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056章 時空之弧

第3056章 時空之弧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4-03 14:07  字數:3348

帝皇的聲音蘊藏著無限悲哀。

李耀亦是聽得一陣唏噓。

越強大的文明就越傲慢,毀滅自己的傾向就越嚴重——或許,在盤古文明之前的數百個上古文明,也不是毀於「太古遺迹」之手,而是毀於被太古遺迹挑起的,他們自身的野心。

李耀輕輕嘆了口氣,聚精會神,繼續聽下去。

「我唯一的朋友告訴我,進攻太古遺迹的大多是盤古文明最精銳的勇士和最殘忍的殺戮機器,而且他們還被一種神秘的力量控制,能化身充滿原始野性的凶獸;而太古遺迹中的族人,大都是非戰鬥人員,手無縛雞之力的專家學者和研究員,縱然他們破解了大量上古文明的戰鬥神通,修復了一些戰爭機器,卻從未想過要用來對付自己的同胞。」

守墓人道,「所以,進攻方摧枯拉朽,勢如破竹,而防禦方則節節敗退,岌岌可危,若非進入白銀之城的空間縫隙太過狹窄,令進攻方的兵力不能一次性徹底展開,恐怕白銀之城早就陷落,即便有空間縫隙的滯礙,白銀之城也堅持不了十天半個月。

「為了解鎖太古的奧秘,研究員們早就封印了自己90%的情感,對於即將來臨的死亡毫無恐懼,但他們還未徹底找到答案,更隱隱感知到了蘊藏在太古遺迹深處的兇險——倘若任由外面的族人恣意妄為,觸怒了太古遺迹深處的某種力量,盤古文明極有可能步前人的後塵,瞬間湮滅,化為虛無。

「所以,研究員的首領決定啟動『終極武器』。

「那是一件從太古遺迹深處挖掘出來,至少有億萬年曆史的法寶,連接到了控制整座太古遺迹的核心之上,盤古文明的法寶專家用了整整百年來研究,才稍稍揣摩出它的用途,似乎是能在小範圍內修改時間弧度的曲率半徑。

「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時間弧度的曲率半徑』,只是聽這位朋友說,太古遺迹中的時間將暫時凝固起來,就像是一塊無影無形的琥珀,將所有人——冷酷無情的研究員、狂性大發的進攻者、數百個上古文明的遺迹和屍骸、洪潮軍團的俘虜和用俘虜基因複製出來的全新生命體……等等等等,全都封印起來,是一種比普通冬眠更先進、安全和漫長的高級冬眠方式。

「雖然理論上是這樣,但那畢竟是黑牆製造者的法寶,研究員的首領也沒有把握,在它落到盤古文明手中之後,依舊能發揮同等效力,而不是瞬間讓所有人都灰飛煙滅,或者把所有人都永遠封印在時間的長河中,不是變成琥珀,而是變成密不透風的卵石,就一直沉入河底的淤泥之中。

「所以,這極有可能就是我們的永別。

「我的朋友說,她曾經聽父親和同事們高談闊論關於『時間曲率』的問題,根據她的推測,我原本就和黑牆製造者有千絲萬縷的關係,對『時間凝固』有著天生的耐受力,而且我本身就正要處於冬眠中,我的生理機能正在慢慢衰減和收斂,所以我受『時間凝固』的影響會比較小,如果有朝一日『時間弧度的曲率半徑』漸漸恢復正常,凝固的時間長河重新開始流淌,那麼,我極有可能是第一個蘇醒過來的人。

「她向我的冬眠藥劑中注入了一些特殊的營養成分,確保我在冬眠過程中還能繼續吸收養分,不斷成長和綻放,然後,她用尾巴輕輕敲了敲我的水晶塔,希望有朝一日我能破繭而出的話,就代替她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看看她真正的家鄉,那個她和父親和所有研究員竭盡所能,付出一切代價,甚至不惜死亡都想要拯救的文明。

「這是她唯一的願望,亦是我最後一次見到我的……朋友。

「她收回尾巴,頭也不回地走了,沒過多久,我就感知到四周的空間,不,是『時間』中掀起了一陣陣無影無形的漣漪,漣漪化作波瀾,波瀾變成漩渦,一開始漩渦自轉的速度非常快,快到眼花繚亂,目不暇接,但隨著無數漩渦的碰撞和融合,從一百個小漩渦變成一個大漩渦,速度就漸漸慢了下來,直到最後,接近靜止。

「太古遺迹的時間凝固了,而我也陷入了漫長的冬眠,那渾渾噩噩,不可預測的黑暗。」

李耀眼前,畫面中的時間逐漸變得模糊,彷彿整座太古遺迹都被注入了一層粘稠而柔軟的透明果凍,金色肉球停止了一鼓一吸的律動,還稍稍縮小了一些,像是一枚鑲嵌在琥珀中的淡金色細胞。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漫長的黑暗中沉睡了多久。」

守墓人繼續道,「只知道自己並沒有真正『死亡』,偶爾,我近乎冰凍的識海中還會泛起一道波瀾,波瀾中閃爍著支離破碎、七彩紛呈的碎片,既有億萬年前的人類文明腳踏星辰、叱吒宇宙的畫面,亦有我和朋友獨處時,彼此交換信息流的時光,我拚命想要記住這一切,彷彿就是這些東西,組成了真正的『自我』。

「但時間的侵蝕,終究是任何力量都無法抗拒的事情,在長達幾十萬年的冰凍和凝固中,我的胚胎得不到充足的營養物質,慢慢枯竭和萎縮了,曾經輕而易舉的神通一項項消失,昔日敏銳無比的感知和思維也變得遲鈍和錯誤百出,我甚至失落了那些清晰無比的記憶,忘記了我究竟是誰,忘記洪荒實驗室和太古遺迹的來歷,連『黑牆製造者』這個名字都忘記了。

「非要用一個辭彙來精確描述的話,那就好像……原本的我,處在『50%覺醒』狀態,而經過幾十萬年的消耗和侵蝕,只剩下『10%覺醒』,我重新變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