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902章 超越輪迴

第2902章 超越輪迴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30 10:40  字數:3481

「原來如此。」

李耀的神魂深處,又一道閃電劃破黑暗,照亮他的覺悟,「所謂『輪迴』,就是在一次次亦幻亦真的深度催眠中,將一個驕傲倔強的神魂,徹底『消化吸收』嗎?」

帶著這樣的眼光,再來觀察伏羲的遊戲,李耀便能更加清晰洞徹數十次、上百次輪迴的本質。

在最初的輪迴中,出現的似乎是一千年前,洪荒超級晶腦「伏羲」,剛剛被黑星大帝武英奇喚醒,並源源不斷製造大量傀儡人的場景。

那個糅合了呂輕塵、楚之曉等人神魂才誕生的虛擬人,就以「戰鬥傀儡」的身份度過一生,接受各種各樣的刺激,給予千變萬化的反饋。

無數珍貴而隱秘的數據,從他的神魂核心流溢出去,被伏羲進一步掌握。

而伏羲也趁機鬼鬼祟祟往他的神魂核心中,注入了大量它的數據。

——倘若在一次催眠中,注入太多數據,讓對方徹底忘記自己是呂輕塵,卻要他相信自己是伏羲,難度未免太高,也很容易引起呂輕塵的覺醒和反抗。

但是,將「數據注入」和「深度催眠」的過程,分解到幾十次、上百次輪迴,每次只改變一點點,就有可能潛移默化、循序漸進,在不引發半點反抗的前提下,鳩佔鵲巢,以假亂真。

接下來一次輪迴,時間跳躍到了一萬年前的星海帝國時代,忠於帝皇的艦隊和末日戰狂血神子的叛軍在星海間大戰,將每一顆橘黃色和乳白色的星星都染成了赤紅色。

在這個時間點上,呂輕塵輪迴了好多次,有時候他是忠於帝皇的修真者,有時候又變成了忠於末日戰狂血神子的叛軍,他在星海間激戰,他在地殼深處探索,他從星海中央一路殺到了星海邊陲,經歷了無數次愛恨情仇,陰謀和背叛,一次次被炸得粉身碎骨,又一次次呱呱墜地,哇哇大哭。

在這個過程中,他所經歷的好幾次人生,都和來自洪荒的超級晶腦「伏羲」,產生了微妙的聯繫。

「咦,從這些場景看,原來早在一萬年前的星海帝國內戰時期,伏羲就蠢蠢欲動,想要復活了啊!」

李耀聚精會神分析著伏羲的核心資料庫,忽然發現一些非常有趣的歷史資料,心思電轉,明白過來,「是了,武英奇喚醒伏羲,這根本不是巧合,而是有意為之。

「估計一萬年前的末日戰狂血神子,就和伏羲發生過某種程度的關係,甚至得到了伏羲的幫助,才能徹底擺脫帝皇的控制,成為獨立的個體,並擁有和帝皇抗衡的能力!

「伏羲為什麼要幫血神子升級成『末日戰狂』?答案也很明顯,就是為了徹底復活自己嘛!

「只不過,一萬年前,它的陰謀沒有成功,帝皇和末日戰狂血神子同歸於盡,自然沒人能激活它了。

「所以,這項工作被推遲了一萬年,直到末日戰狂血神子的殘魂,找到了武英奇,才藉由這位黑星大帝的手,完成了『喚醒伏羲』的任務!

「一萬年前的星海帝國內戰,究竟是何等波瀾壯闊,又隱藏著多少秘密,所謂『帝皇』,究竟從何而來,此刻又在何方,他的『黃金聖座——凌霄界』,真是一處比洪荒更加古老的神墓嗎,這一切的答案,到底是什麼啊!」

李耀強忍神魂沸騰的漣漪,繼續不動聲色地觀察和分析。

經過十幾次輪迴,呂輕塵的神魂漸漸回到了「古代」。

有一次輪迴,他變成了妖族肆虐星海的「三萬年大黑暗時代」中,一名堅持抵抗的人族戰士,在黑暗中咬牙堅持了好幾十年。

還有一次輪迴,他卻變成了一名妖族統治者,揮舞著屠刀,在星海間追逐抵抗戰士。

在血和鐵的碰撞,陰謀和背叛的交錯中,他越來越迷茫,越來越渾渾噩噩,也在不由自主的情況下,泄漏了更多神魂深處的秘密。

當他的神魂終於「輪迴」到了古修世界時,似乎徹底迷失了。

李耀看著他經歷了好幾次輪迴,以流民的身份,以朝廷官員的身份,以士兵和將軍的身份,又或者以仗劍高歌的劍仙的身份,或是瀟洒飄逸,或是苦不堪言,或是金戈鐵馬,或是紙醉金迷——無論什麼身份,他都很少再仰望星空,很少再想起非常遙遠的過去,他曾經是呂輕塵,是敢於向諸天神魔開火的呂輕塵!

在無數次輪迴中,他的神魂就像是一顆洋蔥,被伏羲一層層剝開,暴露出最重要也最脆弱的核心。

伏羲更是將無數龐雜紛亂的數據注射進去,把真正的呂輕塵徹底掩埋和篡改。

到最後,伏羲的整個核心資料庫,都通過玄之又玄的方式,深深插入呂輕塵的神魂核心,大量原始數據和核心邏輯瘋狂湧入,即將融合成一個不可分割的整體。

吞噬,即將完成。

這就是輪迴的真義。

李耀看著在慾海紅塵,無限輪迴中隨波逐流,不能自己的呂輕塵,彷彿透過一片混濁的池塘,看著自己扭曲的倒影。

地球,無數個地球,無數次輪迴,無數次輪迴的死循環!

「唰唰唰唰!」

無數全新的,極其痛苦的記憶碎片,紛紛浮出神魂的海面,讓李耀感覺他並不存在的腦袋,也一下子變成兩個大。

他忽然覺得,自己也不僅僅是「地球人李耀」這麼簡單。

不,應該說,他的確是「地球人李耀」,但地球人李耀也經歷過無數次輪迴,不僅僅是一個生活在現代地球的普普通通的維修工和賽車手。

在某些記憶碎片中,他看到臉上塗抹著斑斕油泥,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