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32章 帝國之輝!

第2932章 帝國之輝!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2-11 05:28  字數:3792

帝都上空,殘陽如血,血染的大氣層中不斷出現一個個慘白的窟窿,無數星艦殘骸、高爆彈和登陸艙以飛火流星的姿態墜落,留下身後一塊塊黑斑也似的星空。

地面上,數千座防空陣地牢牢拱衛著皇城所在的中央政務區,幾十萬門晶磁炮同時向天空噴射著刀光劍影般的火蛇,將「流星」在大氣層之間就轟個粉碎。

但是從同步軌道上投射下來,攜帶著極高動能的質量武器實在太多,而越來越多防空陣的掃描和鎖定系統也陸續癱瘓,密集的火網終究出現致命的漏洞,越來越多「流星」呼嘯落地,在發出震耳欲聾的轟鳴之後,質量統統化作毀滅的衝擊波,猶如一重重熊熊燃燒的巨浪,蹂躪著天極星的每一寸土地,特別是中央政務區和皇城。

厲嘉陵扶著城牆,遙望西南方向升騰而起的蘑菇雲,那就像是高聳入雲的黑色巨神,無情踐踏著他的國土,他的子民,他的驕傲。

經過數日激戰,將最後崩潰的日子一天拖過一天,小皇帝也到了油井燈枯的邊緣。

原本夾著幾縷金色的黑髮,此刻變得慘白和蠟黃,兩個眼窩深深凹陷下去,眼珠就像是隨時會熄滅的鬼火,粗大的青筋如暴露在陽光下被晒乾的蚯蚓般,盤踞在太陽穴兩側,令這個精力充沛,生機勃勃的少年天子,看起來一下子老了十幾二十歲,就像是九幽黃泉中爬出來的惡鬼,狼狽而猙獰。

他的晶鎧上沾染著濃烈的硝煙和大團血污,不知是自己的還是別人的,卻也顧不上天子的體面,連擦拭的時間都沒有——已經有好幾撥敵人試圖沖入中央政務區,為了鼓舞御林軍最後的士氣,他不得不帶頭上陣,親自殺退了所有的敵人。

但這樣的抵抗,也僅僅是將全面崩潰的時間點,繼續向後推移一天,半天,一個小時或者一分鐘而已。

「陛下!」

同樣滿臉煙塵的厲靈海從指揮中心急匆匆奔來,「我們的整個靈網系統仍舊遭到敵軍最高強度的攻擊,大約70%的機能處於癱瘓狀態,預計至少要一到兩個小時才能修復——在不受干擾的情況下。

「現在,我們和同步軌道上的殘餘艦隊,還有駐守在地面上的各個軍團,包括地底的金晶塔,全都失去聯繫了!」

厲嘉陵的嘴角扯了扯,用沙啞的聲音問道:「還沒有東線的消息?」

「已經很久沒有了。」

厲靈海苦笑道,「自從一周之前,聖盟人就摧毀了我們設置在星域外圍的所有超空間通訊設施,又釋放了大量的干擾彈,無時無刻不對整片星海實施強烈的干擾,隔絕我們和外界的通訊——即便雷成虎那裡真有什麼好消息,也無法傳送進來。

「更何況,這才短短一周,最多十天而已,十多天之前,雷成虎連玉鼎界都沒能徹底攻陷,四大家族手裡仍舊掌握著一支相當精銳的『回天艦隊』,就算回天艦隊十萬艘主力戰艦的艦長都是豬,想要在廣袤無垠的星海中,把十萬頭到處亂竄的豬抓住,也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吧?

「所以,所以……」

厲靈海輕輕嘆了口氣,說不下去了。

轟!轟轟轟轟!噠噠噠噠噠噠噠!

這時候,從近在咫尺的皇城東南方向,忽然傳來猛烈的爆炸和交火聲。

不一時,就有灰頭土臉的御林軍將領連滾帶爬前來報告,駐守皇城的一支戰鬥傀儡部隊被敵人侵入了控制系統,竟然「叛變」了。

而負責管理這支傀儡戰隊的鎧師團,大量晶鎧也中了敵人的病毒,紛紛陷入癱瘓甚至更可怕的後果——敵人植入的病毒,竟然能偷偷開啟晶鎧的自爆系統,在鎧師尚未反應過來之前,就連帶著裡面的主人一起爆掉!

厲嘉陵的眼角一陣抽搐。

「命令所有部隊,統統關閉晶鎧和所有法寶的對外數據介面,進入單兵作戰,自由開火狀態。」

厲嘉陵咬牙切齒,下達了這樣一道不是命令的命令。

他當然知道這道命令有多麼糟糕——軍隊和平民最大的區別並不在於法寶和境界,而在於高度的組織化和紀律性,而組織和紀律都要依靠通訊,也就是靈網來貫徹,徹底斷網,各自為政的結果,就是最精銳的部隊都會在片刻之間,變成一盤散沙。

更何況,依目前的狀況,就連這樣不是命令的命令,都很難傳達到每一支前線部隊。

看著四面楚歌,八方火起,岌岌可危的皇城內外,厲嘉陵忽然感到一陣恍惚,竟然有頭暈目眩,搖搖欲墜之感。

厲靈海連忙伸手,扶住了皇帝的肩膀。

這一次,小皇帝沒有拒絕。

「母后……」

厲嘉陵滿是疲憊的臉上,終於泄漏出一絲迷茫,「朕,我是否錯了?」

「……沒有。」

厲靈海沉默了很久,忽然笑起來,「陛下沒有做錯,這或許是千年帝國最好的結局。

「咱們那位開國老祖,黑星大帝武英奇的所作所為,包括他一系列鬼鬼祟祟見不得人的勾當,沒有人比陛下更清楚。

「儘管表面上再怎麼塗脂抹粉和自吹自擂,真人類帝國的建立,實在稱不上有半點光彩可言,但至少,這個生於不義的國度,能夠死於無比壯烈和輝煌,而不是恥辱之中,令我們這些最後的修仙者也可以期盼,或許在不久的將來,會有人記得這個國度最後的勇氣,會為我們報仇呢?」

「是嗎?」

厲嘉陵愣了很久,忽然笑了笑,大步朝城樓之下走去,「母后言之有理,那麼,就讓朕兌現承諾,迎來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