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50章 最後一拳!

第2950章 最後一拳!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2-17 08:23  字數:3484

他們明明是一體兩面,在剛才對抗伏羲的戰鬥中,為了使出終極絕招「地球衝擊波」,一起被榨乾了神魂。

但為了詐呂輕塵一詐,在李耀和呂輕塵周旋之時,血色心魔還是偷偷摸摸吞噬了大量毫無意義的垃圾數據,又將這些垃圾數據層層打包,高度壓縮,偽裝出神魂無比強大的模樣,還和李耀唱了一出雙簧,試圖將呂輕塵嚇跑。

說實話,有那麼一瞬間,呂輕塵的心靈防線的確有些崩潰,險些就要被他們唬住,中了虛張聲勢的空城計。

——倘若是一個呂輕塵素不相識的對手,或者那種光明磊落,美譽度極高,信用記錄極好的對手,呂輕塵或許就上當,真的落荒而逃了。

但正因為對手是李耀和血色心魔,考慮到他們以往的斑斑劣跡和各種卑鄙無恥的手段,呂輕塵還是把心一橫,孤注一擲,死也要拼一把。

果然被他一下子戳穿了李耀和血色心魔虛有其表的真面目!

這實在不能怪李耀和血色心魔的演技不到位,怪只怪同樣的招數他們已經用了太多次,早就給人留下了固化的印象。

特別是上次在聯邦保衛戰中,類似的招數,他們早就在呂輕塵和天魔莫玄面前施展過,令呂輕塵深刻了解了他們的人品。

呂輕塵笑得越來越輕蔑,也越來越譏諷,眉眼間滿是猙獰。

李耀和血色心魔面面相覷,不約而同吞了口唾沫。

「我就說嘛,這招行不通的,根本是浪費時間而已!」

血色心魔哭喪著臉。

「誰說行不通,分明是你的演技太浮誇了好不好,為什麼每次要扮演囂張跋扈,邪惡無比的大魔王,就非要搞個布滿獠牙的血盆大口出來呢,這麼誇張又沒什麼想像力的樣子,人家當然不會相信!」

李耀忍不住抱怨。

「我浮誇?有沒有搞錯,我的演技絕對是爐火純青、超一流的,一定是你自己露出了破綻——在我嘴裡慘叫的時候,那叫聲要多假就有多假你知不知道,我有多想笑場你知不知道?怪我之前,還是多反思一下你自己的演技吧!」

血色心魔反唇相譏。

「我的演技有什麼問題?告訴你,我禿鷲李耀縱橫星海上百年,打遍八荒六合未逢敵手,,全是靠演技混飯吃的!你可以侮辱我的實力,甚至可以侮辱我的人格,但你絕不可以侮辱我的演技!還有,說到笑聲的問題,你那個『桀桀桀桀』的笑聲究竟是什麼意思?是,是有個成語叫『桀桀怪笑』,但『桀桀怪笑』並不等於發出『桀桀桀桀』這樣詭異的笑聲啊,你看哪個正常人笑起來是『桀桀桀桀』這樣的,光是聽到這樣的笑聲就非常齣戲,一下子看穿你虛有其表的本質了好不好!」

李耀越說越火。

「所以現在是把所有責任都推卸到我頭上嘍?是你一定要我詮釋出『黑暗宇宙霸王』的氣勢,要表現得比他更邪惡百倍,讓他清楚認識到自己一時衝動的後果,產生深深的悔恨之心啊!那我不『桀桀桀桀』地笑,難道還『嘻嘻嘻嘻』這樣?這算什麼『黑暗宇宙霸王』啊!」

血色心魔同樣越吼越暴躁。

「我是讓你表現得邪惡點,但沒有要你這麼誇張啊,這裡面微妙的差異,難道你都不能精確把握到,如果連『獰笑』這種事都要我教,那還要你何用?還有最後,你沖得這麼快乾什麼,你都沒給他幾秒鐘時間考慮,就這麼心急火燎衝過來要一口吞噬他,那他條件反射,本能反應,當然是出手防衛啦!如果你當時沖得慢一點,給他幾秒鐘考慮一下,說不定他就反應過來,夾著尾巴逃跑了呢?真是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的東西!」

李耀恨得咬牙切齒。

「不是吧,我為你出生入死,兩肋插刀,剛剛還被他插了好幾十刀,你現在居然對我說這種話?好啊,既然對我這麼不滿,那就一拍兩散,甚至決一生死啊,哪怕一分鐘之後就要被他徹底消滅,我也要先乾死你這個忘恩負義的傢伙!」

血色心魔尖叫。

「那就來吧,我也早就想徹底消滅你這個十惡不赦的心魔了,來來來,我數一二三,大家一起動手,誰不動手誰是孫子!」

李耀咆哮。

「行,那就來決一死戰吧,呂賢侄,千萬不要攔著我,我們兩個的事等等再解決,萬事都等我乾死這個人渣再說!」

血色心魔怒髮衝冠,不對,是怒鞭毛衝冠。

一時間,兩條小蚯蚓分別膨脹成了大蟒蛇,每一條鞭毛都高速顫動著,像是周身長滿了螺旋槳。

李耀和血色心魔怒目而視,深吸一口氣,幾乎同時暴喝:「三!」

「三」字出口,兩條小蚯蚓瞬間化作兩道金色和紅色的流光,暴射出去。

只不過,不是沖著彼此,而是完全朝著兩個不同的方向。

李耀一把抄住小明,血色心魔一把撈起文文,飛快旋轉的「鞭毛螺旋槳」輸出了強大的推動力,令他們瞬間就將速度飆至極限,眼看0.1秒就要逃到數據海洋的邊緣。

但就在這時……

兩道刺眼的刀芒,像是早就預料到了他們會落荒而逃一般,等待在數據海洋的邊緣,蓄勢待發了很久。

直到此刻,朝兩條小蚯蚓狠狠斬去,將他們狼狽不堪地逼了回來。

一刀一刀又一刀,刀芒恍若連環霹靂,把兩條小蚯蚓重新逼回到呂輕塵的面前。

李耀、血色心魔和呂輕塵,大眼瞪小眼,場面一時間變得死寂,有點兒說不出的尷尬。

呂輕塵臉上的表情,與其說是志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