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042章 唯一選擇

第3042章 唯一選擇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3-28 06:15  字數:3383

「說清楚點。」

李耀道,「怎麼個復活法?」

「就像是有什麼東西從空氣中解凍,又好像某種堅不可摧的存在瞬間碎裂,總之,我的神魂波紋瞬間強烈了數百倍,而跟隨我的所有聖盟人,他們的心跳和脈搏也強勁了百倍,一部分修為不夠的人,甚至鮮血狂噴,手舞足蹈,陷入迷亂。」

呂輕塵道,「雖然我自己並沒有血肉之軀,但我還是產生了非常詭異的感覺,就好像所有人體內的細胞,統統覺醒,擁有了自己的思維和意志,要從身體上分解開來一樣。」

李耀沒來由想到了那頭轟然倒地的恐龍。

在恐龍倒下之後,大片蝴蝶從它的屍骸內飛出,在半空中翩翩起舞。

這一幕像是蘊含著恐怖的徵兆,在李耀的腦海中盤旋,久久揮之不去。

「我的人馬和丁鈴鐺那些探索者正在劍拔弩張之時,就聽到外面傳來『隆隆』的爆炸和震蕩聲,就好像……冰封了幾十萬年的大雪山,忽然遇到了罕見的高溫,厚達幾十米的積雪全都融化,洪水泛濫,一發不可收拾。」

呂輕塵繼續道,「等我們察覺到不妙時,已經來不及了,凶獸和守衛們身上的銀光還有灰霧統統散去,他們重新擁有了呼吸和殺戮的能力,並且佔據了白銀之城的大街小巷和殘垣斷壁,甚至連半空都被飛劍和酸液牢牢鎖定,任何人或者凶獸飛到半空中不超過三秒鐘,就會被至少三五十種法寶和神通集火攻擊。

「這真是『城門失火,殃及池魚』,雖然雙方的首要攻擊目標都不是我們,但他們的法寶和神通威力如此之大,動輒能摧毀一座高樓大廈,夷平整整一個街區,我們要完全躲過炮火的侵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那些凶獸,徹底喪失了理智,只保留最原始的殺戮本能,才不會在乎我們和守衛的區別,而對守衛來說,無路可退的他們也早就殺紅了眼,只要『敵我識別系統』上並不存在的目標,全都是他們攻擊的對象。

「想必你也看出來了,絕大部分凶獸都是守衛轉化而成的,換言之,這不僅僅是一場激烈的獸潮攻防戰,更是一場大規模的恐怖瘟疫,在最後一名守衛被轉化成凶獸之前,殺戮是絕不會停止的。

「在這種情況下,我和丁鈴鐺也顧不上攻擊彼此,卻是被突如其來的炮火轟得四下潰散,我們的第一個念頭都是奪路而逃,先逃出這該死的鬼地方再說。

「但是,我剛才已經說過,這裡是極不穩定的空間不連續帶,或許是我們無意間觸發了什麼機關,整座白銀之城就像是漸漸飄離北極的冰山一樣分裂,即便看上去近在咫尺的出口,都被無影無形的壁障阻隔,隨著一陣眼花繚亂的變化之後,街道會變成高牆,高牆會變成地道,我們徹底迷失在神秘莫測、千變萬化的迷宮中,再也找不到來時的路。

「我甚至懷疑,這裡的時間流速和外面都不一樣——這裡的靈磁干擾十分嚴重,將我全部的計時法寶統統損壞,又沒有晝夜之分,以至於我都不知道自己究竟待了多久。

「在漫長的逃亡和廝殺中,我的手下統統命喪凶獸之口,我也彈盡糧絕,巨神兵達到疲勞極限,靈能消耗殆盡——否則,也不會被你輕易撿了便宜。」

「原來如此。」

李耀心思電轉,將呂輕塵說的每一個字都和自己看到的一切互相印證。

或許呂輕塵是居心叵測,但這番話的可信度還是極高的,他有可能隱瞞了一些東西,但應該沒有故意說謊。

雖然如此,李耀還是有很多關節想不通,「等等,你知道這場大戰的前因後果嗎,至少,你知道參戰雙方究竟是誰嗎?我看絕大部分進攻方都是凶獸,而防守方則是盤古族、女媧族聯軍,不像是內戰的樣子。」

「的確不像。」

呂輕塵道,「這些傢伙剛剛復活時,進攻方還有很多人並沒有喪失理智,也沒有感染病毒變成凶神惡煞的巨獸,他們仍舊保留著盤古族或者女媧族的模樣——換言之,這是一場盤古族加女媧族,對抗盤古族加女媧族的戰爭。

「真是奇哉怪也,一幫盤古族夥同一幫女媧族,去殺戮另一幫盤古族和另一幫女媧族,在洪荒戰爭的末期,實在是不可思議的事情。

「不過,誰知道呢,沒有永恆的朋友,只有永恆的利益,若是為了天大的利益——比方黑牆製造者的秘密,即便不共戴天的宿敵,也可以變成同心協力,並肩作戰的好兄弟吧,就好像你我一樣。」

「打住,不要往自己臉上貼金,在對抗伏羲的戰鬥中,我已經深刻認識到和你並肩作戰的後果了。」

李耀皺眉道,「這個問題姑且放在一邊,還有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你見到『帝皇』了嗎,哪怕是他的屍骸,或者他存在過的證據?」

「沒有。」

呂輕塵苦笑道,「事到如今,難道你還不明白,所謂『帝皇古墓』原本就是荒誕不經,以訛傳訛的故事,帝皇根本沒有在這裡建立什麼輝煌的陵墓,更沒有留下一支戰無不勝的大軍給他陪葬——用腦子想想也知道,在星海帝國走向崩潰的時候,即便強如帝皇也不可能讓自己『風光大葬』,他的確運送了大量工程部隊和探索者進來,並且搭建了一座規模非常宏大的前進基地,但這一切,都隨著歲月的流逝而不斷侵蝕,最終灰飛煙滅了。

「如果帝皇真的進入了遺迹的核心,我們腳下這座白銀之城的話,或許他也和我那些手下一樣,早就慘死在凶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