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055章 遺迹之戰的真相

第3055章 遺迹之戰的真相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4-03 00:17  字數:3393

組成帝皇遺言的畫面中,那個天真爛漫的女媧族少女被替換成了一些神色冷漠,如臨大敵的成年研究員,無論盤古族、女媧族還是別的智慧種族,臉上都凝結著一層厚厚的冰殼,像是將所有感情都隱匿在厚厚的冰層後面。

李耀這時候才意識到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

據他所見,在太古遺迹中建立實驗室的所有洪荒種族,都被封印了至少70%以上的情感。

或許,這樣的他們,才能承受洪荒遺迹中層出不窮、光怪陸離、不可思議的奧秘和恐懼吧?

如果擁有正常的情感,在意識到億萬年間上百個絕不遜色於盤古文明的強大種族,統統隕落,徹底湮滅,就連他們也極有可能步前人的後塵,恐怕他們早就瘋了,任何研究都進展不下去。

只有那名少女,或許是年齡還不到的緣故,尚且能流露出一些正常的情感,大概這就是她和帝皇特別親近的緣故。

緊接著,畫面一閃,出現了研究員對金色肉球進行各種強烈刺激性和破壞性實驗的場景。

研究員們用強烈的電弧去刺激金色圓球的防禦能力,用帶著極強毒性和腐蝕性的液體來測試金色肉球的自我修復能力,甚至長時間故意不供給金色肉球任何營養物質,測試它的極限承受能力。

他們就像是根本不希望金色肉球中的帝皇能夠孕育出來一樣。

這樣充滿警惕、敵意甚至惡意的對待,自然激起了帝皇的反抗。

在接下來一副畫面中,一名身形高大的盤古族仰面倒在水晶塔外的地上,整個腦袋徹底爆開,鮮血和冷卻液噴濺了一地。

四周圍滿了驚愕欲絕的研究員們——即便他們都封印了絕大部分的情感,亦無法阻止他們對金色圓球產生不可遏制的恐懼。

「我殺死了一名研究員。」

守墓人的聲音既平淡又陰冷,一字一頓道,「這傢伙是一名基因學家和藥學家,最擅長用各種天然萃取和人工合成的毒物,暴力破解基因鏈深處的碎片,他向我的胚胎內注入了上百種毒液,來測試我的自愈和免疫能力,他甚至想往我的基因鏈中植入一道封印,也就是嵌入一枚寫滿了他的命令的基因片段,等到我真的孕育出來之後,如有必要,只要他心念一動,我的身體就會自動分泌各種激素,合成一種致命的毒藥,自己把自己毒死。

「這就是洪荒文明想出來,遏制我以及全人類的封印之一。

「這並不是最有效的封印,但的確是最痛苦的一種,我有很多次都險些被他的藥劑毒死,然而又被他的解毒劑救了回來,在某種意義上的『彌留之際』,我的識海中的確充滿了光怪陸離的幻象,就像是億萬年前的往日都以流光飛舞、走馬觀花的方式一一閃現,又被他涓滴不剩地竊取。

「在絕大多數情況下,我並不憎恨研究員們的所作所為,畢竟絕大部分實驗對我造成的痛苦都微乎其微,而且我也可以通過這些實驗,讀取到大量基因深處的奧秘,進一步認識我自己。

「但這名研究員的手段,實在太令人痛苦,我也不算是恨他,只想要擺脫這種生不如死的狀態,再加上和我唯一的朋友分離,內心頭一次充滿了失落和焦躁,想要肆無忌憚地發泄一下而已。

「於是,在他又一次拿著灌滿毒液的注射器朝我走來時,我凝聚全部力量,在他的大腦中實施了一次小小的『推動』。

「很難解釋所謂的『推動』究竟是怎麼回事,那就像是升級版的催眠,我的神念輕輕一掃,就能掃描清楚他大腦的運作方式,甚至具體到某一片腦組織能影響他的某個決定,然後我只要在意念中輕輕擠壓,就能影響他的決定。

「我希望,不,是命令他將毒液注射到自己體內。

「平心而論,我並沒有殺死他的想法,因為我知道他每次在準備一種毒液的時候,都會同時準備好解毒劑——畢竟他們僅僅希望用毒液刺激我的基因記憶,同時測試我的自愈和免疫力,並非真的要殺死我,以往那些解毒劑雖然有各種各樣的副作用,解毒過程也相當痛苦,但在起死回生這一點上,統統都有奇效。

「所以,我相信他就算給自己注射了毒液,也可以馬上用解毒劑拯救自己,最多吃點兒苦頭而已。

「豈料,我的『推動』令這名盤古族研究員大驚失色,他下意識將每一個腦細胞都激蕩到了極限,凝聚了全部腦電波和精神力量來對抗我。

「於我而言,這種程度的精神對抗不過是和風細雨中的遊戲,我滿不在乎地加強了『推動』之力,豈料這傢伙卻瞪大了眼睛,周身每一寸皮膚都憋得通紅,表情如片片皸裂的冰殼,驚恐到了極點,後腦勺的褶皺『嗤嗤嗤嗤』噴射著熱流,最後,在其他研究員尚未反應過來之前,整個腦袋就徹底爆掉了。

「我闖下了大禍。

「或者說,我呈現出了太過強大的能力和極其恐怖的潛力,已經不是盤古文明用常規方式可以鎮壓,他們決定中止研究項目,令我陷入超長期的冬眠狀態,幾千年、幾萬年、幾十萬年……或者永遠,直到他們在其他領域的研究有了進展,有信心能絕對控制住我,再將我解凍,進行新的研究。

「對於這個結局,我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地。

「當時的我,畢竟只是一枚小小的胚胎,縱然基因深處蘊藏著再多的奧秘,但是在缺乏營養、能量和血肉之軀的情況下,依舊什麼都做不了——催眠一名毫無防備的研究員是一回事,同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