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男生小說 >科幻末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56章 一百萬年的臨時策略

第2856章 一百萬年的臨時策略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12 04:39  字數:3396

竟然是這樣的理由!

李耀不禁想到一個故事。

那是在古聖界,浮屠宗的苦蟬大師講給他聽的一個故事。

古聖界明智未開,苦蟬大師雲遊四方的時候,經常將道理蘊含在一個個通俗易懂的小故事中,講給黎民百姓聽,以此啟迪民眾的心智。

苦蟬大師告訴李耀,在很久很久以前,古聖界的人道初興,連雲秦帝國都沒有建立的紛亂時代,曾經有一個非常膽小的貴族。

這個貴族膽小到,聽到天上的雷霆轟鳴,都要躲到桌案底下去瑟瑟發抖的程度,在以武勇著稱的紛亂時代,自然成為貴族之間的笑柄。

然而,有一次聽說他的國君有難,需要援救時,這名膽小的貴族雖然害怕,卻毫不猶豫地挺身而出,整頓車馬,要去援救國君。

家人勸阻他,說他連刀劍都拿不穩,戰車都站不住,怎麼能上陣打仗。

別的貴族更嘲笑他,像他這樣膽小的人,只怕到了戰場上,聽到兩軍擂鼓,就要雙腿發軟,動彈不得,還要別人去救援他,何必如此惺惺作態呢?

這名貴族卻正色回應道:「膽小是我的天性,是我私人的事情,但拯救國君卻是國家大事,是公家之事,為人豈能『因私廢公』呢?」

於是,這名膽小的貴族終於不聽家人和其他貴族的勸阻,執意上陣廝殺,結果馬失前蹄,從戰車上摔落,竟然活活嚇死了。

當時,苦蟬大師和李耀以及「古聖十大強者」說這段故事的背景,正是他們在商議是否應該去援助星耀聯邦,而憑他們區區一個古聖界,就算加入亂戰之中,是否能和黑風艦隊抗衡?

這個故事的結局並不怎麼圓滿,似乎也無關通常意義上的「勇氣」。

就連李耀那時候,都不太能理解這個故事的主人公,這位膽小的貴族,究竟是勇敢還是怯懦,又應不應該上戰場,就這樣荒唐地死去。

但是此刻,聽到幾十萬年前盤古文明至強者的選擇,他忽然能理解這種「不能因私廢公」的選擇了。

作為個人,這些盤古文明至強者在面對更強大億萬倍的力量時,完全有理由感到迷茫、恐懼、絕望,心灰意冷甚至精神崩潰。

但是,除了私人的身份之外,他們還是盤古遠征軍的統帥、指揮官和精英戰士,還是必須守護整個文明的最堅固的屏障,還是盤古文明凝聚十萬年歲月和資源,煉製出來最鋒利的戰刀,還是億萬同胞最大的、唯一的希望!

他們沒有迷茫的餘地,沒有恐懼的理由,更沒有絕望的權力!

即便刪除對親人的深愛,即便屏蔽對美好的感知,即便閹割掉自己的情感波動和對希望的憧憬,把自己從一個有血有肉的人,異化成一具具冷酷無情、麻木不仁、機械執行命令的工具,他們都有必須完成的使命,他們都不得不繼續戰鬥,即便敵人是黑幕製造者或者洪潮,都要咬牙堅持下去。

這究竟是什麼樣的精神啊!

李耀深深感慨,任何一個有能力衝出至母宇宙的文明,註定都是偉大、輝煌和高尚的,這樣的文明,永遠都不缺乏願意為它付出一切,壯烈犧牲的豪傑和志士。

「別上當,注意榨乾伏羲話里的水分。」

血色心魔比李耀稍微冷靜一下,提醒道,「即便作為一項臨時性的策略,『封印情感』對盤古遠征軍的殘兵有一定作用,但這項臨時策略最多維持到他們將『洪潮軍團殘骸』以及『黑幕技術』都帶回老家,就可以中止了吧?

「為何後來非但沒有中止,反而還不斷擴大化,從一小部分去過外域的精英,擴大到整個文明的所有個體,都被剝奪了情感,閹割了意志呢?

「由此可見,伏羲一定還隱瞞了許多細節,而這些細節就是它的陰謀,注意分辨,不要全盤相信。」

「我明白。」

李耀道,「現在還不急著分辨,等它說完再說,最高明的謊言都是九真一假,它想要欺騙呂輕塵這種心思縝密的聰明人,肯定還會拋出大把真相當誘餌的!」

果然,呂輕塵的神魂之間也閃過一抹感慨之色,但很快恢復了冷靜和犀利,不為所動道:「然後呢?」

「封印了所有情感之後,盤古遠征軍的殘兵總算恢復了正常工作的能力,日以繼夜,全心全意投入到解析『黑幕技術』和『洪潮軍團』的工作中,並且在數百年後,帶著大量成果,回歸了家園。」

伏羲道,「而我的前身『伏羲系統』,也被賦予了一項至關重要的『最高任務』,也就是我剛才說的『元邏輯』,那就是窮盡我的計算力去思考,如何拯救文明,如何長久保存我們的文明,並且在最恰當的時候,以最完美的形態,衝出黑幕,進軍外域。」

「哦?」

呂輕塵微微一怔,「盤古文明並沒有放棄進軍外域的計劃?」

「當然沒有。」

伏羲道,「雖然從情感上,沒人能抵擋住外域的恐懼和自身渺小帶來的絕望,但這時候,所有恐懼都被封印和刪除了。

「以『絕對理性』的模式來思考,龜縮在老家永遠是沒前途的,黑幕再嚴密,亦有被找到和撕裂的一天,左右是苟延殘喘和坐以待斃,一萬年和一億年,有區別嗎?

「所以,文明發展到極致之後,進軍外域,探索多元宇宙是唯一的選擇,哪怕這選擇的盡頭是毀滅,也在所不惜。

「唯一的問題是,正確的時間和完美的形態。

「我們必須選擇一個最恰當的時間點,最好是『洪潮』以及『洪潮軍團』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