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修真四萬年 >第2828章 夢醒時分

第2828章 夢醒時分 (1/2)

小說名稱《修真四萬年》 作者:卧牛真人  更新時間:2018-01-01 00:49  字數:3583

「僅僅是視頻而已。」

楚之曉問道,「難道你就沒有懷疑過,至善上師有造假的可能嗎?」

李耀心中一動,知道剛才傀儡王的蠱惑,還是在楚之曉心底種下了懷疑的種子。

否則,她絕對問不出「至善上師會不會造假」這樣的問題。

當然,對李耀來說,楚之曉的懷疑未嘗不是好事,懷疑是對的,只看懷疑之後,究竟由誰來引導,是李耀還是傀儡王了。

「我早就知道家族那些人的德性,還有什麼可懷疑的?」

雲海心苦笑道,「就算沒有至善上師的視頻,我亦知道自己的妻子和兒女,在家族的日子一定很不好過,甚至會有性命之憂。」

「然後呢?」

楚之曉繼續問道,「你知道妻子和兒女處在生死攸關的險境之中,然後如何?」

「然後,至善上師就給了我兩個選擇,要和我做一筆交易。」

雲海心雙目失神,陷落在痛苦的過去中,「當時,我的兒女即將成年,在仇家的有心算計之下,極有可能被送到死亡率極高的秘密訓練營中,縱然能熬過生不如死的磨練,也會變成家族隱藏在黑暗中,一輩子見不得光的殺手,專門干臟活的刺客,諸如此類不入流的角色。

「又或者,他們也會重蹈我的覆轍,被送到前線,以炮灰的身份,毫無意義地死去。

「萬一他們真的落入這樣的命運,和母親長久分離,我老婆的結局也就可想而知——她原本就不是一個太過堅強的女人,先是遭受失去丈夫的打擊,又要幫兩個孩子解決困局,簡直被活活逼瘋了。

「不用至善上師告訴我,我都非常清楚,再不採取行動,我就要妻離子散,家破人亡了。

「而至善上師給我的兩個選擇也非常簡單——其一,他可以像對待其他帝國俘虜那樣,按照常規程序對我實施『洗腦』,洗掉我的記憶和自我,讓我在渾渾噩噩中度過餘生。

「而聖盟的力量也會放棄對我老婆和孩子的監控,任由他們自生自滅,被家族內的仇家欺凌至死。

「如果我渴望得到……諸神的幫助,那就以頭腦清醒,保持自我的面目,加入聖盟,完成至善上師交待的各項任務。

「在完成任務的前提下,我可以隨心所欲做任何事,無論怎麼詛咒和抱怨都可以,抓著某個聖盟人破口大罵都沒關係,諸神能……寬恕我的魯莽和無知。

「然後,至善上師就會發動聖盟潛伏在帝國的一切力量,幫我將妻子和兒女救出來,送到聖盟來!」

「我有些明白了。」

楚之曉想了想,道,「這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但是你加入夜叉小隊還不到十年,這之前的十年,你究竟執行了一些什麼任務呢?」

「很多任務,比方對『潛伏者』的鑒定。」

雲海心道,「很多投入大量資源,精心培養的『潛伏者』在送到帝國去之前,必須由原汁原味的帝國人來測試他們是否合格,並修改他們不知不覺流露出來的破綻和漏洞,讓他們更加『完美』,我既是冥修師,又是元嬰級數的強者,自然最適合測試他們,這項工作,是那些經過洗腦的『兵蜂』和『工蜂』都無法替代的。」

「的確,一個頭腦清醒的帝國人,能站在不同的角度來評估聖盟人,找出我們無法發現的缺陷,你的價值,果然很高。

「但我還是無法理解,你怎麼會願意呢?

「即便你的妻子和兒女在帝國過著苦不堪言的日子,但你不是最鄙夷聖盟這種『渾渾噩噩』的生活么,你怎麼會同意,讓至善上師將他們都帶到聖盟來?」

「當然是有條件的,那就是永恆光明號。」

雲海心道,「至善上師向我展示了永恆光明號上的生活,這種雖然……虛幻,卻寧靜、祥和、快樂的生活。

「至善上師承諾我說,只要我好好為聖盟效力,哪怕心底依舊深深痛恨聖盟都無所謂,在完成任務的前提下,我的妻子和兒女就能永遠在『永恆光明號』上生活。

「當然,他們的記憶區域會被封印,他們不再記得過去的事情,會以為自己生來就是光明市的一員,但他們的自我依舊得以保留,依舊擁有過去的情感、愛好和生活習慣,他們將擺脫黑暗,迎來光明,將在這個小小的修真世界中,快快樂樂、無憂無慮地生活下去!」

楚之曉張了張嘴,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諷刺吧?」

不等她說,雲海心先自嘲起來,「我是一個修仙者,卻寧死都不願意讓自己的妻子和兒女繼續過修仙者的生活,我寧可背棄自己的大道,背負『叛國者』的罪名,和我眼中十惡不赦的惡魔合作,只為了讓我的妻子和兒女,能在一方虛幻的修真世界中生活。

「是啊,你我都非常清楚,修真者的世界是假的,是絕不可能存在,即便存在也無法長久的。

「但我並不期盼長久,我只要一百年或者兩百年就夠了,只要至善上師的『人性實驗』能繼續維持一兩百年,讓我的妻子和兒女能在光明市,舒舒服服、幸福快樂地過完這輩子,我就滿足了,我作為丈夫和父親的責任就盡到了。」

楚之曉的呼吸沉重和紊亂起來。

顯然,殺戮天女從未感受到如此強烈的人類的感情,這洪水猛獸般的波紋,令她陷入深深的震撼和迷茫。

「你……」

她想了很久,「這麼多年,你見過自己的妻子和兒女么?」

「沒有親眼見過,但我經常見到他們在光明市生活的視頻。」