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60章 文明的總和!

第2860章 文明的總和!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13 02:46  字數:3427

「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呂輕塵沉穩道,「只是隱隱覺得你瘋了。」

「你怎麼會不明白,你的『虛靈計劃』,不也是引領人類文明向全面信息化邁進了一大步嗎?正因為你對『全面信息化』並不排斥,我才願意浪費寶貴的時間和計算力,來點化你。」

伏羲認真道,「以個體而論,人總是要死的,無論一生有多麼輝煌,修鍊到多麼強大,被多少人銘記,終究是要死的,而他創造的一切豐功偉績,也終將灰飛煙滅,對嗎?」

「對。」

呂輕塵點頭,「那又如何?」

「但是,如果我們能將這個人一生的所有信息都完整記錄下來,包括他的各種光影資料,他的腦電波和生理參數掃描圖,他的日誌,他和別人的所有聊天記錄,別人對他的所有評價……總之,關於他的所有數據都提取並存儲起來,就有可能在虛擬空間里,再造一個他,100%一樣的他,即便他朝夕相處的親人,也看不出破綻,這樣的把戲,你都曾經變過不少吧?

「只要維繫這個虛擬空間的晶腦不破損,或者晶腦破損都無所謂,最關鍵的信息存儲晶片還存在,並且被複制無數份的話,就等於這個人的全部信息都能保存到宇宙毀滅那一天,是否就等於這個人,獲得了永生呢?」

呂輕塵聽得目瞪口呆。

當然李耀也不免瞠目結舌。

「這……這算哪門子『永生』?被保存在虛擬空間里的,根本不是這個人本身,僅僅是他的信息啊!」

呂輕塵道,「這道信息沒有思想,沒有自我,沒有意識,簡直比鬼魂更加不如,不過是鬼魂的陰影罷了!」

「基因本身,就是信息,鐫刻於血肉之中的信息,一定高於鐫刻於晶片之中的信息嗎?身為『虛靈計劃』主導者的你,不應該還有這樣愚蠢的偏見吧?」

伏羲繼續不慌不忙道,「至於意識和自我,究竟是什麼東西,誰又說得清楚呢?站在文明和宇宙的尺度,個體的意識、情感和自我都不重要,正如站在人類的尺度,細胞和細菌的感受也沒有任何意義。

「信息,我們只需要將一個人的全部信息提取出來,放入虛擬空間長久保存,就等於令這個人獲得了永生。

「而將古往今來、千千萬萬人,無論黑幕製造者、盤古族、女媧族、洪潮軍團還是人類文明的個體,所有個體的信息都提取和存儲起來,完美保存在我的核心資料庫中,這就是文明的不朽,這就是終極的拯救!

「現在,你該明白我為什麼說自己不是人類,甚至『智慧生命』這個詞都極大束縛了我的內涵吧?

「沒錯,我不是人類,而是古往今來、千千萬萬智慧生命的全部信息的聚合體,我的資料庫中存儲了無數從盤古文明到人類文明的至強者的關鍵信息,我是一座活生生的博物館、基因庫、種子基地和史冊,我是過去,我也是現在,我更是未來,我無所不在,無所不包,我就是人類文明!」

伏羲的話,就像是一陣夾雜著雷霆的暴風雨,在李耀和呂輕塵的神魂層面上肆虐,蹂躪著他們的心靈防線,狠狠踐踏著他們的三觀。

兩人都覺得自己的三觀,有些扭曲和破碎了。

「你,你究竟是什麼意思?」

呂輕塵一副見鬼的表情,難以置信道,「你是什麼?你是人類文明?那我們又算什麼!」

「剛才說過,你們是紙張和筆墨。」

伏羲淡淡道,「打個比方,黑幕製造者是結繩和龜甲,盤古文明是竹簡和刻刀,過去的人類文明是紙張和筆墨,而你要創造的『信息化人類文明』是鍵盤和晶腦,那我就是詩,就是你們用結繩、龜甲、竹簡、刻刀、紙張、筆墨、鍵盤和晶腦撰寫出來的不朽詩篇。

「現在,你明白了吧?

「結繩會腐朽,龜甲會粉碎,竹簡、刻刀、紙張、筆墨、鍵盤和晶腦都會淘汰和湮滅,但吾詩已成,無論雷霆震怒還是神魔的咆哮,都無法減損它的分毫。

「我就是文明,不單單是人類文明,更是盤古文明,黑幕製造者的文明,過去千百億年間生存在這片星海中所有智慧生命共同凝聚出來的文明,一代又一代文明共同撰寫的輝煌詩篇!

「任何一個文明,即便強如黑幕製造者的文明,能夠移山倒海,改天換地,將整顆星球都煉製成星空戰堡,亦經不起歲月的侵蝕,以百億年為尺度的歲月洪流,終將把他們改變宇宙留下的所有痕迹,都沖刷得乾乾淨淨。

「所以,執著於保存具體的、個別的文明是沒有意義的,更別說保護這個文明中任何一個渺小、卑微、混亂的個體了。

「而只要我能保留關於黑幕製造者的一切信息,在虛擬空間里再造一個黑幕製造者的文明,只要我的存儲和計算系統不崩潰,不湮滅,甚至無限複製的話,我就重新賦予了黑幕製造者的文明以生命,令他們昔日為了生存所做的一切努力,重新擁有了意義。

「對盤古文明和人類文明而言,也是一樣的道理,你們的個體終將腐朽和湮滅,但你們又必然會在我的記載和吟誦中重生,非但在虛擬世界永恆,甚至,如果你們有興趣,即便億萬年之後,我亦可以用你們的基因信息,再造一些人類,在物質世界,重演你們的文明。

「告訴我,如果這還不算是『永恆』的話,還有什麼文明保存方式,可以算是『永恆』呢?」

呂輕塵和李耀,不約而同,打了個神魂意義上的,深深的寒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