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81章 來自帝國的誠意

第2881章 來自帝國的誠意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22 11:20  字數:3309

歸雖壽的話令會議陷入了更大的沉默,不少從「舊聯邦時代」就一直奮戰在最前線的強者紛紛默然思考著,就連白開心都沒了聲音,雙眼怔怔凝視著前方,彷彿回想起昔日,他和雷大陸還有「大角鎧師團」的各位,為了一袋糧食,就敢將最窮凶極惡的敵人,追殺到天涯海角的歲月。

可是,此一時,彼一時啊!

身為一名修真者,白開心可以毫不猶豫犧牲掉自己的生命,但別人的呢,億萬聯邦人的生命呢?

「我贊同歸老的看法,而且別忘了,現在李耀還失陷在星海的彼岸。」

歸雖壽身邊,同屬妖族陣營,一樣也是李耀摯友的火蟻王道,「幾年前,李耀孤身一人前往帝國,正是為了在星海中央播撒修真火種的,那時幾乎沒有任何人看好他,大家都認為在帝國傳播修真大道是絕不可能的,他此行能為聯邦搜集到一些星海中央的情報,就算超額完成任務了。

「沒想到,短短數年,李耀又創造了一個接一個的奇蹟,在星海中央無比惡劣的環境中,打造出了修真者的小小天地,甚至連真人類帝國的心臟,極天界、天極星的地底,都有不少人變成了修真大道的信徒!

「大好局面來之不易,修真之火亦隨時有可能熄滅,倘若這時候我們不緊隨其後,用盡一切方法,令這把火越燒越旺的話,如何對得起李耀的努力,又該等到什麼時候,才能將修真大道貫徹到星海四方呢?

「更何況,李耀現在行蹤不定,生死未卜,一定正在等待著我們,等待著聯邦同胞去救他!如果在他最需要我們的時候,我們卻視而不見,眼睜睜看著他……隕落於星辰背後,這件事傳播開去,我們又該怎麼向千千萬萬聯邦民眾交待?

「時至今日,李耀的能量已經遠遠超出他個人的範疇,他早就變成了聯邦的象徵,變成無數普通民眾的偶像,這件事絕對瞞不住,早晚會泄露出去的,難道非要激起民意滔滔,我們才手忙腳亂地行動?」

一石激起千層浪,提到「李耀」這個話題,在座強者的情緒都激烈了許多。

堅持要去拯救李耀的人當然很多,但更多人的顧慮是,李耀這傢伙一向神龍見首不見尾,天知道他又躲到哪個犄角旮旯里,又干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就像昔日他潛入飛星界、血妖界和古聖界一樣。

更別說這次他連血肉之軀都捨棄了,只剩下虛無縹緲的幽魂,在星海間飄來盪去,真是大羅金仙都找不到,聯邦軍就更拿他沒轍啦!

沒轍歸沒轍,救援行動是箭在弦上,不得不發的,否則對軍心、民心還有道心,都是極其嚴重的打擊——總不能偌大一個聯邦,就李耀一個人衝鋒陷陣,別人都躲在後方搖旗吶喊啊,那他們這些人,還算什麼「人類文明的戰刀」?

一時間,群情激奮,針鋒相對,聲浪越來越大,誰也說服不了誰,丁鈴鐺只好宣布暫時休會,大家休息片刻,再對細節進行推敲。

「諸位的意見都非常寶貴,茲事體大,不是三言兩語可以決定,不如稍事休息,請過局長發布最新的帝國方面信息簡報,我們再來討論。」

丁鈴鐺頓了一頓,眼眶微微一紅,深吸一口氣,道,「不過有一點——究竟是速戰速決,還是再準備幾年,積蓄更多力量,究竟是派出一支少而精的遠征軍,還是全聯邦所有戰力都傾巢而出,這些都是正常的戰略探討,大家完全可以暢所欲言,不必有任何顧慮。

「只是,我希望大家的出發點,要麼是基於國家利益,要麼是基於我們的大道和精神,而不要去,不要去,不要去考慮李耀個人的安危。

「強者的鮮血為弱者而流,這是聯邦數百年來的信仰,如李耀這樣的強者,在出發去探索星海中央之前,就已經做好了犧牲的準備,他絕不會希望我們僅僅為了救他,就犧牲無數人,無數他應該保護的人的生命。

「更何況,更何況我相信吉人自有天相,他一定會沒事的,就像過去那麼多次一樣,這次,他也一定能創造新的……奇蹟。」

丁鈴鐺說不下去了。

她臉上毫無血色,深深看了諸多強者一眼,第一個離開會議室。

……

當金心月和過春風追出去時,發現丁鈴鐺並沒有回到崑崙號艦長室旁邊的議長臨時辦公室,而是回到了她自己的休息室。

兩人對視一眼,金心月還是敲了敲門,並斟酌了一下稱呼,試探性地叫道:「師娘?」

推門進去時,兩人發現丁鈴鐺正坐在床邊發愣,臉色比剛才更白,眼眶也紅得發燙,那雙擰斷妖獸喉嚨都紋絲不動的雙手,正微微顫抖著。

「我發現,什麼議長啊,愛國者陣線的首領啊,皇帝陛下啊,這一類位高權重的角色,還真不是普通人能當的。」

丁鈴鐺見到兩人臉上的關切之色,頗為自嘲地笑了笑,喃喃道,「我明明是全聯邦最應該關心李耀,最應該號召大家不惜一切大家去尋找和拯救李耀的人,至少按照我自己的性格,都應該放下一切,不管不顧地衝到星海中央去找到李耀,或者和他一起戰死。

「但我偏偏……不能。

「我非但不能丟掉肩膀上所有的責任,單槍匹馬去星海中央殺個痛快,甚至不能將我的真實情緒表露出來一絲一毫,以免干擾了大家的判斷,讓千千萬萬無辜者白白犧牲。

「真不好受,這種該死的滋味,真是比我昔日受過最嚴重的傷,都要疼啊!」

「師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