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91章 逆反心理

第2891章 逆反心理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25 07:10  字數:3504

孟麗川無言以對,一言不發,快速瀏覽著「黑暗侵襲」的相關論壇和交流貼。

不出所料,和她一樣對這款全新資料片充滿震驚和恐懼的,大有人在。

成千上萬的玩家都被這款資料片的超高難度和絕望氣氛死死纏繞,就像陷入荊棘沼澤,幾乎透不過氣來。

不少人花了一天一夜來體會身臨其境的血腥,顫慄和死寂,無論嘗試了多少次,仍舊是死路一條,全滅結局。

論壇上到處都是怨聲載道:

「有沒有搞錯,這遊戲設定太不合理,簡直是瘋了——聯邦軍有這麼脆弱嗎,在敵人的狂轟濫炸之下,竟然毫無還手之力?」

「這遊戲究竟是哪個瘋子設計出來的,無論選擇什麼角色和什麼劇本,根本沒有半條通關路徑,不管我們怎麼努力,也只有死得乾脆點和死得慘不忍睹兩個下場!」

「聯邦全滅也就罷了,而且在聯邦的殘骸之上,倖存者還在上萬年的黑暗演化中,變成了人不人鬼不鬼的畸形怪胎,這算什麼,簡直是『鞭屍』啊,太致郁了這款遊戲!」

「你們說,這款遊戲模擬的場景,真的會發生嗎?如果聯邦打輸了,我們的子孫後代,真的會落到這樣的下場,淪為地底深處的蟑螂和蜥蜴?」

「狗屁,怎麼可能!」

「聯邦的專家和強者們,總會想出辦法來的吧,總不可能眼睜睜看著星海中央的強敵殺過來吧?」

「但是在另一邊的虛擬戰場上,代表聯邦軍的『月魔戰隊』表現的確不佳,正在被對面吊起來打,如果聯邦軍真的崩潰,還有誰能保護我們?」

「可是,按照這裡的推演,就算聯邦軍不遠征星海中央,那裡的強敵早已知道我們的存在,也不可能心慈手軟地放過我們,那不還是死路一條嗎?」

「反正,我絕不會眼睜睜看著自己的家人,落到這種下場,果真有那麼一天,我們一家老小都會拿起鏈鋸劍,扛起矢爆槍,死也要轟轟烈烈、痛痛快快地死在戰場上!」

「就是,什麼『黑暗侵襲』,呈現出來的世界觀實在太噁心,太邪惡,太變態了,我們聯邦人,死都不會落到這樣的下場!」

孟麗川同時開啟了上百幅光幕,達到了姜白桃隨身晶腦的運算極限,同時飛速瀏覽著成千上萬普通民眾的聲音。

是錯覺嗎,一開始,她從民眾的聲音中嗅到了非常濃烈的慌張和恐懼氣息,但發帖時間離現在越近,驚慌失措的氣息就越淡薄,取而代之的是,火山即將爆發的怒火,有若實質的硫磺氣息!

那就好像,全聯邦所有民眾,都被這款古怪的,絕望的,致郁的小遊戲,深深激怒了!

「一開始,在這兩款姐妹篇的遊戲中,『光輝遠征』為主,『黑暗侵襲』僅僅是休閑娛樂的調劑而已。」

姜白桃道,「但『黑暗侵襲』簡直像是最兇猛的病毒,呈幾何級數擴散和爆發,不出兩天,就成為全聯邦萬眾矚目的焦點。

「這時候,月魔戰隊和血影戰隊的巔峰對決也接近尾聲,咱們戰隊大勢已去,反而沒多少人還關心『光輝遠征』的結果了。

「現在,民眾最關心的問題,變成了『一旦聯邦軍戰敗之後,星耀聯邦和修真文明的結局』,億萬聯邦人都迫切想到知道,『黑暗侵襲』這款資料片究竟是怎麼製作出來的,基於什麼樣的數據和初始條件才創造出如此瘋狂的世界觀,這是官方對戰敗的預測嗎,最高當局有沒有應對之道呢?」

孟麗川看看姜白桃,又看看熱粥一樣沸騰的論壇,歪著腦袋想了一會兒。

冰雪聰明的天才少女,嗅到了一絲陰謀的味道。

說「陰謀」有些太誇張,至少,「黑暗侵襲」這樣一款特殊的小遊戲,選擇和「光輝遠征,巔峰對決」捆綁推出,藉助後者的人氣,反客為主,瞬間席捲整個聯邦……整件事環環相扣,又像是有人在暗中推波助瀾,總不見得是純粹的巧合吧?

「這就是我要和你說的第一件事,不過,僅僅『黑暗侵襲』的推出,還不至於將民調結果徹底逆轉,事實上,當咱們戰隊被打得落花流水時,民調結果曾一度跌落谷底,支持立刻出兵的人只剩下35%了。」

姜白桃攤了攤手,無奈道,「大勢已去,勝負已分,繼續苟延殘喘也沒意思了,即便咱們剩下的隊員還想拚死一搏,但導演組和裁判組一致裁定咱們輸了。

「而就在結果出爐的瞬間,非但『光輝遠征』的論壇上,甚至連整個靈網上,都出現了鋪天蓋地的評論文章,有不少文章都是《文明》遊戲的職業玩家、前輩高人,甚至軍方和各大宗派都有名有姓的強者,親自撰寫的。

「你知道,這樣轟動全聯邦的超級賽事,有無數專家和高手進行實時點評,決出勝負之後,出現幾萬篇極其專業的評論文章都不奇怪。

「奇怪的是,絕大部分遊戲高手、戰略專家和評論家,全都一改過去客觀公允的口吻,反而對咱們月魔戰隊的表現大加貶斥,進而對星耀聯邦的未來持悲觀態度。

「反正,將這些評論家和戰略高手的言論捆在一起,擰乾其中的水分,無非就是說——以聯邦軍在虛擬對抗中呈現出來的戰鬥力,絕沒有半點勝利的希望,我們完蛋了,打又打不過,逃又逃不了,什麼希望都沒有了,只能乖乖洗乾淨脖子等死了!」

「這——」

孟麗川瞪眼,不顧頭暈眼花,再次坐起來,憤怒道,「這些專家怎麼能這樣說?三歲小孩都知道,有太多不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