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48章 另一個極端(新年快

第2948章 另一個極端(新年快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2-16 06:13  字數:3591

黑色的毒Y彌散之下,連呂輕塵的光焰都被侵蝕和玷污,就像是迷霧中的火焰般影影綽綽。

「你是……李耀的心魔!」

呂輕塵臉色大變。

他在黑風艦隊強襲星耀聯邦的戰役中,曾經竊據了黑風艦隊的旗艦「黑色漩渦號」,在那上面和李耀以及血色心魔戰到天昏地暗、日月無光。

之後他被轟得支離破碎,大量神魂殘片都被血色心魔吞噬,成為血色心魔進化的「養料」。

所以,他對血色心魔的氣息絕不陌生,甚至稱得上「刻骨銘心」!

原本呂輕塵還以為血色心魔和李耀一樣,都在對抗伏羲的戰鬥中被打得奄奄一息,早就煙消雲散。

沒想到血色心魔竟然成長到如此邪惡,如此強大,如此恐怖的程度!

「呵呵,『李耀的心魔』嗎,那只是過去的稱呼,過去他體內的光明壓倒黑暗,我只能屈居『第二人格』的位置,姑且算是心魔。」

血色心魔從血盆大口的環形利齒中,吐出上百條毒蛇和荊棘般的舌頭,從每一顆牙齒的縫隙間舔舐過去,獰笑道,「但現在,拜你所賜,你徹底挑起了李耀內心最黑暗的角落,令我全面壓制了那個畏首畏尾,婦人之仁,熱血高中生一樣幼稚的傢伙。

「從這一刻起,我才是真正的李耀,而那個傢伙,則變成了一尾小小的心魔,受到我的全面鎮壓,再無翻身之日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血色心魔猖狂大笑起來,比呂輕塵剛才更狂妄,霸道和邪惡百倍。

「輕塵,輕塵……」

從血色心魔亂蓬蓬、毛扎扎的舌頭上,卻是傳來了一道極度痛苦和虛弱的聲音,呂輕塵定睛觀瞧,不是李耀那條小蚯蚓還是誰?

只見李耀被幾十條長滿了荊棘和倒鉤的長舌纏繞,彷彿陷入毒蛇地獄般不可自拔,只能發出生不如死的慘叫,「輕塵,現在你應該相信了吧,我並沒有騙你,我、我和你是同一類人,你遭遇的一切我都曾經遭遇過,你最細微的心理畸變,我也曾真真切切體會過,糾結過,煎熬過!

「我早就在面對黑暗宇宙的侵襲時,不可遏制地生出無數血腥、暴虐、殘忍的負面情緒;我不止一次產生強烈的殺戮**,想要殺殺殺殺殺殺殺,用『殺光所有敵人』的手段來實現目的;我也有過野心,想要成為真正的宇宙至尊、星海大帝、古往今來最偉大的英雄;將我的意志貫徹到每一顆星球的每一顆沙礫之上,讓所有人都對我言聽計從,靠我一個人的智慧和力量,去創造一個所謂的『完美世界』。

「總之,你所盤算的一切計劃,你想要實施的所有圖謀,我早八百年都想過,都認認真真地想過,連每一個細節都考慮過很多次了。

「我曾經無數次忍不住想要實施這些狂妄而邪惡的計劃,但最終還是將邪念統統鎮壓,高度壓縮並打包成了所謂的『黑暗人格』,也就是這頭名叫『血色心魔』的怪獸,由此才能保持主人格的純潔無瑕,和藹可親,光明磊落,平易近人,高大偉岸,英俊瀟洒和風流倜儻。

「但是,但是我沒辦法徹底消滅自己的黑暗人格,它仍舊時時刻刻侵蝕和污染著我,而且隨著我的境界越來越高,身份越來越特殊,受到的外界刺激和誘惑越來越多,它都變得越來越強,越來越不受控制了!

「我嘗試過很多方法,來控制自己心底的怪獸,不讓自己從『屠龍者』蛻變成『惡龍』,蛻變成和蕭玄策,呂醉,武英奇一樣的梟雄。

「最極端的一種方法,我甚至故意引導數千度高溫的靈焰,狠狠衝擊和燒灼自己的大腦,降低自己的智慧,把自己硬生生拉低到高中生、初中生甚至小學生的程度,就是為了『玉石俱焚,兩敗俱傷』,同時扼殺自己和心魔的能力,不讓這怪物衝出軀殼來為禍人間。

「但現在,但現在……我實在忍不住了。

「自從擊敗『武英奇3.0』,成為『金晶塔主人』,擁有了利用恆星向全宇宙廣播的能力之後,我真的感覺到,自己撐不下去了,每一秒鐘,我都在朝徹底崩潰的深淵挺進,眼睜睜看著這怪物將我一口接一口地吞噬,但我就是無法擺脫,無法擺脫這些看似簡單,充滿誘惑的『最終解決方案』!

「我忍啊忍啊,忍得好辛苦,直到此刻,先是伏羲對我造成重創,然後你還要說這些話撩撥我,故意刺激我內心最深處的黑暗**,現在,現在我再也控制不住它了。

「快跑,輕塵,你絕不是它的對手,你的黑暗和它相比,純粹是小巫見大巫,只有一個辦法,快跑,快跑,快——啊啊啊啊啊啊啊!」

血色心魔將上百條毒蛇般的舌頭狠狠一絞,卻是將李耀絞得血R模糊,痛不欲生,發出殺豬般的嚎叫。

饒是呂輕塵這樣歷經兩次脫胎換骨和兩次神魂自爆,最終才融合伏羲,涅槃重生的絕世魔君,都聽得目瞪口呆,半天說不出話來。

小明和文文更是大驚失色,險些沒哭出聲來。

「別理會這個聒噪的傢伙,讓我和呂賢侄好好親近親近吧,我覺得咱們之間很有共同語言,我恨不得把你的胸膛撕扯開來,側耳傾聽你的心聲,呵呵呵呵。」

血色心魔桀桀怪笑道,「放心,我和這個畏首畏尾,心慈手軟,婦人之仁,天真幼稚的傢伙完全不同,事實上,我非常喜歡呂賢侄的計劃,更欣賞你這種『我命由我不由天』的精神。

「沒錯,我非常贊同,無論帝都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