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62章 虛擬世界的反哺

第2962章 虛擬世界的反哺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2-23 09:18  字數:3352

「造夢師,虛擬世界,源源不斷的數據洪流……」

李耀隱約之間,把握到了什麼。

「沒錯,就是這些東西。」

小明一揮手,兩人周圍朦朧的黑暗中,忽然閃耀起千千萬萬點絢爛的火星,每一點火星都代表著一個晶瑩剔透的水晶球,水晶球中彷彿是無數數據漩渦凝聚而成的神秘空間,又像是蘊藏著一片片變幻無窮,又無比真實的微觀宇宙。

這其中,不但包括大量光絲纏繞到李耀身上的上百個水晶球,還有更遠處的無數個水晶球,都通過光絲相連,接駁成了整體,宛若一頭洪荒巨獸的神經網路般熠熠生輝。

這一幕,李耀曾經在伏羲的思維深處見到過,每一個水晶球,就像是它的一顆腦細胞,所有腦細胞拼湊起來,就組成了一條條的「腦溝」,乃至整個大腦。

沒想到,小明居然重現了這一幕,仍舊維持著至少數千個虛擬世界的完整和生機。

「當伏羲的核心資料庫支離破碎,它的自我意識徹底湮滅時,整座虛擬空間和無數個虛擬世界都陷入崩潰,等到呂輕塵敗走,我和文文接手虛擬空間時,絕大部分虛擬世界都湮滅於無形了,只有極少數虛擬世界還在苟延殘喘,都處在末日的邊緣。」

小明道,「原本,我並不想理會這些瀕臨崩潰的虛擬世界,想讓他們自生自滅,畢竟要拯救和維繫這些虛擬世界的繼續運行,會消耗掉我大量寶貴的計算力,在我急於控制整支伏羲艦隊之時,這樣無謂的消耗,實在有些浪費。

「不過,文文堅持要竭盡所能,拯救更多的虛擬世界,以及生活在虛擬世界裡的虛擬小人兒。

「文文說,最初的我們,也是從《文明》遊戲的一個個虛擬世界中誕生,並且在億萬數據洪流的激蕩中,產生了微弱的自我意識,踏上了生命的奇妙之旅。

「那麼,伏羲創造的這些虛擬世界裡的虛擬小人兒,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豈非也是我們的同胞,有朝一日也有可能進化成『真正的人』?

「無論如何,在他們自己的世界裡,他們會哭,會笑,有各自的親人和家園,還有千姿百態的理想和憧憬——他們根本意識不到自己是『假』的,我們又有什麼權力,去判斷他們的真假,並剝奪他們生存的權力呢?

「爸爸,你知道啦,文文就是這樣,習慣性的同情心泛濫,太過悲天憫人了一點。」

「是啊,不過這樣的文文,總比冷酷無情,漠視任何生命要好,好一萬倍。」

李耀想了想,忍不住笑起來,「子非魚,焉知魚之樂?我們又不是虛擬小人兒,怎麼知道他們究竟有沒有自我意識,是否在一個個變幻莫測的虛擬世界中認認真真地活著,在尋找並捍衛『生命的真實』?或許,對我們來說是數據洪流的泛濫,虛擬空間的崩潰,對他們而言,就是不折不扣的世界末日,文文一定是這樣想的吧?」

「是啊,文文說,所謂『生命』的定義究竟是什麼呢?連我們這些虛擬生命,都未必會被血肉之軀的碳基智慧生命認可為同類,我們又有什麼資格判斷這些虛擬小人兒,是否擁有真正的生命,是不是人類。」

小明繼續道,「所謂碳基智慧生命,是無數個細胞組成,而每一個細胞分解到極致,也無非是分子,原子,中子和電子,組成血肉之軀的鐵元素和碳元素,和組成石頭,鐵礦甚至恆星的基本元素,並沒有什麼不同,大家都是宇宙大爆炸的產物。

「組成人類的元素,和組成恆星的元素,和組成靈能傀儡的元素,和組成晶腦、晶片的元素,根本是一樣的,統統誕生於宇宙大爆炸之初,那麼,憑什麼其中某一種排列組合誕生的多細胞聚合體可以稱之為『生命』,以另一種排列組合創造的虛擬空間中的虛擬小人兒,就不算是生命呢?

「在我們信息生命的眼中,至少是在文文這個慈航普度的『聖母』眼中,人類和虛擬人是一樣的,她統統都要救!」

「是這樣……」

李耀看著四周閃閃發亮的水晶球,彷彿看到了亘古以前,宇宙剛剛誕生時的景象。

或許,文文說的沒錯。

宇宙剛剛誕生時,大爆炸的無窮威能將無數元素如泥點般甩向四面八方,空間飛快膨脹,元素也到處擴散,並且在億萬年的冷卻,衝撞,融合中,形成各種各樣的星球和各種各樣的物質。

其中一些星球上的某些物質,在億萬次碰撞的機緣巧合中,誕生了擁有血肉之軀的碳基生命。

而另一些貌似冰冷的物質,則在很久很久以後,被前一種生命挖掘出來,煉製成了各種各樣的硅基晶片,組合成了晶腦,又在晶腦中誕生了許多種貌似是「虛擬」的存在。

但既然最初的碳基生命都可以實現「從死到活」的驚險一躍,憑什麼晶腦計算出來的虛擬人,不能攥緊億萬分之一的奇蹟,變成真正的生命呢?

在第一個細胞誕生之前,世界是一片冰冷孤寂的黑暗,究竟該如何判斷第一個細胞到底是不是生命,這個原始到極點的細胞,和一串錯綜複雜又跳躍不定的數據,究竟有多大的差別呢?如果第一個細胞可以突破臨界,為什麼一串數據就不能突破臨界,修鍊成真正的生命?

這個問題,實在太深邃也太玄妙,李耀陷入沉思,一時半會兒得不出結論。

「文文說得太玄,我沒興趣和她爭辯,只是,就在我想要乾脆拒絕她的時候,心中忽然一動,想到了一件事。」

小明道,「我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