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83章 氣咻咻的孟江

第2883章 氣咻咻的孟江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22 11:20  字數:3491

,無彈窗免費閱讀。

所以,聯邦高層並沒有隱瞞真人類帝國內戰的進展。

包括「聯邦神話,禿鷲李耀」以一己之力,鎮壓修仙始祖黑星大帝武英奇,力挽狂瀾,一肩扛起革新大旗這種事,都被宣傳機器開足了馬力散播出去。

既然形勢一片大好,出兵支援李耀就是於情於理的事情,別處如何還不好說,至少在這裡——李耀的老家浮戈城,早就是群情激奮,民心可用了。

孟小浪隨意一掃,大街小巷之間,隨處可見狂熱的氣氛,支持遠征的熱浪。

剛剛路過一條大街,是退伍老兵的號召集會,鑼鼓喧天,鞭炮齊鳴;又經過一條小巷,是一些面露稚嫩之色的中學生在高談闊論;高樓大廈的玻璃幕牆上,十條廣告里倒有九條和李耀在星海中央創造的奇蹟有關——李耀和武英奇那一戰的細節,並未從星海中央傳送回來,正好給予了商家和媒體無限想像的空間,大家都開足腦筋,推演李耀究竟如何戰勝武英奇,經過反覆渲染和誇張,基本上,已經把這一戰升級到一萬年前帝皇和血神子那一戰,威力加強版的程度了。

看著一張張三維立體光幕上,炫光幻影凝聚出來「聯邦戰神、聯邦國父、聯邦奇蹟」李耀的英武形象,孟小浪微微一笑,就像是藏著一個,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小秘密。

「哥哥,大哥哥!」

幾名中學生髮現了他,卻是分不出他和現役軍人的區別,呼啦啦圍了上來,很是自來熟地問道:「咱們是要遠征星海中央了嗎?一定會贏的吧,一定會把帝國那些大壞蛋都打個落花流水的吧?就像打黑風艦隊那樣!」

孟小浪自然知道,即便聯邦真的遠征,也未必是去打「帝國大壞蛋」,還有可能和「帝國大壞蛋」結盟,去打「選帝侯大大壞蛋」和「聖盟超級大壞蛋」呢!

不過這些錯綜複雜的政治問題,連他在軍校里的小夥伴也未必說得清楚,和這些熱血沸騰的小傢伙就更說不清啦!

孟小浪只能點點頭,用力揮舞一下拳頭,肯定道:「當然,聯邦軍是戰無不勝的!」

這也是孟小浪,以及大多數軍校同學的心裡話。

黑風艦隊已經是真人類帝國最強悍的幾支艦隊之一,都被聯邦打了個稀里嘩啦。

縱然還有比黑風艦隊更強大的敵人,但今天的聯邦,比起幾年前,又有了長足進展,特別是……崑崙艦隊……

一想到「崑崙艦隊」四個字,孟小浪的眼睛和心臟同時滾燙起來。

他擺脫中學生們的糾纏,加快腳步,熟門熟路地拐進了一片老舊居民區。

這片灰濛濛的老舊居民區,和四周金碧輝煌、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格格不入,原本早就有翻新甚至重建的計劃,不過住在這裡的大多是傷殘退伍軍人,幾十年住下來都習慣了周遭的一草一木,並不願意搬遷,也就一直遺留下來。

在老舊居民區的角落裡,隱藏著一間很不起眼的理髮店,沒有招牌,只有半邊門臉,掛著個早就不轉的三色燈,旁邊歪歪扭扭寫著兩行大字:「剃頭二十,老兵半價」。

這就是那種幾乎能稱之為「剃頭鋪子」的老式理髮店。

別說現在,各種花花綠綠,噱頭百出的什麼「美容中心」,「形象設計會所」層出不窮,進入剪個頭髮都能換張臉出來,就算一兩百年前的聯邦,都很少能找到這麼……質樸的理髮店。

這家小店就像是被封印在時間的琥珀里,是直接從一千年前穿越過來的,充滿了古色古香和執拗到底的味道。

而時常來光顧這家塵封小店的顧客,也就是這個老舊居民區的住戶,那些傷殘退伍老兵們。

不知怎麼,這間小店的布置和店主人的手藝,倒是很合乎老兵們的口味,老兵們紛紛說,這裡不但收費公道,師傅手藝不凡,還有不少諸如「丹鳳采耳」之類的絕活,那可是失傳好幾百年的好東西,除了這兒,別處哪兒都休想找到,就連浮戈城最大的什麼「浪潮形象設計中心」都找不到。

還有人言之鑿鑿,「浪潮形象設計中心」的老闆願意高薪聘請這裡的師傅回去主持大局,甚至在門口等了三天三夜,這兒的師傅都不帶搭理人家的,那神氣,真是沒得說啦!

就這樣,一傳十,十傳百,這家沒有名字的剃頭鋪子,倒是成了不少浮戈城老兵隔三差五必來的地方,非但附近的居民,就連住在新開發區的老兵,都喜歡不辭辛苦趕到這裡,哪怕不理髮,就采個耳,按按頭,再和一班老哥們扯幾句牛皮呢,心裡都是痛快的。

孟小浪走到無名理髮店門口,踮起腳尖,順著窗戶向里望去,還好,今天人不多,只有一個顧客正躺在理髮椅上,舒舒服服地享受著店主人,也就是唯一一位師傅的采耳技術呢。

而這位剃頭師傅,身量不高,頭髮花白,已然也上了年紀,但臉上沒多少皺紋,神情更是專註無比,那雙鷹隼一樣的眼睛,倒是讓孟小浪想起了軍校里的狙擊手,紋絲不動的雙手,就算去拿手術刀都不含糊,倘若把身上漿洗到發白的褂子換成一身筆挺的白大褂,那就是活脫脫一位外科聖手啦!

這位好像外科醫生一樣的剃頭師傅,就是孟小浪的爺爺,名叫「孟江」。

孟小浪從小就和爺爺最親,而且最喜歡看爺爺擺弄剃頭刀的模樣,連話都不會說的時候,就經常獃獃看爺爺白刃翻飛,在顧客頭上翩翩起舞,一看就能看一天。

孟小浪經常和軍校的同學們吹牛說,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