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4-11 18:11  字數:3592

李耀顧不上查看巨神兵的具體性能參數狀況,卻是先掃描跌落在不遠處的女媧族少女。

雖然逃脫了超級大雪崩的吞噬,但這一下跌落數千米深的縫隙,在冰層的褶皺之間跌來撞去,依舊把她摔得不輕。

特別是她並沒有人類的雙腿,下肢是類似爬行類的結構,在光滑如鏡的冰層上很難找到施力的地方,一摔到底,掙扎了好半天才勉強爬了起來。

李耀注意到,她身上泛出七彩紛呈的微光,恰似一道道彩虹暈開,透露出溫暖的氣息和勃勃生機。

原來是一件薄如蟬翼,近乎第二層皮膚的戰鬥服。

看樣子,這套戰鬥服既有吸收衝擊波,積蓄能量,關鍵時刻釋放出來緩衝的功能,亦擁有超強性能的保溫神通。

否則,以女媧族這種冷血動物和恆溫動物融合在一起的特殊生理結構,在大雪山這樣近乎絕對零度的環境下,早就凍成一根冰棍了。

這名女媧族少女有著超越同齡人的大膽和鎮定,剛剛逃過必死無疑的大雪崩,又和李耀這個「陌生的異族」一起跌落萬丈冰谷,陷入幽藍迷宮深處,她依舊沒有半點兒慌亂,當李耀打量著她的時候,她也正歪著腦袋打量著李耀,眼底綻放出了幽深而瑰麗的光芒。

李耀的心拎到了嗓子眼裡,唯恐女媧族少女二話不說,掏出法寶,抬手就打,那就前功盡棄了。

他急忙張開「太陽浩劫」的雙手,表示自己絕無惡意,隨後把心一橫,乾脆打開了巨神兵的靈府,讓小黑都退到一半,暴露出自己真正的形態。

「我沒有惡意!」

李耀也不知道女媧族少女是否能聽懂,死馬當活馬醫地喊叫道,「我為了和平和友誼而來,只想和你談談!」

女媧族少女盯著他看了很久,「第二皮膚」綻放出了層次鮮明,絢爛如漩渦的上千種色彩,似乎在顯露著她究竟有多麼困惑和猶豫。

她的嘴角隱隱滲出一縷血漬,呼吸也有些急促,巨大的尾巴不停擺動著。

「你受傷了?」

李耀小心翼翼地問,「是從上面摔下來的時候跌傷了,還是更早之前,被大雪崩的衝擊波震傷了?不好意思,我不是故意要把你拽下來,只不過,現在這裡是唯一安全的地方,我的乾坤戒里還有不少治療藥品,你需要些什麼?」

李耀十分緩慢地摘下了幾枚乾坤戒,朝女媧族少女推了過去。

即便在洪荒時代的盤古文明,空間摺疊和存儲法寶也是非常珍貴的存在,李耀相信這位女媧族少女能讀懂他的善意。

女媧族少女掃了乾坤戒一眼,又掃了「太陽浩劫」的左右臂膀一眼,「第二皮膚」上的圖案,忽然變成了尖銳的鋸齒狀。

儘管沒有說話,但李耀卻忽然明白了她的意思——她發現了呂輕塵和血色心魔的存在。

「這是我的兩位同伴,呃,或許是『一點五位』同伴,該怎麼和你解釋他們的生命形態呢?反正,盤古文明之中,應該也有信息生命、能量生命或者陰魂不散的磁場生命吧?就算盤古文明之中沒有,盤古宇宙曾經誕生過的一百個上古種族中,一定有這樣的生命形態。」

李耀道,「我們真的沒有惡意,只是想要搞清楚隱藏在太古遺迹背後的真相,一切的起源和原因,這……不正是你們創造我們的理由嗎?」

李耀開門見山,將關鍵球拋給了女媧族少女,他死死盯著對方,自己的心跳亦加速到了極限。

女媧族少女很明顯聽懂了他的話,特別是「你們創造我們的理由」這句。

她的臉上,有訝異,有驚喜,有失落,有擔憂,卻也有什麼都無所謂的釋然。

她終於甩動著巨大的尾巴,朝李耀爬了過來,並且將泛著七彩光芒的尾巴伸向李耀。

老實說,被一名身高七八米,人首蛇身的星空異族居高臨下凝視,而且對方還將比水桶更粗的尾巴伸到他的面前,這種滋味絕不好受。

即便那是一名看似「天真無邪」的少女,但腦袋比李耀大三倍的「少女」,本身就是詭異到極點的存在。

但這可是人類文明和盤古文明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溝通,李耀再怎麼心跳如鼓,都要強裝鎮定,不能給人類文明丟臉。

他只是不明白,對方究竟要幹什麼。

女媧族少女的尾巴尖上,發出了「沙沙沙沙」的響聲。

她伸出一根手指,示意李耀跟著做。

李耀沉吟片刻,沒有拒絕,沖著對方的尾巴,伸出了左手食指。

女媧族少女的尾巴尖在李耀的食指上輕輕一觸,李耀的指尖頓時傳來一股酥酥麻麻的感覺,彷彿被對方採集了一滴血液,又彷彿對方將一滴血液融入到他的體內。

頓時,李耀自然而然產生一種感應,彷彿對女媧族少女此刻的生理和心理狀況都瞭若指掌,知道對方的五臟六腑有些移位,並且發生了中度腦震蕩,而且她的確保留了正常的心智,對李耀也只是好奇,並沒有惡意和肆意攻擊的**。

同樣,李耀相信自己的生理和心理參數,也蘊藏在那一滴鮮血中,被對方採集、分析和消化吸收。

「原來,女媧族是用這種方法來『打招呼』的!」

李耀恍然大悟,「女媧族原本就是基因分析和融合的專家,這種互相交換血液的方法,能瞬間分析出體內激素的分泌狀況以及各項生理參數,由此判斷出對方的種族、文明程度甚至心態變化,包括是善意還是惡意之類——比方說,如果自己是居心叵測,憋著壞心眼想要暗算女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