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08章 蹊蹺的內訌

第2908章 蹊蹺的內訌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2-01 15:58  字數:3613

宋不歸只能道:「願聞其詳。」

「現在的回天艦隊,並非真正精誠團結的整體,四家各自的兵力,仍舊心懷鬼胎,各自為政,這一點,身為統帥的你,應該最清楚不過吧?」

宋力行道,「更加可恨的是,雲家,厲家和東方家的那些豬狗,看不慣我們宋家把持著回天艦隊的軍權,在朝中多有非議,父親和我,都不知幫你擋了多少明槍暗箭了!

「而現在,這些自私自利,毫無忠義可言的傢伙奪不回艦隊指揮權,竟然提出,要撤銷回天艦隊的編製,四家艦隊還是分兵回家,防守各自的巢穴,免得後方被人偷襲。」

「這——」

宋不歸大驚失色,「萬萬不可,回天艦隊好不容易才組建起來,這麼快就要分崩離析,豈非朝令夕改,一定令士氣跌落谷底啊!

「再說,叛軍暫時勢大,我們非要凝聚全部力量才能與之周旋,倘若四家分兵,只會被敵人各個擊破!

「更何況,我們宋家在四家裡勢力最強,就連天子也在這裡,革新叛軍想要爭取更多人的支持,就非要攻打宋家不可,怎麼可能把寶貴的兵力,投入到其餘三家廣袤無垠的腹地呢?他們拖不起的,絕不可能!」

「哼,我亦知道不可能,這不過是其餘三家討價還價的詭計罷了,但繼續讓這些傢伙和他們的艦隊,盤踞在咱們宋家的腹心之地,夜長夢多之後,還不知要鬧出多少不可收拾的亂子,所以父親和我的意思都是,要想辦法殺殺他們的威風,鞏固宋家的核心地位。」

宋力行滿臉詭詐,壓低聲音道,「趁著現在,咱們對回天艦隊還有一定的控制力,發動『玉鼎戰役』,和叛軍廝殺一場,大獲全勝當然最好,即便稍稍受挫,也沒關係,只要將其餘三家的艦隊擺在最前面,讓他們嘗嘗『戰神』雷成虎的苦頭,這些傢伙就老實了,這麼說,你明白……父親和我的意思了吧?」

宋不歸目瞪口呆,腦子裡彷彿有一口大鐘「嗡嗡」作響。

明白,他如何不明白,這是借刀殺人的計謀,是宋家高層想要借雷成虎這把銳不可當的戰刀,給除了宋家之外,其餘三大選帝侯的最後精銳,狠狠放點兒血呢!

宋不歸只是沒想到,局面都敗壞到這種程度,眼看大家都要死無葬身之地了,廟堂之上的袞袞諸公,竟然還想著勾心鬥角,爾虞我詐!

「這不可能。」

宋不歸脫口而出,「其餘三家的分艦隊指揮官也不傻,如何會乖乖沖在最前面,去火併堂堂『戰神』?」

「這個,就在父親和我的運籌帷幄,以及你的臨陣指揮上了。」

宋力行道,「你是回天艦隊的最高指揮官,而黃龍界、玉鼎界的所有跳躍點信息又全都掌握在我們手上,可以說,我們想讓艦隊跳躍到哪裡,艦隊就會乖乖跳躍到哪裡,剛剛脫離星海跳躍狀態的艦隊,還處在天旋地轉,渾渾噩噩的狀態,再發生點兒靈磁干擾,通訊中斷之類的狀況,你這個最高指揮官做點兒手腳還不容易嗎?

「總之,我們也不希望友軍白白送死,只希望他們能稍稍長點兒教訓,懂得團結才是勝利的道理,在朝廷里能老老實實,不要整天扯皮拖後腿,之後,你再拋出什麼『決勝黃龍界』之類的戰略,就容易接受得多了,是不是?

「不歸,我跟你說,這件事若是辦好了,你就是宋家最大的功臣,朝廷的中流砥柱,更能將整支回天艦隊,都牢牢掌控在手心裡,有父親和我的全力支持,你還怕什麼呢?」

「我就是怕你們這對殺人不見血,吃人不吐骨頭的狗父子!」

宋不歸在心裡狠狠咒罵。

他承認自己是庸碌無為之輩,但「平庸」並不等於「傻」啊!真按照宋力行所言,回天艦隊主動出擊,結果大敗而歸,誰來承擔戰敗的責任?更別說,按照宋力行的計劃,其餘三大選帝侯的艦隊還要損兵折將的,誰都不傻,都看得出其中的蛛絲馬跡,到時候,其餘三大選帝侯的雷霆怒火,究竟誰來承受?

不用說,當然就是他,回天艦隊的主帥了!

他估計自己輕則人頭落地,重則禍及親族,縱然陛下只要他一個的腦袋,其餘三大選帝侯都要買兇殺他全家啊!

當然,如果贏了,又另當別論。

但面對「戰神」雷成虎和新近崛起的「星盜之王」白星劍,打勝仗的幾率有%么?

宋不歸的眼眶瞬間紅了起來,又在下一瞬間恢復了平靜,彷彿根本沒看穿宋力行的意圖,和這麼做的後果。

——能在宋家這種龍潭虎穴掙扎近兩百年,幾起幾落都保住項上人頭,宋不歸當然也有自己的辦法。

「三天。」

通訊頻道對面的宋力行,仍舊沉浸在自己美妙的未來圖景中,絲毫沒注意宋不歸的反應,「給你最後三天,家族資源和人事上的全面支持,不管你用什麼辦法,玉鼎戰役必須發動!」

不等宋不歸回答,他就單方面中斷了通訊,只留給回天艦隊主帥一團黑漆漆的陰影。

宋不歸怔怔看了陰影很久。

有好幾次,他額頭的青筋都要蹦跳出來,像是戰刀般狠狠撕碎陰影。

但終究,青筋還是平復下去。

他並非孑然一身,亦是有一大家子人要仰仗著家族,現在妻兒老小大部分都在黃龍星上,受到宋力行父子的控制,他縱有通天徹地之能,又如何——更何況,他還沒有!

宋不歸嘆了口氣,閉上眼睛,用力揉搓起隱隱發痛的鼻樑。

正欲收拾無可奈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