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88章 有心殺賊

第2888章 有心殺賊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24 10:13  字數:3438

身為未來的王牌玩家,「冷靜」是基礎中的基礎,孟麗川自認為是一個星球崩於前而不變色的人,要不然也不會在短短數年間過關斬將,一路從「月影戰隊」的外圍俱樂部殺到青年軍,又從青年軍殺到三隊,二隊,乃至現在能代表一隊,在巔峰戰場上,和來自軍方的頂級好手較量。

但此時此刻,她修鍊將近三十年,如鋼似鐵的神經卻隱隱有崩斷的跡象,很想不顧一切地破口大罵——這仗沒法打了!

孟麗川在團隊中是偏重於運營的人才,簡單來說,就是籌劃和分配整支艦隊的物資,主要是燃料和彈藥的調配。

在這場空前絕後的虛擬戰爭中,有多達數百艘補給艦直接歸她指揮,她的任務就是將這些補給艦,安全而快速送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孟麗川對自己最擅長的領域,有絕對的信心。

不少一隊的老隊員也經常開玩笑說,有了孟麗川的運營,根本不需要更多的技巧,直接狂飆突進就可以了。

甚至連軍方都好幾次來挖牆腳,希望孟麗川能加入聯邦軍——以她在虛擬世界中展現出來的天賦,稍稍磨練幾年十幾年,充當一支真正的補給艦隊指揮官,甚至統帥部的參謀,主管後勤保障,並非不可能。

而在過去一天一夜的戰鬥中,孟麗川亦將自己的天賦和努力都發揮到出神入化,超額完成了團隊交給她的任務,由她指揮的補給艦冒著敵人疾風驟雨的攻擊,行雲流水穿梭於各條戰線上,確保那一頭頭無底洞般的鋼鐵巨獸,源源不斷的持續火力輸出,打出了水銀瀉地般的華麗攻擊!

只可惜……

戰術上的優勢,並不足以抵消戰略上的極度劣勢。

孟麗川和她的同伴們操縱的聯邦遠征軍,幾乎在每一個戰場細節上都做到了完美無缺,卻依舊無法抵禦住聖盟艦隊毀滅浪潮般的攻勢。

在聖盟人悍不畏死甚至主動求死的攻勢下,虛擬的聯邦軍和虛擬的帝國軍之間,配合不默契,彼此心懷警惕,畏首畏尾,甚至希望「友軍」先上去送死的問題被不斷放大,很快被聖盟人發現間隙,並撕開了一條致命的傷口,將帝國軍和聯邦軍分割開來,各個擊破。

在敵人如火如荼的侵襲之下,孟麗川操縱的補給艦一艘接一艘燃燒並爆炸,即便及時趕到武庫艦旁邊,亦很難在波濤洶湧的戰場上完成補給任務,往往是給武庫艦陪葬。

打到後來,就連孟麗川所在的補給艦隊旗艦,都被聖盟人捕捉,她在一連串耀眼的火球閃耀之後,被強制退出了戰場。

「搞什麼東西!」

孟麗川怒不可遏,狠狠拍擊著自己身邊的神經交互液,那冰冷的黏液,都快被她的怒火點燃,「導演組究竟怎麼設定推演規則的,這不公平,聖盟艦隊的戰損率達到50%以上,但士氣絲毫不墮,炮火齊射也紋絲不亂,這也太離譜了吧?」

「稍安勿躁,聽說聖盟人就是這樣。」

通訊頻道里傳來剛剛「戰死」的同伴,無可奈何的聲音,「從帝國傳輸回來的最新情報顯示,在以往帝國和聖盟的戰爭中,聖盟艦隊甚至有過戰損率達到70%卻依舊死戰不退的例子,畢竟,聖盟人和正常人是不同的,沒有恐懼,不會氣餒,視死如歸,就是一具具冷如鋼鐵的殺戮機器,你可以認為,聖盟人擁有『鎖定士氣值』的國家天賦加成,這是人家的特色嘛!」

「……好,聖盟人能『鎖定士氣值』,這我忍了,但是我們這些『友軍』呢?」

孟麗川余怒未消,咬牙切齒道,「這些帝國友軍的士氣也未免太低落了吧,簡直一觸即潰,這又算什麼,難道我們不是在幫他們保衛首都嗎,無論如何,都要拿出點『和首都共存亡』的架勢來吧!」

「呃,這也是有原因的。」

同伴好心好意為這位剛剛加入一隊不久,還不太搞得清楚狀況的「天才少女」解釋,「根據導演組的設計,實際上這次推演中的革新派修仙者是兩線作戰,除了面對聖盟的入侵,還要面對後方選帝侯餘孽的叛亂,再加上來源混雜,未經久戰,和咱們的配合又不甚默契,士氣低落也不奇怪啦!」

「……」

孟麗川深吸一口氣,低吼道,「那咱們呢,為什麼咱們的聯邦遠征軍,也被加上了『士氣值加速流逝』這樣該死的設定,戰損率還不超過兩成,就全軍動搖了,咱們可是修真者,有這麼脆弱嗎?」

「這是根據軍方對基層官兵心理狀況的全面摸底之後,得出的結論。」

同伴繼續道,「那些心理專家和冥修師自然有他們的專業判斷,反正,依照現在軍方基層官兵的心態來看,萬一跳躍到星海中央之後,遇到小小挫折,士氣下滑的速度就是這麼快——你知道,不是每個人都像你這麼信心百倍,堅信最後的勝利一定屬於我們的!」

孟麗川愣了很久,怔怔看著頭頂無數超級晶腦的光芒閃爍,到最後,也只能有氣無力,默默咒罵著。

沒錯,她的確是一個狂熱的好戰分子和堅定不移的「勝利主義者」,相信聯邦和修真者戰無不勝,更相信自己會在這場「最偉大的戰爭」中熊熊燃燒,大放異彩。

這種心態,或許和親弟弟孟小浪那種「為爺爺爭口氣,幫爺爺找回百年前在禿鷲李耀那裡丟掉的場子」有些相似。

可憐的天才少女,兀自不知道爺爺和李耀沒有任何矛盾,還是最要好的死黨。

她倒不至於說要把李耀怎麼怎麼樣,只不過,如果能聲名鵲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