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41章 千載難逢的機會!

第2941章 千載難逢的機會!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2-14 02:52  字數:3659

「還好還好,總算這小子還有點兒良心!」

呂輕塵的肺腑之言,讓李耀稍稍鬆了一口氣,自動過濾掉「蟑螂,耗子,蚯蚓」之類的話,反正意思就是,他和呂輕塵誰贏都無所謂,關鍵是別讓伏羲得逞就對了!

「啊!啊!啊!啊!」

伏羲在呂輕塵越嵌越深的利爪之下,發出越來越微弱的哀嚎,徹底被呂輕塵的邏輯打敗了。

「正如我和那條蚯蚓所言,過去的我的確犯下了種種不可原諒的錯誤,充滿了局限性和致命的漏洞,以至於達到了修鍊的極限,被自己徹底困死了。」

呂輕塵感慨著,「所以,在殘魂漂流星海之時,我的確反思了很多很多,恨不得時間倒流,從頭再來。

「時間自然無法倒流,但生命未必不能從來一次,令我徹底擺脫過去的包袱和束縛,以全新的姿態,踏上全新的征途。

「因此,這不單單是一個陷阱或者說騙局,也不單單是我用生命進行的豪賭,更是我義無反顧的修鍊!

「我把自己投入死亡的深淵,在一次次輪迴中審視自己丑陋而畸形的心靈,用滾滾紅塵的滔天巨浪反覆蕩滌著千瘡百孔的道心,我任憑自己被你催眠和消化吸收,卻是藉助你的消化吸收,來擺脫附著在我神魂最深處的污垢和雜質,令神魂變得更加清澈和通靈,直到最後,我果然聽到了那條蚯蚓的召喚,抓住億萬分之一的機會,重新回到光明。

「即便我的計劃沒有成功,我當時就身消道隕,也沒有任何懊惱和悔恨——我已經為祖國和人類文明貢獻了一切力量,並且在生命的最後一刻,真真切切看清楚了自己,還有什麼可遺憾的呢?

「但是……

「既然我沒死,又以嶄新的面貌涅槃重生,那八荒六合、諸天萬界、乃至多元宇宙和多元宇宙之外的高維空間,便再沒有任何力量可以阻止我貫徹自己的意志,找到……無與倫比的自由!」

「砰!」

伴隨著呂輕塵最高亢的怒吼,代表著伏羲核心資料庫的「頭顱」,竟然被他硬生生捏碎,碎片化作無數紛亂的小光點,就像是燃燒的飛蛾一樣,倉皇逃竄。

「逃什麼?你不是很喜歡和我融合,去探索外面更遼闊的世界么,那就來吧,把你的一切統統送給我吧,哈哈哈哈!」

呂輕塵狂笑,醜陋的臉龐忽然裂成兩半,下巴幾乎耷拉到了肚臍眼上,竟然幻化出一張黑洞般的血盆大口,釋放出無窮引力,只一口,就把伏羲分裂出來所有的數據碎片,統統吞噬進去!

「不——」

伏羲發出最後的慘叫,叫聲凄厲至極,即便李耀聽了,都感覺心驚肉跳。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呂輕塵不為所動,放縱大嚼,不一時,就將伏羲最後一點數據徹底嚼碎,融入自己的神魂之中。

伏羲,這頭誕生於幾十萬年前洪荒時代,歷經盤古族和女媧族的末日大戰都沒死,反而越變越強,幾乎達到進化巔峰的「弱人工智慧」,終於,徹底湮滅了。

或者說,舊的伏羲湮滅了,新一代的伏羲,卻像是光耀萬丈的太陽般冉冉升起,把整片數據海洋照耀得無比輝煌。

當然,也反襯出在數據海洋中流竄和蠕動的李耀,是多麼虛弱。

李耀和呂輕塵,這對貌似命中注定的競爭者,就在數據海洋中,靜靜地對峙。

論形象、神魂強度和計算力,此刻的兩人差距極大。

呂輕塵繼承了伏羲的大部分計算力和演算法,神魂結構剛剛完成了一次涅槃重生的「完美升級」,雖然還處在相當弱小的階段,但每一秒鐘都在瘋狂成長,甚至還吞噬了一部分來自李耀神魂深處,地球的數據。

而李耀卻在和伏羲硬碰硬的對決中,耗盡了神魂深處最後一滴力量,縱然他也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但沒有十天半個月的喘息,休想恢復過來。

剛剛趁呂輕塵和伏羲廢話半天的功夫,他也瘋狂吞噬著四周的數據和信息,唯一的成果就是……多長了一根鞭毛出來。

「這有個鬼用啊!」

李耀揮舞著鞭毛,很想灑落一滴悔恨的淚水。

呂輕塵看著他,眼眸深邃,若有所思。

「現在,只剩下你我了,哦,還有這兩個可愛的小傢伙。」

呂輕塵簡單道,表情高深莫測,不知心底究竟在想什麼。

「是,是啊,那個喪心病狂的終極大魔王終於被你我聯手幹掉,星辰大海又一次恢復了平靜,真是可喜可賀,可喜可賀。」

李耀用鞭毛撓頭,感覺有些尷尬,實在不知道該說什麼,見呂輕塵不像是立刻要狂性大發的樣子,試著小心翼翼道,「呂賢侄,咱們沒必要一言不和,就兵戎相見吧?」

「怎麼?」

呂輕塵笑了笑,「接下來你是否要說,我也是在你的『點化』之下才能涅槃重生,所以從生理學的角度來首,你算是我爸爸?」

「沒有沒有,不是不是,你千萬不要誤會!」

李耀把頭搖得和撥浪鼓一樣,非常誠懇地身是一個很有自知之明的人,像你這樣天縱英才的新一代霸主,連洪荒時代的超級人工智慧都被你一拳打死,又有高尚的情操,臨死之前都不忘祖國——你是這樣出類拔萃,萬中無一,堪稱盤古宇宙第一高手,我能當你的叔父輩,叫你一聲『大侄子』,已經心滿意足了,真的,實在不敢奢望更多!」

呂輕塵目不轉睛盯著李耀。

李耀的鞭毛漸漸僵硬,結結巴巴道:「別,別這樣盯著我,呂賢侄,呂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