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3039章 造神

第3039章 造神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3-26 19:17  字數:3382

「轟!」

當呂輕塵用最高亢和扭曲的音調,宣稱自己是「神」的時候,李耀操縱著「縱火者」,把巨大的鐵腳板從「拯救者」的胸膛里抽了出來,卻又將分解和展開到「毀滅狀態」的右臂對準里支離破碎的窟窿,毫不猶豫地一炮下去,把「拯救者」的整個胸口都炸了個稀巴爛。

自然也把呂輕塵的蠱惑都炸到了九霄雲外。

「你在幹什麼?」

呂輕塵怪誕的笑聲終於變成刺耳的尖叫,「你需要我!沒有我的合作,誰都逃不出去,更別想發現隱藏在太古遺迹背後的奧秘!」

「是嗎?」

李耀微笑,「縱火者」的腰間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聲,背後的三四十座輔助動力單元同時射出最威猛的光焰,幫助「縱火者」以快若閃電的速度轉身,把將近一萬度的刀芒,變成了完美無瑕的弧線。

「唰!」

那條閃電巨蟒剛剛從上方朝他們撲來,就被驚天動地的刀芒狠狠斬在七寸之上,0.01秒的遲滯之後,就是勢如破竹的深入、所向披靡的破壞和摧枯拉朽的毀滅,直徑超過三五十米的凶獸腦袋,竟然都被李耀一刀斬落,猶如一塊渾圓的巨石,在殘垣斷壁之間「轟隆轟隆」翻滾,腐蝕性的血液噴向四面八方,把銀輝色的街道和建築都變成一片焦黑,又傳來「嗤嗤嗤嗤」的聲音。

李耀這一刀還沒結束。

乾淨利落斬斷閃電巨蟒的頭顱之後,刀芒順勢一個轉折,陡然向下加速,直接劈進了「拯救者」的右腿。

「咔嚓!咔嚓!」

李耀操縱「縱火者」,狠狠一腳踩在「拯救者」的右腿膝蓋上,戰刀一轉,一擰,一撬,直接把「拯救者」的整條右腿都卸了下來。

「啊啊啊啊啊!」

呂輕塵痛呼,「你瘋了?你究竟在幹什麼!這裡還有無窮無盡的凶獸,還有極度危險的機關,還有不可思議的上古存在!我們應該合作,我們可以一起拯救——」

李耀充耳不聞,駕馭「縱火者」,把閃電怪蟒兀自抽搐的屍體拽了過來,把鮮血狂噴的傷口對準「拯救者」胸腹之間觸目驚心的窟窿,大量腐蝕性的血液頓時灌滿了「拯救者」的胸膛,把所有精密的法寶單元都浸潤得通通透透。

原本金閃閃、黃澄澄的法寶單元,頓時也向街道兩側的建築一樣,變得焦黑一片,醜陋不堪,發出刺鼻的腐蝕性氣息。

呂輕塵釋放出來的信息流,頓時變得凌亂和扭曲,就像是他的血肉之軀,正沉浸在一場硫酸之雨中。

「不是你說的嗎,我們兩個都是徹頭徹尾的瘋子,根本不用講半點兒法則和道理,現在又怪我發瘋?」

李耀說著,戰刀再次揮舞,把「拯救者」的左臂也給卸了下來,連同右腿一起,納入自己的乾坤戒中,「而且,你還說,在進行這種太古遺迹的探索行動中,第一件要做的事情,就是清除團隊中一切不可控因素——我很同意你的觀點,這不是,正在清除不可控因素嗎?」

「……」

饒是以呂輕塵的瘋狂和狡詐,也是半天說不出話來,神魂收縮成了一團。

「這一切都要怪你自己,誰叫你已經欺騙了所有人太多次,在我的評估里,你是比所有凶獸加在一起更加可怕的敵人。」

李耀不慌不忙卸下了「拯救者」的左腿,也丟進乾坤戒中,淡淡道,「我相信你掌握著許許多多的秘密,也相信這些秘密對於我完成任務,拯救所有探索隊員並逃出生天大有好處,但再多的秘密都無法抵消你的危險性和不可預測性,所以,綜合衡量之後,我是一點兒都不介意把你就地正法的。

「現在,你還剩下一條手臂,巨神兵的噴射動力單元也還完好無損,仍舊擁有最基本的移動和戰鬥能力,和徹底的廢銅爛鐵之間還有一點差距——但距離不會太遠的。

「不想被我完全拆爆丟給凶獸的話,那就抓緊時間,告訴我一切,要怎麼樣才能救出丁鈴鐺他們?」

「……不知道。」

呂輕塵沉默片刻,老老實實道,「整座『帝皇古墓——神墓——黑墓』都被建造在一片極不穩定的空間不連續帶上,或許是被機關操控,或許是空間徹底崩潰,總之,現在我們和丁鈴鐺他們正處在不同的空間中。

「看似大家都在同一座城市裡,但這座城市的規模和複雜程度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這裡不僅僅有東西南北和上下六個方向,更有無數如蟻穴和蜂巢般複雜的隱秘空間,是一座徹頭徹尾的迷宮,你以為近在咫尺的人,卻有可能已經被碎裂的空間帶到了幾百光年之外,而遠在另一顆星球上的超級凶獸,也有可能被空間漣漪捲入到這裡,出現在我們的頭頂。

「我,我沒騙你,不信你可以搜索一下通訊網路,沒有任何反應吧?無論丁鈴鐺還是龍揚君還是厲靈海或者你帶來的所有人,都聯繫不上吧?按理說,這是不可能的,在同一座城市的範圍內,以巨神兵的信息傳輸能力,無論如何也應該能發現對方的蹤跡,但咄咄怪事卻真實發生了,就因為我說的,空間扭曲、撕裂和散落開來,我們都被困住了。

「哦,如果你知道丁鈴鐺的精確坐標,還擁有星海跳躍的能力,或許能一下子跳到丁鈴鐺的身邊——不過,別怪我沒有提醒你,這裡的空間如此扭曲和混亂,小心跳過去的時候被卡在半路上,萬一只有一半的你跳躍過去,剩下一半卻凝固在『空間之牆』里,那就很尷尬了,是不是?」

「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