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85章 宇宙巨頭!

第2985章 宇宙巨頭!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3-03 14:57  字數:3532

「這妖女……」

感受到身邊沉默的火山越來越暴躁,李耀的臉色都變了,結結巴巴道,「老、老婆,這麼低級的挑撥離間、無事生非,你該不會相信吧?」

「你說呢?」

丁鈴鐺沉默片刻,冷哼一聲,「你覺得,你老婆有蠢到這種程度嗎,對我這麼沒有信心?」

「那就好!」

李耀長舒一口氣,賠笑道,「我就知道,我老婆最英明睿智,深明大義了,此妖女的演技這麼浮誇,台詞這麼空洞,要多假就有多假,我老婆怎麼可能上當?」

「當然不會上當,我當然知道,你唯一愛的女人是我了。」

丁鈴鐺忽然湊過來,幾乎要咬到李耀的耳朵,輕輕道,「所以,今天晚上,大道之爭,十次,沒問題吧?」

李耀:「哎?」

丁鈴鐺:「哎什麼哎,是覺得十次太少,還是你發現自己並沒有那麼愛我了,連大道之爭都變得索然無味?」

李耀:「不,不是這樣的,老婆你聽我說,我覺得咱們還是進入幻象空間,在精神世界裡暢遊和交融,這樣比較刺激,真的,今晚我給你變個絕的,好不好?」

丁鈴鐺:「好啊!」

李耀:「那就好,那就好,老婆你真是善解人意,溫柔體貼啊!」

丁鈴鐺:「幻象空間的精神交融當然不能少,但真刀真槍的大道之爭我也要,一次都不能少——你這麼愛我,一定沒問題的吧?」

李耀:「……」

丁鈴鐺說到這兒,忽然不輕不重推了李耀一把:「好了,進入正題,快到龍妖女那兒去吧!」

「不是吧?」

李耀叫苦不迭,「我都言聽計從,任由宰割了,老婆你還在生氣?我和那個妖女真的沒什麼,你相信我啊!」

「廢話,我什麼時候說過不相信你了,只不過,開會的時候你不應該站在我身邊。」

丁鈴鐺道,「你快過去吧,我沒生氣。」

「既然你沒生氣,還要我過去幹啥?」

李耀奇道,「難道我不是以『聯邦議長配偶』,星耀聯邦『第一先生』的身份,來參加這次絕密會議的么,我不站在你身邊,應該站哪裡?」

「前幾日在幻象空間的精神交流太激烈,一直忘了和你說,聯邦、帝國和聖盟三家在協商錯綜複雜的利益時,關於如何處置『禿鷲李耀』的問題,亦是非常重要的一個議題,為此還特別出台了一份叫做《禿鷲條款》的協議。」

丁鈴鐺看著滿頭霧水的李耀,解釋道,「你覺得你僅僅是聯邦議長的配偶這麼簡單么,別傻了,拋開你過去一百多年連續殺滅『復活的盤古族』,『黑星大帝武英奇』和『洪荒人工智慧伏羲』,等等等等『豐功偉績』不提,僅僅以勢力而論,你就是星耀聯邦最強大宗派和軍工複合體的最大股東,是聯邦兩大情報機構之一,黯月基金會幕後掌控者的師父,是號稱『聯邦國父』的精神領袖,和聯邦諸多強者都有著千絲萬縷的關係。

「然後,是帝國這邊。

「你是貨真價實的帝國黑風王,爵位之隆重,在全帝國範圍內都無人能及,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就連檯面上的皇帝都是你一手捧上去,你對他的影響力非常大。

「然後,你還掌控了『金晶塔』這種鑲嵌在帝國心臟上的恆星級法寶,隨時能發動一場毀天滅地的風暴,不能說你撐起了帝國的半壁江山,但你要毀掉帝國的半壁江山,卻是輕而易舉。

「至於正在經歷劇變的聖盟,就更不用說了,非但聖盟的兩位新領袖都由你的點化而誕生,將你當成他們的父親,而且你自己的神魂內就融合了大量源自伏羲的數據,能驅策億萬來自聖盟的強者——說你是聖盟的國父,也沒問題啊!

「聽明白了嗎,聯邦議長叫你老公,帝國皇帝叫你大哥,聖盟領袖叫你爸爸,你簡直是盤古宇宙最大號的幕後黑手了,堪稱是』宇宙巨頭『啊,昔日的蕭玄策、呂醉甚至武英奇之流,比你都不知道差哪兒去了——若非親眼所見,親身經歷,真是打死我都不相信,宇宙間竟然會發生這麼離譜的事情!」

「被你這麼一說,好像,好像也是。」

李耀撓著頭,有些不好意思地說,「不過,老婆你別擔心,真的,用不著把我想得這麼偉大,也不用仰慕我甚至敬畏我,我很隨和的,絕不會被這些過眼雲煙迷惑了道心,你就和原先一樣對待我就行了。」

「我當然知道,但是放到聯邦、帝國和聖盟三家博弈的背景中來,怎麼可能平常待之?」

丁鈴鐺道,「你這尊佛實在太大,聯邦、帝國和聖盟三家的廟都太小,實在容不下你,比方說,今天的會議上,三家的利益發生了衝突,你究竟幫誰呢?如果你站在聯邦的立場上,全力為聯邦爭取利益的話,以你在帝國和聖盟的影響力,你當然能幫聯邦撈取大把好處,但另外兩家又怎麼說,你又怎麼能腆著臉,心安理得當你的黑風王和『聖盟國父』呢?

「在其位,謀其政,如果你要享受黑風王和聖盟國父的榮耀,要滿足小明和文文叫你『爸爸』的虛榮心,那你勢必要付出一定的代價,要站在人家的立場上,幫人家爭取利益,但這又會反過來損害聯邦的利益,你辦得到嗎?」

李耀飛快眨巴著眼睛,這倒是個大問題。

以往他也不是沒想過,但清官難斷家務事,這麼一說,三家的首領都是自己人,他還能怎麼樣,只巴望著能稀里糊塗混過去就算了。

「很棘手,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