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84章 朋友之道

第2884章 朋友之道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23 08:22  字數:3448

「就是就是,就是欺騙消費者!」

孟小浪嬉皮笑臉道,「不過爺爺,您消消氣,我爸是我爸,我是我,這次您非幫您最好最好,最親最親的孫子一個忙不可。」

「哦?」

孟江一笑,「我就知道,你小子無事獻殷勤,必定沒好事,說吧,什麼情況?」

「那什麼,上次不是和您說過,我們這一屆畢業生的『大比武』就要開始,一旦表現卓越,就有可能選拔到『燎原艦隊』里去嗎?」

孟小浪頓了一頓,挺起胸膛,咧嘴道,「我選上了!」

「這是好事兒啊,我就知道!」

孟江又驚又喜,「燎原艦隊是聯邦軍王牌中的王牌,這樣的大喜事,還不趕快回家和你爸媽說,難道要爺爺幫你說不成?」

「不是的,我,我說了您可別生氣,選是選上了,但您孫子一不留神表現太出色,現在上面又給了您孫子另一個選擇。」

孟小浪低頭道,「有機會去……另外一支艦隊。」

「什麼意思,燎原艦隊已經是聯邦軍最強的王牌軍,你不是經常說,讀了軍校就為去燎原艦隊,去不了燎原,乾脆捲鋪蓋回家嗎?」

孟江狐疑道,「你小子又鬧什麼幺蛾子,難道還有比燎原艦隊更好的去處?」

「這個——」

孟小浪搖頭,「我不能說。」

孟江眯起眼睛,看了孫子半天,想了想,道:「那麼,你們這支新艦隊,要去哪兒呢?」

「我不知道。」

孟小浪繼續搖頭,「就算知道也不能說。」

「哦,那爺爺再猜猜。」

孟江道,「你們這支新艦隊的危險和艱苦程度,一定遠遠比燎原艦隊更高吧?」

「我還是不能說。」

孟小浪道,「爺爺,對不起,我什麼都不能說,但還是希望您幫我在爸媽面前求求情,讓他們放我去,您知道,當年我報考軍校,他們就嘟噥了整整一年,要是知道我放著聯邦主力燎原艦隊不去,卻去了一支神秘莫測的新艦隊,不知猴年馬月才能回來,他們能同意才怪呢!」

「呵呵,我明白了。」

孟江微微一笑,道,「你們要去星海中央打仗,真刀真槍玩命了?」

孟小浪倒吸一口冷氣。

雖然什麼都沒說,但瞪圓的眼睛和驚詫的表情已經出賣了一切。

就差沒直截了當說出來,「爺爺,您怎麼知道!」

「廢話,真以為你爺爺老了不成?」

孟小浪沒開口,孟江都知道這小子要說什麼,他從孫子手裡接過自己的剃刀,反覆刮擦著,嘟噥道,「現在外面每天都有大喇叭在『哇啦哇啦』,新聞換了一台又一台,都是遠征星海中央的事,還有你爺爺店裡這些老主顧,最少都當了幾十年的大頭兵,這點兒市面都拎不清,那還得了?」

「那——」

孟小浪的心事被說破,臉頰燒起了兩團火,但偷眼觀瞧爺爺的表情,並不見他多麼急躁或者惱怒,便小心翼翼問道,「那,那,爺爺,萬一,我是說萬一真的去星海中央,您會支持我嗎?」

「支不支持先放在一邊,先說說你非去不可的理由吧。」

孟江把剃頭刀妥妥帖帖收起來,偷偷摸摸從工具櫃最下面的暗格中取出一個裝剃鬚泡沫的小瓶子,揭開了蓋,卻是酒香撲鼻。

他眯起眼睛深深吸了一口氣,又就著孫子帶回來的沙筍凍罐頭,美滋滋咂了一口,示意孫子,「去,去門口待著,看你奶奶進了小區門口,就給爺爺發信號,對,就蹲那兒,給爺爺好好說說,你究竟怎麼想的,放著家裡吃喝不愁,舒舒服服的日子不過,非要去星海中央玩命?」

「這,這還有怎麼想,咱們聯邦本來就以武為尊,浮戈城更是全聯邦武風最盛的地方,是『禿鷲之城』嘛,哪個浮戈男兒不想著一刀一槍,搏出個光耀萬丈?」

孟小浪把心一橫,昂首挺胸道,「爺爺從小就教我,無論什麼事,要麼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既然讀了軍校,當然要進最厲害的艦隊,當最出色的兵!原本我以為燎原艦隊就是聯邦第一,所以心心念念要進燎原艦隊,但現在,有了更好的選擇,一般人想去還沒機會呢,淘汰率達到了99%以上,沒理由我千辛萬苦才通過試煉,卻白白放棄千載難逢的機會啊!

「更何況,更何況——」

「更何況什麼?」

孟江盯著孫子。

「更何況,我還想幫爺爺揚眉吐氣呢!」

孟小浪深吸一口氣,見左右無人,便攥緊拳頭,斬釘截鐵道,「我要讓所有人都知道,您『孟江』不單是李耀的同學,更是『孟小浪』的爺爺,您有一個超級厲害的孫子,一定會在星海中央建功立業,大放異彩,奇遇連連,成為新一代的聯邦戰神,未來百年的傳說的,哈哈哈哈!」

沒錯,孟小浪從小就有一個天大的秘密——被整個聯邦視為榮耀和奇蹟的『三界至尊,禿鷲李耀』,曾經創造過無數輝煌和傳說的英雄,更是浮戈城的城市象徵,和他的親爺爺,竟然是高中同班同學呢!

不過,那時候爺爺和李耀的關係似乎並不怎麼好,以前隱約還聽爺爺提過,兩人鬧過什麼矛盾,爺爺還……欺負過李耀!

所以,爺爺在家裡都不怎麼愛提「李耀」這個名字,偶爾孟小浪的爸爸提到了,爺爺還會瞪眼,滿臉兇巴巴的樣子。

孟小浪從懂事以來,就一直有種很奇怪的感覺,就是那種……明明是記載在教科書上的歷史人物,卻和自己最親近的人發生過某種糾纏,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